網絡世代最喜歡用Block/Unfriend來表達立場,雨傘革命時,不咬弦的朋友就unfriend。至於對不喜歡的專頁,則是Block/Unlike,做之前,還要留言講一句:「我而家Block你啦,bye」,好像戰爭時對敵國宣戰或斷交一樣,隆重其事,講者大概以為自己是國家總理,Block了人會被媒體大肆報道。

如果網媒出了自己不順眼的文章,當然是先在留言大罵特罵,內容無非是垃圾媒體登垃圾之類,襯托自己的高貴,繼而言語間暗示要編輯把文章刪掉,編輯不願屈服,就出大絕:「我而家就Block/Unlike/Report你啦,bye」,編輯表示這招相當痛。

最常面對這種情況的應該是某網媒容姓總編,而他的處理手法我甚為欣賞,只是敝報既自稱「聚言」,就不便效法,除非是有人瘋狂炸版,否則不會隨便封禁。

不是自鳴清高,但我只會unlike 一些沒看頭或久未更新的page,讚好太多page也會導致我的首頁資訊太繁雜。不論是獨媒、花生台、港人講地、時聞香港,我也有跟隨。有時候這些page的文章也夠不堪入目,例如曾浚瑛先生的大作就常常令我耳目為之一新,但我還是繼續讚好仙人掌。

講不堪,強國的微博、天涯,五毛多如繁星,但要了解中國的情況,我卻認為上這些網站比聽謎米台的國情節目更準確。

只看喜歡看的事物,只會收窄自己的眼界,變成一隻井底蛙,留在comfort zone,就會脫離民情,就會像陳倩瑩一樣錯估形勢,追不上時代步伐。

雖說人家要怎樣做與我無關,不過每次見到有人要宣布自己要做駝鳥,有時真的忍不住要笑出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