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唱:許美靜/陳奕迅

主唱: 神仙水治百病

伴奏: Johnny Cobain

改詞: Saxbony

MV: Saxbony

對談錄: SaxBony

*泛民就算 失敗了
捐錢這一下也重要
胡言亂語 謊話可笑
都給我一票 切勿缺少
學聯敗了 也不緊要
有你最慷慨的出資
蝗族亂市 差佬都照
遊行共你 作勢定會曉錢眼睛 偷偷的控著這香城
如同左賊 篤灰的狠勁
全城為我 花錢響應
遊行隊伍 作收款佈景

傳說中 七一的憤怒會傾城
錢財得了 政客便去清
光圈會謝 駒歌會停
根本這騙局尾聲 無獲勝*

REPEAT*

錢眼睛 偷偷的控著這香城
如同左賊 篤灰的狠勁
全城為我 花錢響應
來營造我騙款的好景

傳說中 七一的憤怒會傾城
錢財得了 政客便去清
光圈會謝 駒歌會停
根本這騙局尾聲 無獲勝*


 [71,八仙雜感對談錄]

「Hey,你會參加明天的71遊行嗎?」

「考慮中,怎樣說? 71遊行雖然是不滿政府表現的表態,但除了裝凶作勢外,每年遊行還有其他意義與實際效用嗎?」

「管不得那麼多,市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不為香港幹一點事,總覺得良心不安。」

「好吧,我尊重妳的決定,但請妳明天經過政黨組織籌款箱時,別捐錢給他們。」

「為甚麼?我正打算捐$1000給學民思潮,黃之鋒年紀輕輕,有勇氣帶頭對抗政府,很了不起!而且除了遊行和捐獻外,我也不知道可以為社會做甚麼了……」

「問題是學民思潮和其他政黨組織真的缺錢嗎?學民思潮每年籌得的款項可是以數十萬計,支聯會舉辦64晚會的收入就更加可觀。我不清楚學民思潮會將捐款作甚麽用途,但妳看看去年”和平佔”舉辦了甚麼『普選千金』籌款活動,呼籲大家一人捐一千元支持佔中。到頭來,在雨傘革命中,”和平佔中”收得的捐款到哪裡去了?大概是用作租借大台音響與印製大會糾察隊的制服。與”和平佔中”關係千絲萬縷的泛民政黨,包括學民思潮,難保不是一丘之貉。」

「我對學生的為人有信心!我很想幫助黃之鋒!但我個人能力有限,所以只好捐款了……」

「妳很善良,對社會很熱心,但這種購買贖罪券般的心態並不可取。我建議妳不妨把準備捐給學民思潮的金錢,轉捐給台灣八仙樂園粉塵爆炸的受害者家屬,或其他慈善醫療機構,嚴重燒傷者的醫療費用很可能是天文數字,香港本土亦有很多窮困病患者因經濟問題而得不到適當的治療。他們比學民思潮更急切需要一筆金錢,我相信黃之鋒亦會諒解妳的選擇。」

「對!看了很多八仙爆炸案的新聞片段,真的太可怕了!這幾天我都睡不好,想了很多。除了因覺得受害者很可憐外,我暗自認為參加這些派對的都是愚蠢而不自愛的人,還慶幸自己不在現場而感到一絲的快慰?!看到很多網上的冷血言論,如『活該,太好了,敗壞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等等,我很害怕自己的心與冷血的人成了共犯,想得快要瘋了!」

「別想太多,我知道妳是本質善良的女孩子,只是人類本身亦有邪惡的一面。幸災樂禍就是會如鬼魅一樣,偶爾閃過我們腦袋的一種心態,沒有人躲得了。控制住心????的惡魔,盡力讓天使長期戰勝它吧。」

「人性真的醜陋得令我想吐。台灣蘋果日報建立了一個為八仙傷者集氣的facebook群組,傷者的朋友紛紛張貼傷者事件前的生活照,到底這對事情有甚麼幫助?!傷者外表受損後讓所有人看到他們受損前的照片,對比之下不是會給傷者做成二次心理創傷嗎?」

「出發點是好,讓全球朋友為傷者打打氣,但用錯了方法,傷者更需要人們低調的經濟上支持。傳媒為了收視銷路,專挑一些特別煽情誇張的事物大做文章,對社會是一面雙面刃,一方面起了傳媒第四權監察作用,但又會像今次一樣對事主做成傷害。」

「更使我痛心的是,在群組中,年輕美眉傷者照片的貼文,得到的讚是其貌不揚傷者照片的百倍有多!可能你覺得上facebook不用太認真,但這差別代遇不是顯出世界有多不公平嗎?同是傷者,彷彿美眉比平凡人可憐百倍,實在太殘酷!」

「人類世界從來就沒有公平過,人命都是寶貴的,但只要社會存在競爭,階級差距必然存在。有人幸運,生來得到天賜的美貌,承繼萬貫家財,聰明過人。有人不幸,相貌平凡,生於清貧家庭,愚笨無能。我們只能接受社會的不公,以自己的條件,能力去掙扎求存,並對弱勢保留憐憫之心,盡可能以餘力幫助他們。其實在地球上,沒有人和動物是真正活得輕鬆的,我們只是不理解別人的苦況。」

「對!動物世界也從來沒有公平過,一篇在群組中的貼文說:『這是我朋友,鴨。目前全身100%灼傷,牠現在已經做SOS專機回到北京。請大家幫他急氣。」並付上一張烤鴨照。這不是一大諷刺嗎?我真想不明白,為何人比動物高尚,而貓狗又比雞鴨鵝高尚,吃貓狗就不人道,但殺家畜就可以手起刀落。」

「這世界的約定俗成是很難打破的,除了少部份國家外,已經習慣不吃貓狗多年。要在社會生存是需要對固有習俗文化作出妥協的。要成為離經叛道的人,群眾壓力可是會要他的命。美國同性戀者爭取多年,到現在才通過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可見打破固有傳統規律,是要付出漫長的努力與一定的代價。香港的真普選,亦不是去一去一年一度的71嘉年華就可以爭取到的。」

「就是這樣諷刺,家畜求存活,和香港人求民主自由,同性戀者求婚姻保障,看似是與生俱來的權利,亦不一定可以擁有。我覺得雞鴨鵝樣子與貓狗一樣可愛啊,牠們真的好可憐。」

「其實家畜很值得我們尊重,畢竟牠們以生命換取了無數家庭的飽足。但是人類本身和動物一樣存在於弱肉強食的世界,有時候過份的同情心會令我們陷於險境。就像我們不會同情害蟲一樣,若肖友懷成功獲得香港居留權,可是會開了一個可怕的先例。大陸人以非法途經成功闖關,香港本地人的生存空間勢必進一步被大陸殖民壓縮,未來要多加注意各三非個案的動向。」

「真是一個悲慘世界,人生果然是通向死亡的絕路。我會尋找途經去捐助八仙傷者,希望他們早日康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