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8日,多個本土組織到旺角西洋菜南街行人專用區,以「本土藝術節唱蝗團」去驅趕「中國大媽」。與「藍絲」和「黑警」的衝突,實屬意料中事。而在這場抗爭中,出現了一群會戴著帽,當中亦有會帶口罩的「藍絲」,在做好防認措施後,起碼不用憂慮太易被起底,可以比以往打到更起勁。

他們這種有共識的去穿上同樣防認服裝的行為,又比以往遊行抗爭中更積極去施襲,怎會沒有事先下了命令?怎會背後沒有一個極權去操縱?這些不用去質疑。有很多人都會說,政改否決後會處於一個休戰期,這其實我是同意的。在公共議題上可能會變得無太大變化,但不代表旗下組織也會靜下來。在政界不能直接鬥爭,就用「民間組織」去間接的消耗你。

今天除了「反大媽」的抗爭中出現了衝突外,在另一方,本來是和女朋友拍拖的黃之鋒,他和其女朋友都被一男一女施襲了。我們暫時未知施襲的兇徒是否「藍絲」,但值得留意的是,在留言中看見有人說「無文化的人只可以用拳頭解決一切,不要跟他一樣無文化。」去安慰他,難道到了今日還未弄清楚事態嗎?香港現今的政治環境,就是「藍絲」瘋狂打人,「黑警」無理偏袒,有時還會揮棍幫手。不理以往的遊行抗爭,單是一場雨傘革命已證明幾十年的「和理非非」是多麼不設實際。

與極權鬥爭的時代,在政治場上,從來都不是單靠辯論就可解決。對方是「蠻人」,你用理性是不會說服到他,反而會覺得你是個弱者。有些「藍絲」是五十多六十歲的老人,從外表看,你會覺得他們是弱勢,但背後卻有一個殺人政權。在這個「狐假虎威」的程況下,令他們衍生出「狂氣」,以為自己是被天降大任,以為打抗爭者是一種「正義」行為。而這種「狂氣」是會傳染的,當看見一群「同類」去做,不太會獨立思考的也會盲目跟隨,逐漸將其視為「正當」。同時,人生而愛好權力,只是視乎多少。「藍絲」這種突如其來的「權力」,是他們本應不會得到的,難得有這種「權力」而去盡情使用,也不屬難解。這種受到「權力」沖昏頭腦的「蠻人」,你還能夠和他對坐議政嗎?

無錯,政治就是一場戰爭。即使表面上處於休戰期,也只是一個詭道。在往後日子,明槍暗箭也會出齊,就算不能將你消滅,也要盡力消耗。我們從來沒有靜休的時間,一直處於攻防戰之中。在防備的同時,也要時刻精進自己的能力,給敵人一個華麗的反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