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有句語叫「遁入空門」,即從塵世逃離,走入佛家潛修去。或者我最初想起的寫法應不為錯:「頓入空門」,皆因我們常謂頓悟頓悟,就是忽然間醒悟的意思,那麼突然看破紅塵而成為佛教徒,比起「遁入空門」似乎更為合理吧?

人累積經歷,知識以後,突然到了某個時刻,之前梳理不清的一堆纏團線絲就忽然間「啪」一聲的鬆脫解開,不再是繞成一團的線球,而是整整齊齊、井井有條的毛線。知識可以透過讀書,實踐獲得,但智慧卻是累積而來。

像陽明先生為何傳承心學?因為他以「格物致知」窮理,格竹格到病倒了。也許在這時間,他得以休息,放鬆繃緊的神經,回到正常狀態。終究讓他悟出天下之物本無可格者,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的道理;人人都在累積知識,經驗,到時機來了,自然會誕生一套自己的道理,價值觀,而想法或多或少,都會與前人有所銜接。

既然說頓悟乃忽然,那有沒有原因呢?突發事件都終究有緣起,那麼頓悟由思考所致。促成思考的事件就係原因,只不過多數人不願提及,因為那已經是過了去的事,屬於蒼白,不應該再提起,否則就從空門中再被拉扯回三千世界了。

三千世界萬種色相,盡皆空相,盡虛幻,這又當作何解?在我歸家中途,見人得骨就明瞭了──對,忽爾間在我眼中,我見到的無論男女、美醜,我腦海補完的都是骨頭,這聽起來很恐怖──當然,我眼裡見到的都是活人的皮囊,而非真的見到一具具骨頭在行走啦!

人生在世,自有差別,有高有矮,燕瘦環肥等等,但死後都是那些看上去讓人毛骨悚然的骨頭。活著,死後都是虛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我們就在被塵世業障蒙蔽與看破紅塵之間來回走動,有此思緒,故為此文──《三千世界虛空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