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人有種通病,叫做貪。小則見於特價時段商店食肆外的師奶長龍,大則見於樓市股市熾熱飛騰時的高追散戶。蠢人愛貪,愛貪在細眉細眼處,而且貪得無厭,貪勝不知輸,結果貪字得個貧。

古云:「幹大事而惜身,見小利而忘命」,就是形容蠢人之貪。魯隱公元年,夏五月,鄭伯克段于鄢。鄭伯,即鄭莊公。段,即共叔段,鄭莊公的弟弟。全句的意思,就是鄭莊公在鄢這個地方戰勝弟弟共叔段。莊公兄弟為何骨肉相殘呢?事情要追溯到莊公出世的時候,母親武姜難產。武姜受驚,因而討厭莊公,更將莊公改名為寤生,即難產的意思。所謂「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武姜幫莊公起了個衰名,就埋下兄弟鬩牆的伏線。

武姜生第二胎共叔段的時候,沒再難產,而是舒適順產,所以很愛共叔段。共叔段自幼備受母親寵愛,恃寵生驕,遂與母親合謀,對鄭國國君之位打起主意來。武姜利用夫人身份,三番四次向丈夫鄭武公懇請,改立共叔段為太子。但我國自古奉行長子嫡孫制度,廢長立幼,禍亂頻仍。武公深明此道,故堅拒武姜提案。莊公好好彩逃過被廢一劫,在老爹死後,繼承大統。

武姜見軟功不成,索性硬闖,企圖發動政變奪權。武姜首先要求莊公把制地賜給共叔段。莊公拒絕,回道除此之外唯命是從。武姜乘機獅子開大口,問莊公拿京城。國君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共叔段成功撈到油水,獲得京城。共叔段一朝得志,語無倫次,開始得寸進尺,命令鄭國西部和北部地區聽命於己,勢力擴展至廪延。諺曰:「天無二日,民無二主。」共叔段如斯猖獗,無異造反。但莊公隻眼開隻眼閉,並未阻止。

共叔段篡奪陰謀接連得逞,誤判莊公懦弱無能好欺負,便修築城池,招兵買馬,相約母親裏應外合,準備克期舉事。莊公得知消息,突然先下手為強,命大夫子封率兵進攻京城。京城百姓紛紛響應莊公,共叔段驚惶失措,敗走入鄢。莊公乘勝追擊,共叔段全軍崩潰,唯有出奔,最終落得一敗塗地的下場。

觀武姜共叔段母子,一個字:蠢。「世上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呀?」他們一而再再而三,貪完京城貪西北,貪完西北貪全國。貪已經衰,還要貪得高調,貪到街知巷聞,貪到人人得而誅之,結果貪到引火燒身自取滅亡。蠢人,抵死!

正是:數英雄,論成敗。共叔段敗寇是為蠢,鄭莊公成王又是為醒嗎?且聽下文分解。
原文載於:www.pyhtam.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