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文《港女北上護狗弱智》 ,不慎觸動了某些感情脆弱人士的神經,說我「撐食狗」,進而推論到刊登文章的《聚言時報》「撐食狗」,這是十分典型的中國邏輯,老實說,要回應也不知從何說起。

如果我罵了兩個不顧自身安危走上大陸護狗的港女弱智就算撐吃狗,那我早兩天也寫了一篇「垃圾」去批評嗜狗者(詳見《狗肉戰爭》,不過愛狗人士應該一早block了《聚言》page,無緣見此文了對不?所以我很少block什麼page的,因為這可能讓我見識少了。),那麼,我算是既撐食狗,又反食狗?在愛狗人士眼中,就只看到我所謂「撐食狗」的一面了,但這倒符合他們的眼界。

看到你們這樣的反應,難怪有不少人要扮作嗜狗者來跟你們抬槓,因為你們的態度確實惹人厭。

要說我「各打五十大板」我倒承認,因為不論護狗嗜狗雙方陣營的論點,都有各自的問題存在,所以我各寫一文批評,要說我批評有不恰當處也慨然接受,畢竟我也不是什麼「19才子」或「文道老师」,說的當然不一定對,不過將我個人的錯歸咎到《聚言時報》的錯,就不禁令人失笑,至少我不會認為有梁文道的《蘋果日報》投共。

有一位網友昨日24小時不眠不休地轟炸《聚言》的Facebook page,這種毅力我十分欣賞,因為即使在本人呼呼大睡時他仍繼續呼朋喚友(不少頭像是隻狗的人)來攻擊《聚言》,且看他們的「召集宣言」:

「香港聚言時報發佈文章,
將香港北上護狗者說成弱智,
聲稱自己只是發佈言論,而非撰文者。
即使知道別人的言論錯誤,
仍助撰文者發佈言論,
並不願意移除文章。
請各位移動你的手指頭去檢舉他,
阻止錯誤的言論繼續被散播出去。」

這些人已經直接定義我的言論是「錯誤」的,而且「助」我刊登文章的平台是有責任去「移除」這種文章,他們還要「阻止」我的言論繼續「散播」(雖然散播得最落力的就是這幫人),天呀,我發現每當惹了一些人最愛的「狗狗」時,他們基本上就跟共產黨無異,不,我就不見大陸的網站會封殺有關食狗的討論,那怕是護狗還是嗜狗的一方。

但他們這麼歇斯底里,令我也禁不住惴惴不安,連忙檢查自己有關吃狗的兩篇文章,到底是否犯上了「反人類罪行」,要送往紐倫堡審判,但我檢視過後,我認為自己的言論既不算撐吃狗也不算反吃狗,為了方便一眾判官,我將自己的垃圾觀點整理分列如下:

我認為嗜狗者與愛狗者抬槓只是因為看不過眼他們「偽善」(他們的看法,愛狗人士不要block我,好怕怕哦),而非真心爭取「吃狗權」。

嗜狗者要爭取吃狗的自由,可以,因為現今仍有不少國家允許吃狗,而香港人有出入境自由,大可到那些國家大快朵頤。

如果嗜狗者偏要在香港吃狗,也不是不能,但應該先推動修法,而修法需要有強大民意推動,在香港現今的社會環境,不可能。

而北上說要保護「狗狗」的女生,仍屬弱智,因為干涉了他國的飲食文化,正如「建設民主中國」一樣霸道,中國人不想要的,你硬塞給他們,中國人喜歡的,你卻要搶走,這不就像「八國聯軍」一樣欺負中國人嗎?這樣還算文化包容嗎?

我兩篇文章的出發點都是「自由」,嗜狗者有吃狗的自由,但也要尊重香港大多數人反對吃狗的自由,要吃,就到外國吃;兩個弱智中大女生有反對吃狗的自由,但北上去干涉別人的飲食自由,就是她們的問題。至於我對吃狗,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對,但屠宰過程需要符合人道,也不能偷別人家的寵物狗來殺,這就是我的「立場」。

在文末回應幾位「愛狗人士」的批評。

Li Timorhy
2015年6月27日 2:08
熱血時報一定吾會出篇垃圾

你肯定?因為本人有不少垃圾也在《熱血時報》刊登過。

Mini Mak 自己唔食冇問題,但公開反對人哋食就係唔啱——–> 北韓而家都人食人, 係咪自己唔食就無問題? 係咪5應該反對佢地食人肉?

愛狗人士有權一次又一次將自己比作狗隻畜牲,但我是人,不是狗,所以我反對食人但不反對食狗。

Aggie Chu 我覺得寫這文章的人根本無有點神化,有問題,還駡人家弱智。每個人都有權做認為合理的事,她們已經是大學生,會知道自己在做甚麼,而且身為中國人,在中國地方為更美好的明天付出自己的力量,有何不對?大陸人吃狗,香港人不吃狗,就代表香港人比國內同胞高一層次嗎?重點,並不是全部大陸人吃狗,況且在香港,知法犯法吃狗肉的大有人在,何來有分大陸人吃狗,香港人不吃狗的觀點,如些奇怪的思維方式,真的難明白。

「而且身為中國人,在中國地方為更美好的明天付出自己的力量,有何不對?」我覺得這句話比我講的所有說話加起來都要惡毒,請各位動動你們的手指頭,阻止這種錯誤言論散播出去。

Bill Tam Wing Bill 佢去踩場都係 自然嘅一部分,點解作者又唔順其自然,要批評人地呢

因為若她們在大陸被打死了,或者被傷害了,可能要勞動政府救她們回來,而當中可能會花到我的稅金。

Erica Cheng · Cornell University
“What happen in廣西" –> 應該係 “What happened" or “What has happened". 英文唔好仍要懶有型(仲要用王爾德頭像…),差評。

豬肉的那個論點太差,偷換概念,差評。伊斯蘭人士不吃豬肉,和一般人不吃狗肉的理由不一樣--前者是因為豬屬於不潔的動物,後者是因為狗是夥伴動物 (companion animal)。建議筆者回家看Michael Pollan 的 Omnivore’s Dilemma.

另外,當不認同別人的觀點,卻只能取巧地用「弱智」去形容他人,代表你某程度上擁有太大的優越感。但,你的優越感卻不知從何而來。再無聊的事,都比網上亂寫觀點弱的文章好。

首先感謝Miss Cheng的文法改正,你成功地從文法角度全盤推翻了本人的論點。

38595b6d55c929c04d5464363069b1a3781416f4409d1fc28368dfe0ac56fc44

閣下認為我在偷換概念,反映你根本不知我想說的是什麼。我要說的是,港女可以北上拍片鬧大陸人食狗荒謬荒唐,那麼,回教徒是否可以來港拍片,嘲笑香港人吃豬污穢?這裡說的是到底我們跑到另一個飲食文化區域去批評他人的飲食文化是否恰當,回教徒為什麼反對吃豬,根本不是重點所在。

拋書單這個行為,很梁文道,謝謝了,有空我會買來看(不過不一定看)。

至於我的優越感從何而來?其實都很明顯了吧,就是從你們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