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認同嗜狗者的論點,但我更受不了愛狗過於氾濫的人。

兩名考完試沒事幹的香港女大學生北上廣西,據說是要為玉林狗肉節拍下紀錄片,再傳播出去,讓多些人知道這個節日是多麼的荒謬荒唐云云。

你看人荒唐,我看你更不堪。中文大學乃左翼之搖籃,平日最愛掛在嘴邊的就是「文化包容」,大陸人到港隨地便溺,要包容;大陸人偷渡來港搶資源,又要包容,怎麼這次大陸人在他們自己地方吃狗肉,這兩名中大學生就忽然不包容,還要踩場去騷擾人家的「文化傳統」?

如果你不喜歡人吃狗,就要走到別人家鄉去維權,那麼,回教徒們又能否到香港的大家樂餐廳,抗議他們售賣的焗豬扒飯?或者拍下享用「焗豬」的食客,帶回家鄉的清真寺播放,宣揚香港人吃豬,是多麼污穢?

這個世界就是有些地方吃狗,有些地方不會吃狗,兩者皆有其因由,最好就是順其自然。或許有一日中国人覺得,還是該跟西方一樣禁食狗肉的好,他們自然會做。北上護狗,跟「建設民主中國」是一樣的戇鳩。當然,兩個女生身體力行,還是比那些年年籌款的撚人有種的。

我百分百贊成中国人食狗,而且吃得越殘忍越好,這才益發彰顯香港人與中国人有異,外人一看,簡單直接,一目了然,無須多花費唇舌再解釋,只需要一句:「香港人不吃狗,中国人吃狗」。

兩位女同學,放暑假,可以去打暑期工,可以去添美新村一起舉傘,或者繼續在旺角街頭鳩嗚,再無聊的事,都比跑上去廣西拍片有意義。

What happen in廣西,諗黎把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