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研究神秘學(尤其是陰媒論)的時候,我們總會看見一些神秘組織牽涉其中,當中為人熟悉的有共濟會和光明會。在研究這些神秘組織當中,既會因為其神秘感而感到興奮刺激,又會帶有一種不可預知而造成的不安。但究竟甚麼才是秘密結社呢?而在眾多秘密結社中,我們又可如何為其分類呢?

「秘密結社」,故名思義就是一種組織,但當中帶有一定程度的隱密性。有人認為這些「秘密結社」的隱密程度,是會連其會員的資料也隱藏起來,不過這其實要視乎其組織被迫害的程度。例如一些帶有政治性的秘密結社,本身創立目的就是為了推翻統治者或政府等政治目的,導致其活動一直受到打壓和禁止,這些神秘組織才要連參加者的姓名都保密起來,為免有性命危險。而如果「秘密結社」不會受到迫害,則可以將某些資料(如參加者姓名)公開,就像入會性的「秘密結社」會將其重視的儀式隱密起來,以非公開的形式進行。

如上述所提及的「入會性」和「政治性」的秘密結社,這其實是出自謝夫.尤丹(Serge Hutin)的二分法。不過這種分類方法也有一些爭議,因為政治可以是一種目的,而入會(儀式)則是一種方法,兩者並沒有對立關係,即使後來出現三分法(加入犯罪性)也無法解決這個分歧。而在《全世界各個時代的秘密結社》中,其作者赫克森將秘密結社分為七類,當中包括到宗教性、軍事性、法律性、科學性、人民性,政治性和反社會性。

在現時資訊科技流通的時代,我們開始可以在網上看到不少關於神秘組織的歷史和陰謀,可能大家會認為,在這個資訊四通的世界上,即使秘密結社想去隱密也難以成功,最終只會消失。而其實赫克森也曾預測秘密結社最終會成為歷史,其原因即是在現今這個講究科技和邏輯的年代,秘密結社已經沒有了存在必要。而這個預測很快就被引證為錯誤,因為到了二十世紀,這些秘密結社不但沒有消失,而且在世界各地中更顯活躍。

為甚麼?就以赫克森所當出的促使秘密結社出現的三個根源:權力的帝國,財富的崇拜和神靈信仰。他曾經認為人類會因為科學和邏輯,而脫離這三個幻影,但可惜沒有。這三個幻影一早就殖根於人類內心之中,即使時代如何改變,秘密結社都看似不會結束。再加上,無錯現時資訊流通,使我們比以往知悉秘密結社們的資料,但當中有多少是真的呢?亦有多少是他們想你知道的呢?你知道的往往都只是冰山一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