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跟家人前往圓玄學院祭祀時,總會在院中到處溜達。還記得有次從院中的經書流通處,借了一本由台灣台中“聖賢堂”於1976年印行的《地獄遊記》回家細讀。不論作者楊贊儒曾否真的偕同濟公遊歷地獄,這部著作確實既能完整地闡述中華民族對死後旅程的具體認知,亦能勸化世人棄惡揚善。《地獄遊記》內描述了眾多陰間處所如:鬼門關、閻王十殿、枉死城、望鄉臺、孟婆亭等,還有大家經常耳聞的“奈河橋”。然而大家知道“奈河橋”和“奈何橋”的分別嗎?

源自中國古代信仰的是“奈何橋”(可譯作:Bridge of No Return)。相傳在亡靈出了鬼門關後,便會踏上長長的黃泉路,在路的盡頭是忘川河,河上有橋供亡靈渡河,渡河後亡靈將與陽間人生永訣。亡靈渡河時大多悲傷無奈,故橋名為“奈何橋”。

而“奈河橋”(可譯作:Bridge of Hell River) 是在佛教傳入中國後才出現的。根據《佛學大詞典》中記載:奈河乃地獄三途之川也(地獄之河)。而在唐朝禮部侍郎張讀,所編寫的《宣室志》第四卷董觀(一)亦有記載:“行十餘里,一水廣不數尺,流而西南。觀問習,習曰:「此俗所謂奈河。其源出於地府耶?」觀即視其水,皆血,而腥穢不可近……”。

橫跨奈河之上的橋,便名“奈河橋”。一般說法指“奈河橋”橋面窄小,橋下奈河血水中布滿各種毒蛇惡蟲,亡魂走在橋上怖畏萬分。稍一不慎便墮入奈河萬劫不復。除非獲福神接引,方能安全渡過。在《地獄遊記》中第十三回上半部,敘述了楊生遊覽奈河橋時所目睹的慘況:“奈河橋是一條又長又窄的橋。牛頭馬面將罪魂押送到橋上後,會毫不留情地把罪魂推到橋下的毒蛇坑中,任由萬條蛇蟲所噬咬。罪魂流出的血便流至奈河下游的血污池中……”。

在意義層面上,“奈何橋”與“奈河橋”是截然不同的。前者只是單純生死兩界的通道;而後者則是彰顯佛教因果論及報應不爽的象徵物。因此兩者不應混為一談。

另外一種“橋”的概念也是始於佛教傳入並與道教揉合後產生的。這種概念還常見於今天道教殯儀中,那便是“金橋”和“銀橋”。在引渡“金橋”和“銀橋”的科儀中,長子嫡孫負責手持招魂幡和仙人靈位,由法師帶領仙人祈求觀音接引亡魂上橋、向守橋神靈通報及下橋往西方淨土。道教相信透過這項儀式,能幫助先人早登極樂,了無阻礙。關於“金橋”和“銀橋”,還有另外一種說法。投胎轉世時,亡魂按生前功過而被牽引渡過不同的橋樑,再往生不同處境的來世。《地獄遊記》第五十八回:金橋者:凡是在世積有大善功,然後經由此橋往天堂而去;銀橋者:凡是在世積有中等善功,經由此橋到陽間蒞任神位,接受萬人朝拜,香煙不斷;玉橋者:凡是在世積有善功,要投生人間福地為富貴人家;石橋者:凡是在世功過相半,投生平民;木橋者:凡是在世過多於功,將投生為貧賤孤苦等;竹橋者:凡是在世罪大惡極,將投生為胎、卵、濕、化等四生道。

上述“通往其他世界”或“賞善罰惡”的兩種橋樑概念是中國獨有的嗎?

相信很多人聽過“彩虹橋”的傳說:“死去的寵物靈魂會經過彩虹橋通往天堂生活。當寵物的主人也離開人世時,寵物就會在彩虹橋上迎接自己的主人……”。這個畫面雖然很美,卻只是一首由無名氏創作出來以安撫寵物主人的詩歌中所刻畫的情節。但這並不表示“彩虹橋”的概念是無中生有的。

“彩虹橋”(Bifröst) 在北歐神話中是存在的,那是一道燃燒中的彩虹連接人類世界(Midgard)和神的世界(Asgard)。而在北歐神話中,通往陰間的橋樑是一條閃閃發光的金橋,名為“Gjallarbrú”。亡者必須通過Gjallarbrú,跨越河流Gjöll方能到達陰間(Hel)。這是否與中國的“奈何橋”相當接近呢?

而類似“奈河橋”般賞善罰惡,並以“橋”為媒介的概念,也非中國獨有的。早在公元前1000年,波斯帝國索羅阿斯德教的教義中,便有一度橋名為“Cinvato Pertush”,英文譯作Accountant’s Bridge。這橋在審判之山(Peak of Judgement) 和波斯聖山厄爾布爾士山中間,橋下是通往地獄的深淵。波斯人相信,善者的亡靈過橋時,橋面寬闊並可以輕易渡過前往天堂;相反,惡者的亡靈過橋時,橋面會變成刀鋒般幼細讓亡靈跌進黑暗的深淵中。

橋樑被各種文明視為通往另一空間的通道,這是因為古人在長途陸地的旅程中,使用橋樑渡過不少河流和山谷,橋樑意義上已成為人們旅途中跨越兩個領域,或是超越原本領域的媒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