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改表決大龍鳳可真沒完沒了。建制派連日互相推卸責任,要不然一哭二罵三上吊,最新又有田北辰殺紅了眼,在明報撰文點名批評哥哥田北俊摒棄大隊見死不救。本來一群尸位素餐的奴才們互相推贜卸膊並不為奇,但殺到兄弟骨肉相殘就認真精彩。中國人好變態,對外人很好,對自己人卻很殘忍,而且還要越親越殘忍。自古弟逼兄者最著名當然是李唐的玄武門之變,但其實從春秋鄭伯克段于鄢起,三國魏文煮豆燃豆萁,西晉八王之亂,再到趙宋燭影斧聲,以及昆仲手足相攻,皆在滔滔歷史洪流一幕接一幕地上演。南朝劉宋更誇張到武帝九子、四十餘孫、六十七曾孫,死於非命者十之七、八,無一有後於世。[註一]就算論近日香港亦有新地郭氏老大搞到老二坐監。悲劇種種復復,復復種種悲劇,究竟是權與錢使人變態,還是人天生變態?我都唔識答。

講返田氏兄弟,人云大少二少自幼不和,讀書就比成績,工作就比業績,由細就鬥到大。父親田元灝老先生怕了他們,早早讓他們分家,大少做房產,二少做制衣,可謂用心良苦。田老若泉下有知,見今朝光景,會怎麼想呢?不過亦有陰謀論道,田氏兄弟反目,其實仍分頭下注之策。政改一役中共慘敗,六八九能否連任不得而知。如果六八九被下令腳痛告老,上位者可以是梁錦松也可以是孽瘤。梁錦松贏嘛,同是商界背景的大少就有機會撈個 CS[註二]來做。孽瘤贏嘛,同是新民黨的二少更是無容置疑了。日本戰國時代就有真田昌幸派大仔真田信之加入東軍(德川家),派二仔真田信繁加入西軍(豐臣家),這樣無論天下鹿死誰手,真田家都會站在勝利的一方。哈,咁嘅屎橋,虧佢諗得出。反觀田氏兄弟,現時這步棋,是有意栽花,還是無心插柳呢?

註一 參看錢穆:《國史大綱》。
註二 Chief Secretary,即政務司司長。
原文載於:www.pyhtam.wordpres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