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玉林狗肉節又到,網上掀起一股該不該食狗肉的論戰。

所謂支持食狗者,照我看來並非真心想吃狗肉,你真的放一香肉煲在他們面前,只怕也沒幾個真敢下箸。他們只是覺得護狗者對豬牛羊雞鴨鵝就照吃可也,卻倒過來只維護狗隻的免被吃權,對其他動物不公平,是「偽善」。他們看不過眼這種偽善,所以就要來鬥氣,來挑起罵戰。

但是,偽善又如何呢?難道人人都要做到非全善即全惡?人非電腦,不會純理性地分析,人就是覺得狗隻比較可愛,討人喜歡,所以在肉食資源充足的今日,選擇不去吃寵物狗而以其他肉類果腹,又錯了嗎?

說到「公平」更是好笑,大哥,世上若真有公平,就不會有人坐著數銀紙,有人擠在地鐵車廂內趕上班。何止是人,動物也有分高低,寵物有名種雜種之分,標的價錢也截然不同。動物種類之間當然也有階級之分,而貓狗就是僅次於人類的,這些階級什麼的,無錯,也是人去訂立,這中間從沒有什麼公平可言,就是人說了算。

然後嗜狗者又說,你可以不吃狗,但不應禁止他人吃狗的權利。這沒錯,但今日世界,自由通行,除了北韓,基本上各國都可自由出入境,若真的嗜狗如命,北上中国,黑狗白狗生滋狗,任君品嘗,若怕中囯地溝油,則可到南韓,不過若染到新沙士加瘋狗症,則貴客自理。

若你說老子就是要在香港吃狗,如何?可以,但首先你要推動政府修改法律,讓《貓狗條例》允許食用狗肉,但要讓政府修法,得要有強大民意,香港有嗎?不吃貓狗,是西方文化之糟粕,被殖民過百年的香港,媒體可以親中,學校可以改用普教中,乃至民意代表可以到中聯辦搖尾乞憐,唯獨是吃狗這一點,怎都未能跟中国「接軌」—當然,我不是說愛吃狗者便是中囯人,是野蠻,我從不認為文化素養是憑咀嚼什麼肉來決定的,但嗜狗者在香港,似乎尚是少數。

這場狗肉戰爭只會繼續打下去,不過可笑的是,參與這場戰爭的,可能根本沒人吃過狗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