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子乾作為一個本土派,也想和大家談談自己對本土派的看法,此舉不是要打擊士氣,乃是希望藉此平台,給各位理性討論,一同思想我們的前程。

1. 本土派必須釐清本土定義,要令人一目了然

香港的「本土主義」在我眼中,是一個以港人優先,是以香港本土文化作為我們主要文化,也是拒絕接受和脫離中國的國族主義。

單看以上一段的定義是否令你難以明白?也許我簡單一點說,香港本土主義便是要脫離中國的統治,以香港人作自己的主人,在經濟上,文化上,生活上各層面都要由香港自己作主。

香港的本土主義在每人心中都有不同的解讀,你看見了我的定義也可能有機會解讀錯我的看法。要釐清一個概念其實是十分之困難,背後資料搜集的功夫可是少不了的,並要花上一段時間去把一個抽象的概念具體化。但一種概念若未能有一個清晰且是受眾人認同的定義,也不是淺白易明的話,又豈能夠在政策上,在民生議題上,令人「概念化」議題,聯想到香港本土主義,進而令人有所思考,有所行動呢?

提子乾就十分欣賞本土力量的橫額「我不是中國人」,字字鏗鏘,強而有力,能令其他市民對本土派有一個基本的概念,帶出了香港本土派的其中一個重要思想。

所以我建議要效法他們,用簡單易明的手法,去表達本土的核心概念。例如,也可以用「香港,香港人話事」表達香港要脫離中國的國族主義,中國的統治。

2. 本土不可只是勇武,要允文允武

本土派給予人的印象是以勇武為主。但以往戰爭告訴我們,只是武攻是沒有大作用,要文武兼備才可以取得勝利。一個軍隊不可沒有軍師,也不可以沒有將軍。

在此引用安德烈一文《本土派必須允文允武》「自古而來,無論是當權者還是起義者,欲大展雄圖,其陣營必須『允文允武,昭假烈祖』,才能達至『濟濟多士,克廣德心』(《詩經・頌》<魯頌・泮水>)。雖然世上並非所有人都能像李蒙秉文兼武,或似伍子胥經文緯武,然而文臣與武將只要相輔相成,同心同德,才能有所成就。文臣武將之分工當在乎所長,而非所能,故文臣宜善於文而非不能武,而武將亦當通於武而非敝於文。沒有策論,你為何而戰?沒有戰爭,你為何策論?是故『有文無武,無以威下,有武無文,民畏不親,文武俱行,威德乃成;既成威德,民親以服,清白上通,巧佞下塞,諫者得進,忠信乃畜。』(《說苑》<君道>)」

以上便正正解釋了我所說的本土派要允文允武,文臣武將要互相配合,才可以達到我們本土派抗爭的目標。

因此,提子乾建議文臣武將要團結起來,一同商討大計,方可凱旋建國。再次引用安德烈的
《本土派必須允文允武》來支持我的論點,「行動也不可能只考慮兵法,要考慮政治局勢,要作出政治判斷,要知道時機。這就必須與文人合作。在不適當的時候放火是沒用的。當文人找出了當前之主要矛盾所在,找出了應做甚麼議題,並且拿出來大搞,提出應用甚麼程度的抗爭,接下來所有行動的重任就落在武將身上。你可以說自已不需要大多數群眾支持,這沒關係,激進的路線從來無須大多數民意支持,然而你也要有足夠的支持者和勇士才行。你要建立關係,使其信服,除了要有德行之外,當然也要讓大家共享同一理念和目的,因此最後還是要論述。」

3. 本土派必須吸納更多支持者

本土派現時局面是「三無」,無資源、無支持者、無錢。這三樣東西是一環扣一環,互相影響,而捷便的辦法便是吸納支持者。

為何禮義廉可以如此強勢?因為他們有錢、有支持者、有資源。先不提及他們組織的財政收入從何而來,但有錢便能使鬼推磨,豪華的包食包住團已經吸引到不少人,而這些人便會告訴其他人禮義廉有多好多好,之後他們又多了一群支持者,支持者眾不但有選票之利,令人知道禮義廉的名字,也有一筆穩定的捐款收入。

但本土派沒有錢,更沒有資源,唯一方法便是吸納支持者,加強社會上對本土派的認識,務求要做到「本土派?我細細個就聽過佢個名喇!」,有支持者便能有選票,打入立法會,令本土勢力滲開。

有見及此,本土派必須多多開設街站,加強本土論述,把本土思想植入市民心中,才可以穩步發展本土主義。這也印證了我剛才所説的本土派允文允武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