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在20年前的6月20日創刊,20多年來對香港的政治、文化、社會以及傳媒生態帶來很大的改變,亦是香港主權移交後少數仍然親民主以及自由主義的報紙(主權移交後,基本上大部份傳媒已經歸邊)。最近,相信各位讀者也看到蘋果日報在Facebook的帖文都在慶祝它們的20週年。但是,對於筆者而言,蘋果日報這麼多年的經營,為香港帶來的禍害比得益為多。

從政治/政壇方面來說,蘋果日報同樣把香港的民主道路帶往錯誤的方向,只因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個人的政治取態。眾所週知,蘋果日報是香港少數仍未歸邊的親民主派報紙,因為黎智英在1989年大陸學運時開始轉為支持民主,亦曾經於1994年寫文章叫李鵬「仆街」。及後旗下刊物對中共以及港共/特區政府經常作出批判,亦支持香港的民主派(特別是民主黨)。但是蘋果日報的意識形態仍然是要求中國當權者給予香港民主,同時繼續要求「中國有民主,香港才會有民主」的「大中華膠」心態;更因為民族主義的原因,對中共殖民換血視而不見。這不但浪費了香港人寶貴的時間和抗爭機會,同時更幫助中共在港殖民換血。

另一方面,蘋果日報對於近年崛起的本土主義不斷冷處理或是抹黑,與香港年輕人(特別是經歷過雨傘革命後的一群)要求香港獨立自主甚至建國的主張南轅北轍,更嚴重的說是與整個世代脫節,某程度是因為蘋果日報的「大中華情意結」。例如去年4月蘋果日報頭版報導關於偷渡港大醫科生Betty Wong的「奮鬥」故事,是完全站在香港人的對立面之上;甚至黎智英在旗下網台節目《壹錘定音》親口承認封殺本土派,可見蘋果日報容不下本土主義,那麼你為何還可以厚顏無恥說自己是「香港人的報紙」?

另一方面,黎智英為泛民主派的大金主,早於2011年已被揭發先後給予民主黨和公民黨政治捐獻,然後去年再被揭發給予多名立法會議員或親民主派人士以百萬元計的政治捐獻,連政治光譜上屬左派的長毛梁國雄也有收取黎的一百萬元。因此,蘋果日報多年來也是維護這群「和理非非」、不敢抗爭以及戀棧立法會議席的泛民主派以及他們的外圍組織和左膠們,甚至在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當中成為泛民主派的選舉機器,全方位幫助泛民候選人拉票;對於和他們立場有異或是經常批評泛民的所謂「同路人」,輕則冷處理與他們有關的報導,重則對這些人進行抹黑、打成為「共產黨同路人」,打壓同一陣營的人或組織的力度比起批評共產黨還要厲害。也和左膠的邏輯一樣:只有蘋果日報的報導和他們支持的泛民主派才可以幫香港人爭取民主。整張報紙的取態是爭取民主但又打壓所謂民主陣營內的不同聲音或批評他們的所謂「同路人」,這你和共產黨有何分別?就好像2012年立法會選舉前夕黎智英親自撰文《自由的分水嶺》指出九龍西候選人黃毓民收共產黨錢,不惜違反選舉舞弊條例,可見蘋果日報容不下民主陣營內的不同路線者。

與此同時,蘋果日報將西方的「黃色新聞」風格帶來香港,把揭人隱私、煽情以及新聞娛樂化的報導手法帶入香港,帶頭渲染香港傳媒生態。蘋果日報為了吸引讀者購買,利用「狗仔隊」和非人手段去跟蹤、偷拍名人/藝人及高官,把他人的私隱和陰暗面利用扭曲的文字和圖片報導,若然這是真的為了發揮傳媒作為社會「第四權」去監察政府或私人機構本來就有一些問題,但是若然是把人家的私隱在社會大眾前表露無遺,這是完全喪失一個傳媒應有的道德水平。結果這種利用「狗仔隊」和偷拍的採訪新聞手法蔓延到其他報章雜誌,令「大報小報化」。

另一方面,蘋果日報報導突發新聞如車禍或跳樓自殺時,更近距離拍攝死傷者的面容和受傷情況,更把事發經過用漫畫或動畫重現於觀眾面前,完全不尊重死傷者和意圖煽動讀者的情緒,更再一次挑起死傷者家屬的傷痛,同樣是喪失一個傳媒應有的道德。同時,蘋果日報為了增加銷量和讀者人數,更不惜把捏造新聞的風氣帶進香港傳媒界。1998年陳健康事件,蘋果日報記者給予事件主角陳健康以及其三位朋友5000元北上尋歡,全部旨在造新聞以增加銷量,不但把別人的家事變成娛樂新聞,同時更失去傳媒的道德操守。因此,蘋果日報把「黃色新聞」帶來香港,令香港傳媒界「蘋果化」,只是因為香港人普遍也喜愛看人「仆街」,大家一路責罵又繼續停下來買蘋果日報。

總的來說,蘋果日報到底還有沒有下一個20年呢?或許有的,只要泛民主派支持者或黃絲繼續支持甚至擁護蘋果日報,即使黎智英離世也會有「蘋果日報40週年」的;也許沒有的,只要中共或港共連蘋果日報這些相對溫和的傳媒也容不下,蘋果日報甚至壹傳媒就會完蛋了。但是,筆者終究認為過去20年蘋果日報在香港是作惡多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