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生好耶!蕭生萬歲!歡迎大家收看謙仔最新分析。

大家都聽過蕭若元赫赫大名風也蕭蕭。蕭生港大畢業,經商有道,公司上市,創辦謎米網,開設藥房招呼陸客,2012年立法會選舉熱衷支持人民力量,也落場參選。現在蕭老闆年歲六十有餘,依然月旦時事,蕭生好耶!

謙仔在面書常常見有人分享蕭才子節目,大家橫批點評節目精彩,句句「蕭生萬歲」、「多謝蕭生」…… 蕭生應該好猛料。行過書店見有兩大本書,一黃一藍分作上下冊,合共五百來頁,書名《雨傘運動之香港大撕裂》。[1] 見是蕭若元大作,謙仔即刻買來捧讀,讀後發現蕭生果然無敵,其人優點有三處:一為「先見之明」、二為「見解獨到」、三為「身體力行」。

先見之明

蕭生洞見深遠,言論意見快人一步,可以說,沒有蕭生便沒有佔中。蕭生說自己十多年前已提出「積極抗爭」理念,超越泛民傳統,早於戴耀廷鼓動佔中,為香港人抗爭提供理論上的依據。見了句子如「我早已在節目中說」、「由我最初提出」、「多年來,我論述了」,謙仔覺得蕭生好強,雨傘一役居功至偉,在此抄錄精彩語錄,妙論共賞,蕭生好耶!

「由最初我提出積極抗爭,經過十多年醞釀,香港人越來越認同這種方法的重要性」[2]

「戴耀廷的佔中主張與我十年來所想的積極抗爭路線相同,我當然舉腳贊成。事實上在戴耀廷提出佔中之前,我早已在網上節目說過遊行結束後,不要各散東西,可以繼續留守,或佔領馬路等。」[3]

「多年來,我論述了如何進行公民抗命運動,儘管未有親身領導運動,但已努力為香港人提供理論上的依據。」[4]

「九月二十九日那天,我回公司主持網上節目《蕭遙遊》時,非常興奮,皆因我提倡了多年的積極抗爭路線終於成真,而且力量龐大。」[5]

見解獨到

大家嘲諷才子這時候竊功自居馬後炮,未免刻薄寡恩,因為其人獨創新猷,論述只此一家,貢獻良多。蕭生言論大方向抄襲本土派,然而蕭派與本土畢竟有微妙分別:本土派痴線,蕭生必然正確。

蕭生恥笑城邦論癡人說夢,陳雲門下盡是「青山城邦派」,認為建國天馬行空不可行,中港區隔催生排外仇恨情緒,此風不可長。[6]蕭生譏笑陳雲族群區隔論述,而自己另有說法:「我曾用一個生動的比喻形容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香港是中國的腎囊(位於男性生殖器官,部位俗稱「春袋」)。腎囊要長在體外,因為適合精子生存的溫度較體溫低一、兩度,如果長在身體內便會過熱,會把精子殺死。」[7] 蕭生很喜歡這個比喻,判定陳雲中港區隔言論是發神經入青山,自己的春袋性器官卻是恰當無疑,見解獨到,蕭生萬歲!

所謂見解獨到,就是你必然錯誤,我一定正確,也不管誰抄襲誰。 本土派勇武抗爭,蕭生反對,覺得暴力不可途,卻又明言行動激烈確有用處:「譬如即使你只有一千人支持,但人人幹背上一枚炸彈親自上陣,去作自毀式的衝擊行動,就一定會震撼全球。」[8]蕭生判斷香港難有烈士甘願為之,也不贊成自殺式恐襲,但藉此申明立場,顯然同意升級行動,正是正是,只許自己放炸彈,不許本土勇武。矛盾復矛盾,蕭才子覺得甘地、馬丁路德可取,既是炸彈又是和平,念茲在茲提到十一月十九日立法會爆玻璃,在書中寫下數個人名,名正言順篤灰,委實心有不忿。[9]

這是派別互相攻訐而非論述之爭。凡是本土派所說必然精神失常,我們當信蕭生判斷正確,所以所以,陳雲族群區隔痴線,蕭生春袋比喻生動恰當。又,無名義士獨立行動衝擊是不負責任,蕭生放炸彈激烈說法卻好有道理。蕭生見解獨到,多謝蕭生!

身體力行

蕭生反對以武制暴,然而認為市民不宜橫臥馬路坐待拘捕,未免消極,提議避開警察圍捕,然後另覓據點再佔領,方略幾近流動佔領。[10]好啊,即管做,身體力行。蕭軍師九二八前後做了些什麼事?他沒有遣兵調將,如左膠一樣一心被捕,而且考慮周詳慎密,怕拘捕過程需時兩日太長,坐在路上體力不支,於是租了文華東方酒店房間,俯瞰全局:

「我又想到如果警方不是即日清場,怎麼辦呢?例如十月二日才清場,我豈非要在街上坐很久?以我的歲數和健康狀況來說,實在太吃力,而且我是坐不定的人,一定覺得很苦悶,於是我在香港文華東方酒店預訂了一間普通房間,讓我可看清楚遮打道的情況。當我在遮打道坐累了,便可回酒店房間休息;若在房內看見警方開始清場,便馬上下樓去,讓警方拘捕我。」[11]

蕭生在書中寫明以上乃「策劃自己的被捕過程」,意即策劃搶佔光環,佔領時候在酒店房悠閒入睡,你拘捕,我才出來,一副從容就義之狀。此前說的轉移策略流動佔領,假的,蕭生一心被捕才是真,又難得清楚寫在書中,名留青史。蕭生勝在矢志不渝要佔領光環,佔中三子自首了,金鐘清場了,自己竟然沒有被捕,於是當仁不讓在十二月二十三日自首去。[12] 謙仔心酸,偉大蕭生自首無人理會,鎂光燈不夠亮,鮮聞報紙報道,只餘謎米,難為了蕭生,陰功。

謙仔本來不想歸類蕭生為左膠,因為蕭老闆公司上市財力甚厚,言論自主,無需學似左膠找金主寄生。可惜可惜,觀乎蕭生如此自認功勞,自說自話,明明跟從本土,又詆毀城邦論,又身體力行租住酒店房間等待被捕光環 — 如此這般在在左膠劣行。

謙仔讀完兩部《雨傘運動之香港大撕裂》上下冊,有一處十分認同蕭生。他如此形容陣上義士:「(有一類抗爭者是)在社會相當不得志的人,年齡介乎二十至三十多歲,平時多是鍵盤戰士,躲在家,欠缺社交。他們覺得被剝削了向上爬的機會,變得憤世嫉俗。本土派和熱血公民便多是這類人。他們擁有的東西不多,作出抗爭的成本較少,縱然坐監也沒有甚麼代價,所以基本上他們成為最大的流動戰鬥力量,如戴上V煞面具、反攻龍和道、主張退出學聯等,不少是來自這類人。」[13]

就當我們草民學養欠奉頹廢度日為世所棄。謙仔幾次意外身犯險境,都是「這類人」保護我,止住特務兵團暴行。是的,他們憤世嫉俗,今生財富難如蕭生豐厚,畢竟比你這竊功自居搶占光環之徒高尚,因為他們敢打,所以敢勝。

謙仔在此高喊,蕭生老左膠,蕭生好耶!蕭生萬歲!多謝大家收看謙仔最新分析。

Footnotes    (↵ returns to text)
  1. 蕭若元,《雨傘運動之香港大撕裂(上冊、下冊)》(香港:Hong Kong New Media,2015)。
  2. 上冊,頁33。
  3. 上冊,頁82-83。
  4. 下冊,頁276。
  5. 下冊,頁187。
  6. 下冊,頁128-129、236。
  7. 上冊,頁118。
  8. 下冊,頁276-277。
  9. 下冊,頁241。
  10. 下冊,頁149。
  11. 下冊,頁166-168。
  12. 下冊,頁257。
  13. 下冊,頁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