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前嘅亞視的確有唔少好節目出過,例如今日睇真D,從香港出發,歷史也瘋狂等等。不過依啲節目後來都俾CCTVB抄咗,改成城市追擊,向世界出發,而最誇張係歷史也瘋狂依條橋係19幾年後俾無線抄咗去做瘋狂歷史補習社,依啲節目係CCTVB播就叫好叫坐,係亞視播就只係得少數人知,原因就係好多香港人都有個習慣叫慣性收視,仲要話:“亞視啲野我一定唔睇架“,結果佢地直情唔知以前亞視有過從香港出發,歷史也瘋狂等節目。

一直以嚟我對以前亞視嘅遭遇都覺得好唔底,明明有咁多有創意又有質素嘅節目係佢做先,不過 CCTVB 一個唔該都無聲就攞條橋去用,最慘係有好多香港人都係慣性收視完全唔睇亞視,到無線做果陣就會覺得個 idea 好正好 creative,以為條橋係 CCTVB 諗嘅,不過其實分分鐘個 idea 係20年前人地已經做咗出嚟,之不過係好多香港人都樂意做一隻井底蛙,嚴重選擇性吸取資訊,自願資訊封閉。

點解我會提返起依件事呢?係因為見到最近又有類似事件發生,而今次主角係社運界焦點黃之鋒先生。係政改之後黃之鋒提出:“在後政改年代,市民與泛民應爭取修改《基本法》的機會,爭取公投修憲。“

更提出 「學界修憲集思會」:

黃之鋒召開「學界修憲集思會」,講解學界提出修憲的原因。

件事有咩地方相似呢?其實有好多香港人係社運上嘅態度都好似慣性收視咁,阿邊個邊個啲野一定唔睇,老老實實,真係有唔少人係覺得本土派嘅野就一定唔睇,如果黃之鋒唔提下大家全民修憲係本土派人士先提出,相信有唔少香港人聽到依個 idea 又係覺得個 idea 好 creative 好正,以為依樣野係黃之鋒發明,情況就好似以前 cctvb 抄橋不過就連一句 “inspired by 亞視“都無。

而今次更離譜嘅係依個 idea 係 3個月前先俾黃之鋒鬧過不設實際

黃之鋒表示,社民連在佔領運動中,不論在行動及想法上都與學聯及學民思潮一致。相反,熱血公民雖然在言語上非常激進,例如表示要「全民制憲」重寫《基本法》,但黃之鋒認為,這些建議都是不切實際的。

不過相信好多善忘嘅香港人都唔會記得3個月前嘅事,所以 credit 都係照俾咗黃之鋒。

成件事俾人感覺就係有人話:“你條橋邊得呀“,不過轉身就偷咗條橋嚟用,被你咁攪法嘅人唔嬲嘅就真係超級大方,其實黃之鋒先生係咪應該有個合理解釋甚至可能要對之前嘅反對全民制憲言論道歉呢?

我一向都認為參考唔同意見,兼收並蓄,絕對係一件好事,不過依家好多人一見到唔同意見就會指摘或者割蓆,而諷刺嘅係好多人鬧完人之後會走去做返同一件事(不論左右翼都係),咁樣只會令人覺得雙重標準,到時點解釋都只會描愈黑,所以鬧人之前真係唔該諗清楚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