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特首假普選方案在8票贊成,28票反對下被否決,還有一個勞聯的潘兆平坐著發呆。令人震驚的不是政改被否決,雖然已經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見舊文<政改將會通過>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6/03/16465/ ),但在表決前一分鐘,31個建制派議員步出會議廳,最後竟然只有8個建制派留下來投票,實在是難以理解。若不計醫學界的梁家騮以及擔任立法會主席的曾鈺成,建制派還有41個議員,理論上彼等當留下投贊成票。後來林建鋒解釋,建制派31人離場是為了等待劉皇發,意圖令會議人數不足法定一半,繼而議會響鐘15分鐘召集議員,好讓劉能趕及回來,結果卻竟然有9人留下,令表決未有中斷。事件引起建制派內鬨。工聯會的黃國健批評民建聯要負責,於是6月19日帶頭離場的民建聯葉國謙道歉。自由黨田北俊甚至反問「建制派無主席」,事前又沒有溝通,為何要一起集體離場。鐘國斌又批評建制派記招中有人怪罪自由黨等人留下來投票,未能令會議流會,是顛倒是非黑白。

表面上,這場鬧劇很可笑。實際上,卻是很可疑。疑點包括: 

  1. 中共和港共政權以及建制派在這二十多個月總動員推銷政改,怎會到了投票一刻之時建制派竟然犯上如斯低級錯誤?
    1. 第一錯:建制派如欲拖遲表決,則應在政府作總結發言爭取發言以拉布。
    2. 第二錯:政府官員已經作總結發言後,建制派如欲拖遲表決,應馬上提出終止待續,要求休會辯論。
    3. 第三錯:記名投票的鐘聲響了十多分鐘,林建峰才提出休會辯論,曾鈺成當然不許。於是葉國謙帶隊離場,但竟然帶不夠人,使會議廳內仍有足夠合法人數。
  2. 中共雜種一直力推政改,導致了去年之雨傘革命。中聯辦一直在背後操控建制派根本是常識。中共怎會在投票的關鍵時刻不操盤,容讓建制派如斯鬆散,出事後還要互相指責?
  3. 在6月17日,東方日報拍到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收到來自劉江華的訊息,指方案最好在「周四五時前」表決(http://www.on.cc/hk/bkn/cnt/news/20150617/bkn-20150617163432592-0617_00822_001.html )。港共政權過去不是力推政改的嗎?為何明知不夠票還想速戰速決?

 而且,是次鬧劇,表面上會對中共、港共政權造成以下結果,好壞參半:

  1. 對中共:
    根據中國人大常委831決定提出的政改方案竟然被立法會否決,實為地方議會否決中央議會決議,是1949年中共奪權以來第一次,將對中國對香港之主權及中共中史之權威(特別是雜種的威信)造成很大衝擊。(這也是劉夢熊一直強調的說法)
  2. 對港共:
    1. 政改否決,林鄭月蛾等官員勢必「揹鑊」。
    2. 政改否決對港共管治威信調成打擊,與建制派議員的關係也受到質疑。
    3. 政改否決後港共政權有藉口集中所謂的「經濟民生」議題,以及在政治上將矛頭轉向本土派。
  3. 對建制派:
    1. 加劇建制派內部矛盾,特別是唐營與梁營,工商界精英與土共盲毛之矛盾,不利年底區議會選舉部署。
    2. 對留下來投票的八名議員來說,自由黨5人、林大輝、陳健波及工聯會的陳婉嫻,將會在建制派選民中加分,反之離場之議員,特別是民建聯、工聯會和新民黨的直選議員,短期內會在選民中失分,被認定為失職。
    3. 建制派給人一盤散沙之形象,整體公眾形象下跌。

本文將列出是此鬧劇部分可能之因素,讓大家思考。

因素一:建制派內鬥
這因素無須多解釋。自由黨一直走中間路線。政府當初撤回23條,並不是因為泛民,而是因為自由黨的田北俊表明反對,並且辭去行會成員一職。在2012年的特首選舉中,自由黨是唐營的中堅,結果唐英年落選。梁振英上台以後自由黨也一直與其關係惡劣,田北俊經常公開批評政府施政失誤。而且,只要細心留意,就可以發現,自由黨以及深唐營的人,如林大輝,也是刻意與土共流氓組織(愛港力、愛港之聲、忠義民團等)保持距離,以免影響彼等工商界貴族之形象。這自然加深了梁粉對自由黨的仇視。

當然,考慮到出身的話,工聯會那些土共一直相信自由黨這群資產階級是階級敵人,只是現在彼等都被統戰了,所以才不能公開與之反目。工聯會雖然不是堅定的梁粉,但其所代表的利益團體與唐營有正面衝突。民建聯本來在組成部分上介乎工聯會和自由黨之間,但民建聯是知識水平低下的政府盲目支持者,當然也不喜歡自由黨。至於新民黨和經民聯,更加與自由黨有私怨。經民聯不少成員(包括近日非常出名的劉皇發)都是由自由黨分裂出來的,還有新民黨的田北辰一直妒忌其兄長田北俊,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又對田北俊反23條一事懷恨在心。而新民黨和經民聯一直也在跟自由黨搶奪相同票源,由功能組別到直選議員,甚至區議會民選議員都是如此。上屆立法會選舉新界東經民聯候選人邱榮光,在選舉論壇上公然恥笑田北俊為「田不進」,就見得兩黨實在仇深似海。在議題上,走左傾民粹路線的新民黨則經常與自由黨在經濟及社會文化議題上對立,例如最低工資、最高工時、侍產假、性傾向歧視條例等。自由黨及林大輝和陳健波由於與其他建制派不和,所以未獲通知離場,或者不服從葉國謙「領導」而留下,是可以理解的。不過,不是所有離場的人就與自由黨不和,例如淺唐的石禮謙可能純粹只是跟風才一起走出去。

除了發呆的潘兆平以外,最難理解的就是工聯會的陳婉嫻,連她的直系黃國健都沒有叫她離去,可見這人在工聯會內多麼不受歡迎。陳婉嫻「協助」非法入境者肖友懷一事,顯然是有建制派中人刻意想害陳婉嫻,而陳婉嫻仍真的因而失分,建制派自然與其疏遠。

然而,這因素很值得質疑,因為建制派即使內部如何不和,過去由於中聯辦的控制,彼等也不敢將對立浮面,怎會在這關鍵事刻讓全世界看到建制派內鬨呢?再說,這場內鬨,為自由黨打造了「盡忠職守」、「獨立思考」的良好形象,表面其與一般無腦建制派的分別,對自由黨的選舉非常有利,加上之前田北俊因批評689太多而被中共除去政協一職,這很難令人懷疑此舉為向選民扮專業的形象工程。

至於留下來的人是否就是向中央表忠?不是。相反,沒有一起走出去製造流會的,事實上是在促成8:28這場敗局的罪人。一陷其他建制派議員於「不義」,二使中共和港共難堪。不過如果事後中共未有秋後算帳的話,這就說明這是一個局中局:那些自作聰明的評論員以為自由黨與中共及港共不和,而事實上自由黨是為吸納中間選民鋪路,而中共和港共亦容許其如此行。

 因素二:政改只是偽議題
拖了一年多的政改顯然只是一個製造社會矛盾的偽議題。中共事實上可能根本不關心香港政治前境,只是想在香港挑起一些政治對立,找出主要矛盾和階級敵人,然後玩一場鬥爭,看看誰是忠誠。但結果顯然是玩出了火,因為本土派意想不到的壯大(見<中共為何害怕自己想像出來的港獨>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6/06/16553/ )。結果中共選擇放棄政改通過,一為維持建制與泛民對立之穩定政治格局,二為迅速粉碎政改這議題,防止本土派有機會再次發動大型勇武抗爭。這一點很易理解,無須詳述。然而,中共是否關心政改,這涉及第三點,就是中共派系的內鬥。

因素三:中共派系內鬥
我等先要了解在香港政改中曾經發言之中共官員之派系分佈:

人物 機關 職位 派系
張曉明 中聯辦駐港辦公室 主任 江派
王光亞 國務院港澳辦 主任 團派
王毅 外交部 部長 太子黨
張德江 人大常委會議 委員長 江派
李飛 人大法工委 主任 ???

當中,除了王毅以外,其他人都有份實際參與推動香港政改,尤其是提出831決議的人大常委會。嚴格來說,只有太子黨的王毅的意見可能比較反映習近平的想法,可是在整個政改他也是沒有決策權和發言權的,政改被否決後彼也只是藉其發言人就香港政改發表幾句官話,以回應記者提問。觀乎外交部之發言稿,也沒有甚麼新意,唯一與其他部門不同的就只是強調「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不是外交問題。」

我的舊文<政改將會通過>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5/06/03/16465/ 最大問題,就是只考慮習近平的治港思維,而未入考慮中共派系鬥爭。港澳辦是團派的,而中聯辦和人大常委卻是江派的。江派和團派都是傾向維持現狀的,而非像習派如此瘋狂。因此,團派提出的國務院一國兩制白皮書,以及江派提出的人大常委提出殖民主派根本不可能接受的831決定,為習近平埋下政治炸彈。831決定激發雨傘革命,大大打擊梁振英形象同時,也打擊了習近平的威信,因為習近平最後還是害怕,不敢鎮壓。結果現在一個地方議會否決了中央議會之決議,威信受損的,又是習近平。習近平本來應力推政改,威迫利誘殖民主派投贊成票,但是這次江派的中聯辦和團派的港澳辦卻放軟手腳,連港共政府也在臨門一腳忽然「膠做」。這也解釋了為何中聯辦沒有指揮建制派離場,而是讓彼等一盤散沙,形象受損並且互相指責。

在香港,689被建制派過半數的人孤立,而在中國,習近平也被中共大部分派系孤立。政改被否決完全違反其思維,所以唯一解釋是彼在治港政策上影響力大減。習近平以後可能會因而清算團派和江派,以希望加強對港管治,而689也要依賴習近平去擺平那些不滿其施政之建制派,因為在離場鬧劇上中聯辦竟然放軟手腳,689應當已經意識到中聯辦會隨時出賣彼。原非習派的689為了得到習近平之信任,加強同盟關係,勢必加倍的賣港求榮。

眾多因素中似乎以第三最合理、最重要。最後,我還想提一點,就是政改表決前這段日子大陸之政局。6月11日,江派大老虎周永康因受賄被判無期徒刑,且周表明不會上訴,表面上似江派輸了一仗。習近平似乎直到今天依然忙於在中國打老虎。不信的話,只要去一下中國監察部的網站,那些洗版式的新聞真是嚇死人。6月17日,就是政改交付立法會的一天,中紀委宣佈除去中投證券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龍增來之職務(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7_58028.html ,據說是前央行行長戴相龍「篤灰」http://big5.soundofhope.org/node/634172 ),顯示習近平忙著向江派朱鎔基的金融集團開戰,若有不慎,或會導致中國陷入經濟危機。6月19日,監察部甚至開設網上篤灰系統供大家舉報貪官或有「四風」行為之官員(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8_58094.html )。在地方層面,同一日廣東省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局長杜言被調查(http://www.ccdi.gov.cn/yw/201506/t20150619_58184.html ),浙江政協原副主席斯鑫良因受賄而被開除黨職(http://www.ccdi.gov.cn/xwtt/201506/t20150619_58143.html )。這就是說,習派忙著在中國開地圖炮,同時打擊金融和地方政府的貪官系統,令團派和江派有機可乘,在香港政改問題上打擊習近平。由於團派與江派是次「玩嘢」已經讓689知道自己不被兩派信任,所以只好繼續靠攏習派。這卻代表香港在未來一至兩年還有機遇。因為習近平香港問題輸了,彼短期內也無閑插手香港事務,只會集中精神在中國繼續玩火自焚,狙擊江派和團派貪官,中國政局會加倍胡亂,江派和團派會再找機會在香港生事,以抽習近平的後腿。我等應當期待此機會之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