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係面書見到黎則奮Q爺有一貼文,內容如下。
未命名
小弟係咁回應他的。
3636
我要不厭其煩既引用文章內容,因為「無引用任何批評對象既言論」,正正係我第一件要批評Q爺的事。

點解要引用批評對象既言論?咁簡直係幼稚園級既問題吧?唔經引用,一來,睇既人係唔會知果位對象是否真的講過咁既說話;二來,睇既人係無語境既情況之下,根本無從判斷批評者有無對對象既言論斷章取義。係以上Q爺呢個例子,究竟有無真係所謂本土城邦派講過:「有病沒有在場候命的劉皇發是「好人」,值得同情」咁既說話?唔知,假設有,又係邊個?講咁既說話位人兄又究竟代表到幾多「本土城邦派」既意見?咁既說話,真係你Q爺所描述果種白痴真心膠嗎?定還是只係出於抽水既用意?

不過以上存疑既問題,Q爺一於少理,佢係下面就話:

政治最骯髒,好人玩政治必死無疑,他們才是不折不扣的豬兜。如果劉皇發是「好人」,世界上根本就不會有壞人,必定社會和諧,太平盛世。

書生論政,聽聽無妨,真要建立本土城邦,只有原居民的新界佬一家,唔識投胎,就嫁給鄉下佬或媾個新界妺入贅,實際得多。

言下之意即係話「本土城邦派」全都係講得出「有病沒有在場候命的劉皇發是「好人」,值得同情」這種低智言論既白痴嗎?

先唔理你Q爺有無生安白造,有無斷章取義(無從驗證),假設真係有人咁講過,而意思亦好似Q爺你所描述的一樣,咁又同城邦論成立與否有咩直接關係?就算真有白痴,咁最多都係城邦論支持者,又代唔代表城邦論主張者係咁諗?點解好似講到全部「本土城邦派」都要有高明見識,城邦論先會成立咁呢?提出一個主張,又要確保支持者內無枯枝,可能嗎?

我覺得悲涼,想不到論政數十年既Q爺竟要用到打稻草人既手段,唔係技窮,都唔使出此下策吧?

過往民主派,Q爺那一代「知識份子」,他們當年提出要民主回歸,今天敗局雖不全是他們責任,但香港人被中共牢牢控制,卻正正係那代「知識份子」係港人腦袋深種大中華意識之果。今日有人要提出本土論、城邦論,其根本原因就係要抗衡大中華意識形態,脫離大中華意識,港人先有機會實現以在地人利益為依歸既民主政治。不然,他們仲以為香港政府照顧「內地同胞」係應份。

不過,Q爺佢地唔係咁諗,佢地將民主運動既失敗歸咎於對手,即係共產黨既強大。佢張貼就有人咁樣附和13321

你地好了解共產黨?所以後生一輩不如你地了解?就算係,咁又點?你地連咩係自己責任都攪唔清,將過往既民主運動攪到一獲粥,卻白享參與過社運得來既社會地位,今天又來對年輕人冷嘲熱諷,連民族概念都不能擺脫既你地,有咁既資格嗎?講直白一點,我輩唔來向你地班老野興師問罪,就已經算係好客氣,好敬老了。

單係睇Q爺句句講「實然」,向現實低頭,唔係正說明佢已經係一個失敗者嗎?共產黨好強大,共產黨唔會分權,使鬼你講?你唔講我就唔知?唔係正因為現實如斯不公義,先有改變既必要咩?城邦論係唔係香港既出路,會唔會實現,坦白講,我唔知,但起碼城邦論既提倡者仲未放棄香港可以邁向「應然」。從來想像,都係實現既必要條件,係第一步,連諗都唔敢諗既Q爺,你憑咩去批評佢地?你愛擁抱失敗,你要絕望,可以。麻煩你將自己既情感帶入你既棺材,唔好拉住全香港跟你停滯於過去,跟你陪葬。

收皮啦,Q爺,過去你係我學習既對象,但今日既香港已經無你既事了。我只能講,你班失敗者,真係好完美咁演繹左電影「移動迷宮」既情節。

套戲講一班少年不知原由地被困係一個滿佈機關既迷宮入面,他們的記憶都被奪去了,只記得自己既名字。三年來,佢地嘗試找出路,卻徒勞無功,有唔少兄弟亦被迷宮裡的怪獸打死了。慚慚地,佢地唔敢再抱有逃出迷宮既希望,自我欺騙說迷宮就係他們既家,他們屬於迷宮。

一天,主角被運到迷宮內,他失憶了,但卻充滿好奇心,他不認命,他打破了很多「前輩」們所定落既規矩,前靠不讓他走進迷宮探險,他卻偏要去,才一天時間,他就殺了一頭迷宮怪獸,結果引起迷宮的報復,前輩們教訓主角,因為他新來,不了解狀況,才讓大家惹禍。

3

主角這樣回敬前輩:

Yes! You’ve been here for three years, BUT YOU STILL HERE!!!

4

這種場面,是否似曾相識呢?記得上年10月1日的金紫荊廣場嗎?記得反水貨時,民主派「同路人」喝罵抗爭者時的凶狠相嗎?

對,Q爺,你比我們了解共產黨,BUT YOU STILL HERE!!! AND YOU DID NOTHING !!!

迷宮和共產黨並沒有阻到我們逃離困境,真正擋路的,係你呢班自稱好認識狀況既人,呢個已經我地睇得好清楚既事實了。

大半年前,小弟曾撰文(Q爺的謬誤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4/09/16/6582/)批駁Q爺當時兩篇文章的內容,都與民主回歸論有關,今文則重於批評Q爺那一輩人的心態問題。大半年過去,我更肯定自己沒有誤判,而更肯定Q爺更不能自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