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目光之短淺已非近幾年才出現的問題,有很多家長為了趕上香港與大陸「接軌」的好時機,爭相替子女報讀普通話班,部分更要「贏在起跑線上」,將子女送去普通話幼稚園。所謂萬丈高樓從地起,這些家長大概認為普通話教學能令他們的子女將來達至巴別塔頂端一樣的成就最高點,這樣的憧憬與總的中國夢不謀而合。

曾聽說過熱愛「中國」的長輩亦同樣鼓勵過我去學習普通話,我問他為何要這樣做的時候,他給我的答案卻同樣有著那種中國夢的風格。他覺得不久將來普通話會取代英語成為國際語言,理據是這幾年外國人紛紛要跟中國做生意,證明中國開始主導了世界的經濟,其後再加上一大輪充滿感情的論述後,得出的結論就是學好普通話才會有好機遇。以上的想法跟那些想子女「贏在起跑線上」的家長不謀而合,兩者皆認為中國將會主導世界,所以學好普通話是將來就業的重要因素。

假如現實如此的話,那為何大陸的權貴階層要不斷將子女送到哈佛劍橋牛津等等著名學府留學,而不是留在偉大的天朝祖國深造?也許大陸人鄙視香港人不是沒有理由的,單單是目光短淺這一點已是最充份的理由。那些大陸人縱使行為荒誕,做事不講邏輯,欠缺文化的修為和品格,然而他們卻很精明,目光不如很多香港人般短淺。他們知道自己國家的文化表面上是五千年什麼什麼的長遠文化,內裡卻是空洞不實際的,孔子被利用來當成政治工具,他們深深體會到這個國家連最基本的人生自由隨時都可能被奪去,而使用英語的「帝國主義」卻能夠保障他們的人生安全。

以馬斯洛人類需求(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的金字塔來表示,天朝大國可能連第二層的安全感需求(Needs of safety) 亦不能滿足他們,相反那些操英語的「帝國主義」國家,至少也絕對能夠滿足這一層的需要,因此精明的大陸人很有遠見地將下一代移植到英語文明世界。他們心裡很清楚那些使用北方野蠻語言為基礎創造的普通話骨子裡是野蠻的,這種語言只會吞併消滅各種地區方言,但要去到消滅一種語言還要是國際通用語言的層面來講,就真是發你的春秋大夢,像總的打貪中國夢一樣。

大陸人的目光遠大完勝港豬的短淺目光,人家都將子女送去英語文明世界,你們還要學好什麼普通話呢?什麼用普通話才「我手寫我心」,這是白痴的想法,難道普通話就沒有口語?而且以英文為例,書寫用的字詞與口語交談用的字詞有所不同,句子文法上亦跟口語有所分別,那麼你這些人不去批評人家英語不夠「我手寫我心」?正如我在書寫時用的雖然是書面語,但也不見得不是廣東話,因為在用詞上普通話與廣東話有明顯的差別,我就舉一兩個前文的例子:

(廣東話)  就真是發你的春秋大夢

(普通話) 就真是做你的春秋大夢

(廣東話) 然而他們卻很精明

(普通話) 然而他們卻很機靈

其實兩種語言都有書面語及口語之分,只是廣東話在用詞上會比較精細。舉個例子,如大陸會講的打貪,我們會講成打擊貪污;秦國統一六國成就全面統一的新局面,我們會講成秦國統一六國創造出全面統一的新局面;抓緊時間,把握時間。

與其將希望投資在這種有如中國夢的語言,令到下一代廣東話與普通話兩頭唔到岸,倒不如學好自己每天在用的廣東話以及那些「帝國」語言會比較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