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按:這篇文章含劇透。)

最近,筆者看到一套戲,名叫《明日世界》(Tomorrowland),內容講述一個神秘組織建立了一個時空,叫「明日世界」。神秘組織為尋求人類的未來。在那裡聚集了一班藝術家、科學家和各路精英。但奈何當科學家發覺地球將會被滅絕的機率是100%的時候,計劃忽然被終止,住在明日世界的領袖(筆者儘管稱他為「大魔王」,算是向谷阿莫致敬)把通往這個時空的路關上,更把意圖改變事實的男主角驅逐回地球。心灰意冷的男主角隱居起來,並絕望地倒數地球滅亡的時間。直至碰到女主角,發現她一句不認命,把那個地球滅絕機率微微的下調,便懷著一絲希望帶她回到「明日世界」,希望能改變地球將會被滅亡的事實。後來,他們發覺,地球被滅絕的機率之所以會是100%,是因為大魔王不斷向外宣揚地球將會被毀滅,在各種悲觀的情緒,加上潛移默化的宣傳,地球人便覺得世界末日將會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最後,男女主角打敗了大魔王,重新開放明日世界,邀請更多有希望的人去把它重建,意圖改變地球將被滅絕的「事實」。

在電影中,有一段對白,至今仍然深深刻在筆者腦海裏:

「有兩隻狼一直在打架,一隻代表黑暗和絕望,一隻代表光明與希望,那麼那隻會贏?」(There are two wolves always fighting. Darkness and despair and light and hope. Which one wins?)

「你餵養的那隻。」(Which ever one you feed.)

近幾個月來,經常聽到一些人問「然後呢?」這三個字,當然問這些問題的人不是求知慾強的學生,而是一班消極的成年人。他們會怎樣用呢?舉個例子:「退了場,然後呢?」、「退了聯,然後呢?」、「打倒共產黨了,然後呢?」,近來,則興起了一個新的用法-「政改否決了,然後呢?」

而的的確確,政改到最後被否決了,已經變成事實。

對於親中人士,否決政改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樓市和股市同時暴跌、香港陷入管治危機、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動搖;對於某位泛民議員(噢,應該說是已變節的泛民議員),否決政改意味著中央和泛民的關係破裂;對於離地中產來說,否決政改若帶來負面影響,大不了就移民外國,逃避現實;對於泛民,否決政改或許只是抗衡中共的一關,至少他們不斷游說選民要繼續投票給他們成為「關鍵少數」保住否決權,因此對他們來說區議會會是下個戰場;又或者對香港前途感悲觀的人,只會想像到中共治下的香港,沒有未來,只能以「係咁架啦」的態度去逆來順受。對於這些人來說,「政改否決了,然後呢」的答案只是黃子華口中一個「食屎」的過程,「捱完早餐,刷完牙,午餐就已經為他們準備好。」這樣的人生,就如「寡夢如鮓」,很是可悲。

電影中其中一句對白:「人們不關心美好的將來,皆因對他們來說現在不值一談。」(People don't care about a better future because it doesn't cost them anything today. )

電影中其中一句對白:「人們不關心美好的將來,皆因對他們來說現在不值一談。」(People don’t care about a better future because it doesn’t cost them anything today. )

各位讀者,無錯,香港很多人都只是在餵養那代表黑暗和絕望的狼,不斷宣揚香港「沒有未來」,就像《明日世界》那個大魔王一樣,潛移默化下,使每個香港人都認為香港沒救,而這些恐懼都是香港將會失敗的原因。

那麼,政改否決了,然後呢?什麼事也可能,但首先,你要像《明日世界》的女主角般不認命,否則的話改變甚難(筆者按:說起不認命,筆者想起我極為欣賞的周庭)。

改變,當然很難;但不試圖改變,我們根本沒有未來。

改變,當然很難;但不試圖改變,我們根本沒有未來。

而近年來,香港冒起了一班不認命的人,他們要求獨立、要求自主、要求自己掌握自己的命運,而香港就正正就是需要這班餵養代表光明和希望的狼的人。

至於他們如何能改變多年來老牌政黨多年來為香港既定下來的「命運」,就在乎大家是否願意幻想出來,畢竟香港至今仍然欠缺一些FF的人。到目前為止,有人提出修改「國」旗,有人提出全民修憲,有人提出重新檢討基本法(雖然那人打倒昨日的我),有人提出過革命,有人提出深耕細作提高本土派的認受性,有人提出要先踢走泛民。當然,或許有些人會說「打飛機傷身」,又或者奉勸大家「好心你咁大個人就唔好咁多性幻想」,又或者劈頭一句「FF了,然後呢?」筆者卻實實在在地說,沒有FF,什麼都不會有可能,只會墮入當權者絕望的圈套。

電影劇照。這幅圖沒有什麼特別意思,只是純碎覺得明日世界很是美好,女主角的背影很美。

電影劇照。這幅圖沒有什麼特別意思,只是純碎覺得明日世界很是美好,女主角的背影很美。

現在,《聚言時報》正在舉辦一個名為「香港人的未來」撰文大賽,目的就是希望各位對香港還存希望的人能集中在一起,「幻想」一下香港可以變成怎樣,透過紙和筆去證明香港人還是有未來的。要獨立麼?要建國麼?什麼都可行,只要你詳細點提出來,[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最後,引用《明日世界》的一句話:「有夢想的人需要站在同一陣線。」(Dreammers need to stick together.)試問沒有希望的本土派,對香港人的未來感悲觀的本土派,又何以本土派自居呢?但願各位本土義士勇敢的站出來,把心中的夢連結在一起,改變現有令人灰心的社會,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