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制改革開始至今能說的別人都說了,其實作者也覺得現在再說甚麼都沒有甚麼用,不過作者就當這篇文為這件事的一個小總結吧。這次改革的爭端好像主流都是「袋住先」和「真普選」,其實兩邊作者都覺得有點莫名奇妙,有點啼笑皆非。為何會用這麼矛盾的詞語作口號?就彷彿對外面的世界大喊著「香港就是個這麼滑稽的地方」。

先說說「真普選」,這大概是有點失敗的口號,在「政府的方案是假的普選」還不是眾所認同的前提下,每天不停喊「我要真普選」也不會見得有多少原本支持政府方案或無意見的人動容。或者這個口號在一個由有批判思維和肯負公民責任的市民組成的社會是有用的,但恰巧香港這個地方有這樣思想的人大概都是小眾,一般的人都不會去仔細分析批判香港政府和中共推的是甚麼方案,也不會因為一句「我要真普選」而去留意政治。原本對泛民有偏見的也不見會懂得找回失去的理智,由928至今政制改革這件事就是一直這樣累鬥累耗下去。「袋住先」呢?如果政府的方案就是普選會有人叫你「袋住先」的嗎?既然未達成普選,又何來政府每天掛在口邊的17年有普選,機不可失?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圖片來源:網路圖片

而只有一人一票就真的就可以算是普選嗎?一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就只是一人要一票?之後有會有人說「不能一步到位,要循序漸進」,這其實有點盲目,假設你的目的地就在你6點鐘方向的一百米遠處,現在他叫你先往12點鐘方向走50米,說這樣就能到你的目的地,你會信嗎?原本你聽他的話把身體轉向你的6點鐘方向你便只需走一百米就到終點,而你若聽他的話你最少便得走200米才到終點。這已經不是一步登天和先行半步的問題而是方向的問題。

如果中共最終的願景是開放提票和提名權給香港人令選舉達至普及而平等,他大可以大大聲的說現在給你投票權,往後才會有提名權,就不會叫你「優化」提名委員會,一樣將來不會出現的東西還浪費時間去想怎樣改進?先不計中共的信用度有多負資產,有了這種承諾大概連「搞屎棍」的泛民也很難挑骨頭吧?不知全香港人對普選是甚麼定義,不管你是因為覺得無端端多左一票你從來唔會用既票,覺得自己有賺就是普選抑或甚麼更光怪陸離的思想,我只可以說若果香港的政改最後的願景是普及而平等的話,這次必定走錯方向。普及是一人一票投票選,不等於是每人都只有一票,不是叫你討論提名委員會,連作者這種沒甚麼知識的人也明白,正常人應該不難理解吧?而且先給投票權再給提名權引伸的問題就是授權的問題,香港人一如既往的豬,現在就像一個投資經紀在你身邊嚷著「快簽名吧!必賺的,我保證」,場面有多爆笑?

其實這政改坊間已有不少論述,要說的早說了。不過作者倒覺得若今次的政改通過了,最大的輸家一定不會是香港或者香港人,而是那些有港資背景的商人和權貴。先說說香港,在作者眼裡,九七主權移交後香港是給港資背景的商人和中共瓜分的,這些商人十分希望香港仍能維持英國那種協調的商業環境,而中共那種「有權後便有錢」的心態最終能否給到就應該不用多說吧?如果認為香港十分美好的人大概要重新思考,香港的成功是因為英方的政策和香港人配合才能成就。現在英國人去留去,只剩下香港人和香港商人—兩者同是制度下的享受者,你要他繼續能維持這種制度甚至改進根本是沒有可能,他們字典裡除了那些福利和風光外就沒了別樣。在港英制度下教出的人才逐漸退休和退出政務機構下,這種感覺只會越漸明顯。而另一個主要因素—中共真的不用多說,連自己國家也管不好,還談別的地方,而且那個地方還是用著和自己截然不同的制度運行著。所以香港最後的結果一定是同化,至於同化到有幾差真的看看中國能改善多少,不過這有希望嗎?所以香港人真的沒有甚麼好輸,因為從九七主權移交開始,香港已失去改善制度的智慧,隨後的年歲都是消費著前朝制度的優越和作賤身價的低稅率政策,隨後等著香港的只是隨年歲越漸明顯的中國人基因「反璞歸真」回來。沒有錯呀!是洗掉英國人的制度變回中國人的本質,大部份大中華必定當這是寶玉吧?

作者不是甚麼經濟學家或商才就不再多說,上面的都是個人感覺,說回為甚麼那些非親共的建制派是大輸家。承上段所說香港人真的沒有甚麼好輸,保持現狀只是繼續做三姓家奴,改了又不見得有甚麼改變,只是甜頭可能會少了吧?而香港整體大不了因為這次政改的經過默認了中共能以國家安全為由介入任何政治決定及放棄香港政府應有的決策權利。而假若香港真的能走向不是中國式的民主加上忽略香港人是否真的演繹民主,那麼這些商人的價值大概不會有甚麼動搖,至多是需要面對真正的競爭。之不過若果通過了政改,這些建制派及背後代表的勢力就多了個潛在因素和中共起矛盾,有正面衝突的危機。為何作者會有這種感覺,看了梁振英和唐英年的選戰或多或少可以感覺得出來。當然身為一個庶民和那些商家的視角多少有點出入,因為我永遠不知他們和中共在枱下有甚麼往來。不過可以知道若果政改通過了,必然是中共在香港的權力掌握一定更進一步,而且在國際上大概沒有口實可言。言則即是能夠繼續保持政治解決的方法,而隨著今次的成功必定會更進一步,而這種行為必定影響中共和商人瓜分香港的持份,別忘了「有了權就不怕沒有錢」,掌權後會做甚麼不用多說吧?而到那時香港的主要戰場只剩政治鬥爭的時候,又有誰可擋得住繼承了中國多年來政治內鬥經驗的中共?大概結局是李嘉誠那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