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唔想睇陶傑係因為每次睇完都會覺得佢十分厲害,居然可以將不盡不實既謬論粉飾成大條道理。盲目附和係人類社會既特性,但事到如今,我唔可以繼續坐視不理,最大原因係我睇唔過眼。

評「贏在起跑線」

「贏在起跑線」可能係一個新口號,但絕對唔係啲咩新既概念。自從人類建立公民社會(Civil
Society),階級就開始出現。為咗鞏固階級制度人類創造咗金錢,爵位,資產,宗教等等,哩啲都係用黎傳遞特權比後人同維護階級制度既手段。封建​​主義,種姓同埋遺產都係哩啲手段既例子。哩啲不平等既手段,好似已經不復存在,但其實現今重有好多例子。如果你讀過私立學校,你已經係財富不均既後果,因為你老豆老母比得起錢。係英國幾乎每一個首相都讀過公學(好貴既精英私校)佢地既學生佔據住英國頂尖大學既學位,畢業後控制住英國既政界,商界,法律界。正因為咁勞工人階層既細路,好難入讀公學同埋好既大學,更加難係政商界獲得頂尖工作。階級流動係有可能,但係要上到頂就要用幾代既時間。所以好明顯英國唔係抄中國,而中國亦都冇發明「贏在起跑線」。

至於谷啲細路學野令佢地贏在起跑線既做法,亦都唔係新發明。孟母三遷既故事大家都有聽過,佢證明左一個母親為左谷個細路,可以去到幾盡。其實係香港、中國及亞洲其他國家,更甚遠至海外亞裔家庭,都有哩種谷細路既習慣,哩個情況唔淨係出現係中國,更加唔係中央既原創產物,所以我實在唔明白陶傑點解要出盡奶力咁妖魔化大陸。

陶傑用武俠小說同電視劇做例子,證明點樣可以係缺乏先天條件底下而有所成就。我唔知道虛構人物都可以用作論證,但我用屎忽諗都諗都兩個人物例子,一個係成吉思汗另一個係朱元章。如果虛構例子比歷史人物更加有說服力的話,咁我都諗到兩個人係靠父幹成功既。如果Bruce Wayne係工人家庭長大,佢就唔會有時間摟住塊布係Gotham City道飛黎飛去,因為佢要打兩份工養家同供細妹上大學。如果超人冇超能力,佢就只不過係Clark Kent仲要連女都冇,因為佢帶住副好薯既眼鏡。

照我睇,「讓少數人先富起來」只不過係一個政治口號同美國獨立宣言裡面既“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一樣,都係唔係你咁諗既。“[M]en”指既係白人地主,重最好係Anglo-Saxon,黑人、啡人、黃人、女人都唔係人。而「讓少數人先富起來」指既係,首先開放深圳,上海等既經濟特區再開放其餘中國地區。雖然通常政治改革都會緊隨經濟改革,但係唔一定係全面既,而西方資本主義亦都唔係陶傑所講既咁文明。有錢人並沒有係發左達之後,「即刻建立一套公正的制度,讓多數人也能追上來」。以英國為例,成千年既權力鬥爭,將本來係君主既權力轉移左比國會,而國會既權力核心亦因為工業革命後資本家要求更大政治權,權力由上議院轉移到下議院。果啲資本家並冇令工人既日子好過,之後,Luddites炸爛曬啲工廠,工人既權益先至有政府關注,直至到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先有普選。英國既有錢人,冇建立一套公正的制度令工人能夠趕上,正如貴族冇鋪路啲大老闆上位,所以權利係要自己爭取既。腐敗並不是中國獨有既問題,而西方資本主義國家都可以藏污納垢,只要睇下美國啲私人監獄同埋啲賣廣告既法官就會明白。我唔係話中國冇問題,但係西方資本主義國家唔係烏托邦,而西方資本主義亦都唔係萬能藥。

陶傑話「香港人習慣擁抱中國大陸的詞彙語言」,而「你使用這種語文系統,自然這般見識」。中文既書寫系統,係從官話而黎既,哩種書面語全球華人都用,係白話文既產物。所以好明顯有啲書面語既詞語,係廣東口語裡面唔會用到,而有啲廣東口語裡面獨有既詞彙係唔會用係中文書寫裡面。係清朝末年,中國增加左同西方接觸,新既國家同埋觀念迫使創造新既相應中文詞彙。舉個粵語翻譯既例子,瑞士係粵語裡面好合理,但係用普通話讀,完全同原文唔一樣,雖然係咁,全世界華人都係用瑞士哩個翻譯。其實大部分現代中文詞語都係由日本人翻譯包括:文化、文明、民族、思想、法律、經濟、資本、階級、分配、宗教、哲學、理性、感性、意識、主觀、客觀、科學、物理、化學、分子、原子、質量、固體、時間、空間、理論、文學,美術、悲劇、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因為日本既明治維新比中國既洋務運動徹底,而中國既現代化係晚清遭朝廷阻力,日本需要自行造字。如果照陶傑既思路,咁全球華人都好似日本人咁諗野。

我唔係要阻止人繼續追逐哩個假偶像,我只不過係想叫停哩個自大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