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個舊友重聚,卻為本土論展開激辯,因為當天失眠精神欠佳論述欠清晰。在這裡列出這位自認左派的舊友的說法,各位不妨看看。我花了差不多十小時的唇舌,他還是認為本土論是錯誤,實在令人無奈。

一、左派認為,香港繁榮建基於剝削第三世界,所以欠了中國人,欠了非洲人,欠了所有第三世界的人。

回應:直接剝削第三世界不是香港人,而是商人甚至一個國家政權。為何他們去壓榨工人,不向他們追究,反指無從選擇的消費者欠了工人?香港未有民主政府,要解決這道德問題,必先要推翻極權統治,令香港人支持「公平貿易」的主張能透過民主選舉中代理,最終在政府政策上實踐。

二、左派認為,地球村世界大同無分國界,要推動全世界的資源屬於全世界,但目前先推動香港資源屬於全世界,這是應該做的事,早晚也會推動其他地方全球化。

回應:連歐洲一體化也還在磨合,為何香港成為左派理想中的犧牲品?香港人權益何在?按此道理,中國人又可以繼續去非洲獵殺斑馬,大象,老虎啊,因為非洲資源是世界的。

三、左派認為,中國人來香港拿福利天經地義,香港人也可以去其他國家拿福利,然後用模式就能平衡上述發展國家人民欠未發展國家的債。

回應:文明社會的人民或許虧欠未發展國家的勞工,但這個虧欠無法量化,要還也不應還給白吃白喝的,而是還在被剝削的勞工。舉例說,你在最低工資水平下勞碌工作,突然有人一班「左派」闖進你家,然後把你全家的財產,包括你身上的衣服脫光,然後說你這些文明生活都是你欠那些外地勞工,所以我只是來代他們搶回去,如果你覺得不滿的話,請你也可以去美國人家裡做我現在對你做的。左派的思維,就是這樣荒謬。

四、左派認為,我到工作假期去澳洲打工,是我耕種我養澳洲人,澳洲經濟是靠我們這些被剝削的外勞,而我不能享有澳洲福利,這是不公義。

回應:你在本國被剝削,澳洲已經有比你本國相對好的最低工資勞工待遇,你耕種不是做奴隸是有償的,如果你認為澳洲剝削你,你大可離開滾回你的國家。我問左派朋友到底如何論證,第一日踏足澳洲,就應該無條件享有澳洲人同等的福利呢?他又回答我,因為這是他們欠我們的。(參考問題一三,對,又循環了)

五、左派認為,反對共產黨,反對不平等法例;現實也要承認共產黨的存在,要求其平反六四;承認不平等法例的存在,認同不平等法例底下的香港無權審查的150人配額是中國人是香港人。

回應:反對又承認如何立論?反對共產黨,就不應承認共產黨是合法政權,推翻港共政權。反對殖民者不平等法例,就不應視從這種法例的中國人是香港人。(他說現實無得你不承認。)我說所以反對之餘,不承認之餘,還要推翻他,而不是接受他的訂下的遊戲規則。(他又說,做到未?未做到就應該要承認。)我問,是否我現在綁起你手腳,逼你說你是女人,你就是女人?(他說,係嫁) 講完。

六、左派認為,「中國人」用非法以及殖民地不平等權力取得的「香港人」身份,他們就是「香港人」,就算反對這些非法或特權,現實也要承認共他們是香港人。

回應:正因為這是中國人以殖民帝國的身份,在香港實行不平等法例,這班「新香港人」建基於不平等法例,就不應承認他們是香港人。真正的左派是用武裝革命去反抗,而不是接受現實去承認不合法不合理的政權。(那你搞革命也要有人支持你,你講革命建國,邊有人理你?)左派為了選舉,為了迎合群眾,可以出賣原則,難怪香港支聯會、職工盟、工黨,如此配合港共政權。

七、左派認為,北區水貨客多半是香港人,即使他們香港人身份可能從上述提及的非法或特權得來,他們也是香港人,所以水貨客是香港人問題。

回應:那些是「新香港人」,還是香港人?明明是中國人,用殖民者特權取得香港人身份,然後犯事也能算進香港人問題?(他說,係嫁,咁法律上佢地係香港人嘛)(對,又回到問題六了。)

八、左派認為,蔡耀昌其實不只爭取中國人(新香港人)平權,但以進門口作比喻,總有先後,只是剛好是中國人先平權,他們也有爭取南亞權益。

回應:中國人在香港本來就有特權,香港人權利被剝奪,不幫香港人,還要反指香港人做錯?(他又說回問題一,認為香港欠他們的)我追問,那為何不是告香港人歧視所有移民的,而僅限幫中國人?(他說其他都有幫,但分開做,只係中國人有代表,南亞人無人願意去聯合國)這不是助紂為虐嗎,令中國人移民跟南亞人待遇不同?(他說,我地只係理做既野正唔正確,中國人先得到平權,只係門口邊個入先。)在這裡我已經無氣反駁了。

九、左派認為,新移民拿香港福利者只佔小數,他用政府統計數字指出,只有小部份人沒有工作伸領綜援,他相信政府數字。

回應:為何當你需要的時候就相信政府數字,到你遊行時,你又不跟政府數字?港共政府公報數字少,你就認為少?就算少亦不合理,他們的身份本來就是特權得來。(他說你是歧視中國人,向弱者抽刀)

十、左派認為,中國學生學習能力高,本地學生被淘汰,甚至大學不收本地研究生也是本地學生問題,社會按能力分配資源非常合理。

回應:根本問題,他們運用殖民特權來港,從一開始就錯了。(他說又說回問題一,認為香港欠他們的)我說就算當他們身份無問題,中國學生成績好是基於教育制度著重死記硬背,只要背到預設立場答案就高分,不是香港教育通病嗎?研究本來應該無預設立場,結論是從研究過程中推敲,如果先有預設結論再作研究,然後教育制度是這樣子才高分。那是香港學生問題?

十一、左派認為,香港人的公共資產是祖輩以及現今世代剝削發展中國家,以及新移民的不義之財,他認為如果說公產資產屬於香港人,這就是父幹,是不公義。

回應:父幹的意思是無條件繼承財產,香港的公共資產香港人不是無條件繼承。(沒錯,他又說回問題一,認為你香港的財產是他們的)

十二、左派認為,本土派講論述無用,你們衝了沒?那你也跟泛民一樣,成不了事,不能批評泛民過去的行動。

回應:香港左派都可以玩30年一事無成,(他說最低工資)我說30年?,為何現在本土派的興起才不足1年,你左派可以厚顏無恥問本土派有何成果?本土派踢行季箱,換來一周一行,有無成果?

十三、左派認為,本土派應迎合選民市場,用民粹方式吸引街坊支持,另外又應該與泛民合作,不保住議會就等如放任建制派。

回應:就是因為不滿你們這班政棍,無立場,無原則,只迎合選民市場,變相維穩,麻痹香港人,才會令民主抗爭,成為你們的永續嘉年華會。(那難道你要益建制派?)你們認同每日150、150、150,選民基礎被清洗,不是益健制派?按照你們迎合選民市場,你們只會越來越靠近「新香港人」。(他又說:這是事實啊,你不能反對)(又回到問題六了)

十四、左派認為,馬克思說共產主義必然從革命實踐,以及共產主義者不會否認共產黨人身份的想法,不能代表左派。

回應:所以你們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囉。

對談在我意興闌珊,不欲多說下結束。歷時差不多十小時,我結論是本土派跟泛民主派,完全沒有合作的空間,冥頑不靈,堅定賣港。

PS.這位朋友是泛民黨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