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江湖(網上)又在討論讓坐。我猜自己比較「有資格」分享一些關於讓坐的想法。原因是,我是從小到大都承受著強烈皮肉之苦的,但在人們眼中是一個普通相貌的年青人。我的關節因病而從小到大都受著大大小小的痛苦,手肘、肩膀、腳爭、髖關節,我不太清楚那種痛苦是去到多大,但經過年月對人和對自己的觀察,這種痛苦未到生小孩的痛苦,但至少都去到斷骨了。

難以止血,關節不停被血擠壓,壓到神經線,除了伸展困難,痛到基本上想不到東西。手痛還好,伸展不了,但手腕沒事,咬緊牙關還能寫字。但腳的關節一發作,基本上我只能一拐一拐的行走,再者可能要用另一隻腳跳著前進,更甚者可能要在床上過日晨。在床上躺著,但並不能睡覺,因為關節的腫脹和巨大痛楚會令你無法安靜。想拿本書看,要用功做事,全都不能。當然,打針食藥免不了,治療幾天就沒事。但當這些事,每個禮拜都發生時,說沒困擾是騙人的。

有時我真的不知道我怎樣撐到今時今日。真的。……過去的辛酸,想娓娓道來,但多到能寫幾本書了。現在省略。但今天倒可以說說讓坐的事。

小中學時,選擇的都是離家很近的學校,不需要搭車。就算出街要搭車,時間都是找些沒太多人放工放學的時間去乘,因為不用站著。搭車站著對我是一個大問題,原因是其實車廂在行車時會晃動,而且關節因為創傷太多的緣故,肌力不太足,因此要平衡身體,就要用更大的力量去維持。力量用得太多,腳也會因為太累而又發作。即是說,搭車時要盡量找地方坐下。不然回家,甚至可能要回醫院「維修」了。然而,我個人性格比較硬和有點救世意志。我盡量想自己做回一個普通人,盡量想幫助比我情況更差的人。所以我記得這麼多年,我只有一次去問人可不可以讓位我坐,而且更多的是我帶著痛苦去讓位給其他人。

我不是聖人。我只是知道,一個老人家帶著一副沉重負擔的身體行走是一個怎麼痛苦的一回事。我還年青,痛苦再多,身體再累,只要有針藥就能回復。但老人家因為新陳代謝變差,很多痛症都是沒解的,甚至大多都是好了又重覆發作。她們大多都只能靠著止痛藥來過剩下的人生。一個不小心因為車廂搖晃倒下了,我有救,但很多老人家就「一世」了。在算命時,有時看著事主的年老雙親時日無多,現實是明明昨天仍然健健康康,一但「時間到」,跌一次就令身體機能急速退化,過不久就升天了,沒經歷過是不會相信的。

對於江湖的評論,我覺得雖然搞道德審判多得有點太多了,但亦不無道理。例如有些老人家恃老賣老對人指罵不敬老,我也很討厭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自己既位置既本份人格都未修好,豈能叫人尊重。每個人都有付錢上車,對的,讓坐是情,不讓是理,也對的,但這是一種公平,並不等於公義。

正如時常看見的一張圖:幾個人想看高牆外有球賽,高矮也好都不能看到球賽,公平的就是每人給一樣size的箱子讓大家站高點,但這就只能讓個子較高的去看,矮的呢?沒得看。但如果箱子能夠依著大家高矮分配合適的size呢,那就大家有得看。

這張圖,就是說著「能力越大的人,責任亦越大」箱子就是得到的幫助和利益。身高就是人本身有的條件和資源。高的人,條件和資源就是比較好,讓個高點的木箱給比較矮小的人,自己則承擔更多成本。健康的人,比身體老弱的更有條件康復和承擔,為什麼不去承擔更多?老弱的搭車,成本不是單單(比普通人少的,不是正價的)兩元車費,而是包括了身體容易受傷的各種風險和潛在醫療費用。這種問題其實就好像我以前寫下的文章所說過,大家都應盡與能力相稱的社會責任,社會才能變好。這是道德和公義。

而社會責任,不能只用律法去管束他人承擔。因為利己意識,越去管,人會越去利己(因為覺得自己「應得」的利益被削減),從而去更加積極走法律罅。律法和公平只能避免混亂和制止惡行,但要一個社會變好變強就需要道德和公義。

學佛時有一個時常用的比喻。人唸佛為自己消災解業,如果每個人只為自己唸經,那每個人就只能得到一分力量;但如果每一個人都為自己以外的人去唸經,為他人消災,那每一個人就會得到全世界所有人減一(自己)的力量。奇跡是人賜予的。

有天回家時左腳又發作,上巴士後有個近下車的位置能坐,不過坐位差不多滿了。我看見沒有老弱婦孺上車,就坐下了。過了幾個站,有一個老婦上車,老婦有點年紀,腳沒力步履浮浮的,手上又一包包瓜菜。初時老婦不好意思接受,但最後我還是將位置讓她,我就站在前一點的位置。

進隧道後,有很長時間沒有下車的站頭。我越站,腳越痛,我痛得不停換腳站希望能夠讓左腳舒服點。但我心想今天站完這程一個小時巴士,回到家應該左腳「報廢」吧。(當然我表情不會好像明顯得讓人知道我的情況啦,訓練有素的。)在高速公路途中,老婦好像發現到我有需要坐位,我見她左右看看有點心不在焉的,眼神有時望望我又縮開的,我沒有理會。過一回兒,她起身叫我坐下,我有點不好意思。我說你繼續坐吧,不用理我。

有趣的是,然後前面的一個媽媽,靜靜抱起睡在旁邊的孩子,叫我來坐:「唔好意思。」「多謝你,唔該哂。」學習念力知識時聽過有個乒乓球的比喻,你散佈的是一個什麼念頭,相應念頭的事就會反彈給你自己,你想的做的是好事,就會應出好事。你想的做的是壞事,就會應出壞事。就好像打乒乓球一樣,大力打出去,就會有人大力的反彈回來。人人都是有求必應的。

或者大家可能覺得這種事微不足道,但社會的美好就是靠大家一點一滴的貢獻出來的。自私會令眾人走向一個無情的世界。但貢獻多一點,為其他人創造一點奇跡,奇跡就會因為人感受到後,而去給予其他人,這亦才能令每個人相信奇跡,並得到奇跡。這才是大同世界的建造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