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班智障人士認為香港法律不許智商低於70者投票,不符《聯合國殘疾人士公約》,要爭取投票權。

黃絲帶當然支持,他們說,智障人士可以做特首、做高官、做議員,為什麼不能投票?

說句公道話,三年前很多人高呼「支持CY」,說「梁振英當選,可以打擊地產霸權」、「狼跟豬比,當然選狼,因為狼就算奸,起碼有智慧。」,當中不少人今日繫著黃絲帶。

而又有一群人,為了一支蠔油或者牙膏,就將未來送給港共,讓豺狼代表自己的聲音,一車車地將選票投給賣港賊,這班人以為自己很聰明,但實際上卻是最愚蠢的白癡,贏粒糖,輸間廠。

再有一些人,以為每年六月到維園坐一會,每年七月在電車路上行一趟,就是抗了爭。衝擊者當是鬼,叫人坐著等被警棍扑的當是英雄,一次又一次將金錢往這班光環義士的籌款箱塞,這伙人的智力,又該如何評估?

更有一堆人,見到大陸來的肥仔在鏡頭前裝可憐,就流下同情淚,盡信他一面之詞,支持他來港一家團聚,搶香港人的學位,住香港人的公屋,到頭來原來一切皆謊言,人家的老爸在鄉下起了幾層樓,你說在肥仔眼中,你們這群人的智慧又有多高呢?

智障者,建制外比建制內還要多。

所以即使政治不正確,我也要反對智障人士擁有投票權,何止這樣,我還呼籲將選民智商要求提高到至少一百,最好每四年全港選民做一次智力評估,合格者方可繼續有資格投票。

作為補償,應該取消選民年齡限制,因為經驗告訴我們,中老年人階層中,其實才最多智障人士。

其實智力低下並不緊要,只要每日安安份份繼續看電視、睡覺、上班好了,但若身為智障,卻又要越級去管一些個人難以處理的事情,就不要怪人歧視你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