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讀者私信問筆者在奇奧學社出了樣子怕不怕,其實筆者也有考慮過相同的問題。筆者很難和大家解釋,但根據計算,殺死筆者的犯罪利益其實不大,所以筆者的處境暫時還很安全(如果課本上的知識沒有錯的話)。而且筆者原定戴上的面罩也真的很似ISIS,拿出背包時已經嚇壞主持呢…

(當然,筆者腦海也一直回想起美國漫畫蜘蛛俠在內戰時脫下面罩的後果…)

另外,台灣和海外的網民也可由以下網站訂購筆者的書本,筆者多謝大家有份宣傳和購買的朋友的支持呢~

http://www.yesasia.com/global/zh_TW/home.html

http://www.superbookcity.com/

http://heatbook.bastillepost.com/index.php…


 

大約由上半年筆者開始寫Deep Web系列開始,就有很多朋友問筆者類似的問題「那些殺人犯的腦子是不是都有毛病?」「所有罪犯都是精神病嗎?」「我朋友有精神病,他會殺掉我嗎?」「那罪犯是不是有反社會人格?」

雖然問題的形式可以千變萬化,但其背後的邏輯均只有一個︰「犯罪的人都是天生有精神病」,又或者換個說法,「罪犯都是天生邪惡(born-evil)」。

每當筆者聽到這些問題,如果你眼力好的話,就看到筆者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的表情,原因並不是筆者是罪犯或精神病人,而是這條問得簡單,卻答得複雜。我們正常人(或者自稱正常的人)對於罪犯抱持最大的謬誤是「罪犯都是不正常,有精神病。」,把他們和自己遠遠隔離開去。如果不是,那麼如何解釋為什麼他們犯罪,而我們則不會?所以我們和他們之間一定有不同之處。

以殺人犯為例,多謝偉大的荷里活(好萊塢)和性喜炒作的傳媒,現代人們一般認為殺人犯一定鮮血滿臉,行為癲癇,性格扭曲,無時無刻都握住一把大刀,欲把路過的無辜婦孺先斬開而後快之,總之一定「不會是我們的人」。

在真實世界,窮兇極惡的殺人犯往往比我們想像的「正常得多」。根據FBI在2013年的殺人犯統計,4成的殺人犯為死者的朋友和家人,而行兇動機有超過5成是因為爭執時一時衝動所引致,沒有精神病歷史。在另一個統計,平均只有7.5%的精神病者真的犯下了暴力罪行,而當中涉及謀殺的個案的數目就更低。從統計學上看來,其實犯下殺人罪的大多都是我們這邊「所謂的正常人」,而不是「另一邊的人」。換句話說,各位女士要小心你那個火爆男友在分手時用刀片割掉你的喉嚨,而不是那個未知存在與否的「嗜血精神病漢」。

但筆者之所以說過問題很難答,並不是因為它的答案一面倒,而是普遍大眾的觀點也有正確的一面,並不是完全錯誤。因為某些具攻擊性的人格障礙的確是遺傳或基因變異,所以他們生下來的犯罪機率的確比一般人來得大,例如反社會人格(antisocial personality)躁鬱症(bipolar disorder)

而筆者今天要為大家講解的人格異常者是眾多人格異常病症中最狡猾、最難纏的一種。最恐怖的一點是,即使是最專業的心理學家也有被他們玩弄在股掌的時候。他們的名字可能大家一早已經聽過,卻又一直誤會了其意思,他們的名稱是…

「心理變態(psychopath)」

「骨子裡的壞」

在早期心理學史,心理變態(psychopath)只不過是反社會人格的代名詞,純粹美英用法的分別。但隨著近代腦科學的迅速發展,心理學家發現心理變態者比反社會人格者更無藥可救,後者其實大多是社會和家庭等教育因素所做成,但前者卻是天生如此,天生的無情,天生的邪惡,而最糟糕的一點是,上帝還賜給他們輕易操控人心的能力。

以下的心理變態例子可能對於內地和台灣的網民比較陌生,但香港的朋友應該很耳熟能詳,就是發生在1997年秀茂坪童黨燒屍案,數名童黨把一名青少年虐打至死並把屍體燒掉。筆者的一名教授(負責教三合會秘密)是當年其中一名犯罪學顧問,他在課堂時就分享了當年的一則經歷︰

1997年兇案發生時,很多警員和媒體都把注意力放在那個綽號「大王」,主腦傅顯進的身上,而忽略了次主腦許智偉。教授形容雖然傅顯進性情暴戾,壯碩的身材震撼了不團體內的成員,但真正象權和指揮的卻是一直在旁邊的智偉。他還形容智偉性格狡猾,富有魅力,而且擅於玩弄人心。

教授憶起當時負責智偉的心理醫生是一名新手來的,「運用他討好的外貌和一流的說話技巧,不出幾天,那個小子已經完全控制了那名女醫生,誘使她幫他寫上有利減刑的心理報告,不斷在同事前為他說好話,好讓他脫罪。幸好我們及時換人,再幫他進行心理測試,才斷定他是心理變態者,差點就讓他脫掉。」即使事隔十多年,教授說起來時還心有餘悸。

編按:秀茂坪童黨燒屍案被改編成電影《三五成群》,片中的蕃薯就是筆者所說的智偉。

編按:秀茂坪童黨燒屍案被改編成電影《三五成群》,片中的蕃薯就是智偉。

根據心理變態測試表PCL-R,心理變態者的特質除了迷人的外表和操控他人的能力外,還有以下數種特症︰異於常人的大膽、毫無悔意和罪惡感、內心欠缺某幾種情感、擅於弄出很多虛偽的情感來迷惑他人、性生活淫亂、需要不斷的刺激、早期兒童行為問題,為求目的不撰手段等。除了以心理特徵外,心理變態者通常還伴有先天性的嗅覺缺陷(這點可分辨出究竟患者是性格問題或是腦部問題)。

對於心理變態者來說,他們先天缺乏對道德的觸覺,情緒也只是控制他人的工具,一切也是冷酷的計算。如果用比較感性的說法,他們天性沒有愛人的能力。除此之外,他們很擅長偽裝,偽裝成無害可愛的樣子,在事件爆發前你絕對不會相信他是心理變態。基本上,除非你是個擁有慧眼或曾經和他們正面交鋒,否則一般人很察覺出身變的心理變態者,他可以是你那個笨手笨腳的朋友,幽默有禮的初次約會對象、有點淘氣的鄰家孩子、精明能幹的心理醫生、愛管閒事的同事、甚至是萬人迷的名人。

據統計,地球有至少1%人口是屬於心理變態。換句話說,如果你facebook有100名朋友,就至少有一名是心理變態者。如果你有700名朋友,即是有7名心理變態,如此類推。心理變態並不一定有殺人的衝動(雖然很多連環殺人犯也是心理變態),對於他們來說,殺人只不是一種方法,他們真正想要的是無窮的刺激、扭曲的貪婪和控制他人的快感,而這些毫無節制的慾望再加上零道德觀,通常使他身邊的家人、朋友、同事、伴侶陷入痛苦之中。

筆者明白以上的描述有點空泛,未能完全表達出心理變態的可怕,而且他們一般很聰明,而且自認沒有問題,所以很少詳細的心理個案去描述他們手法。但多得Deep Web這個變態人格的寶庫,筆者有幸讓大家看到一個心理變態者的兒子的故事,講述他如何被一個患上心理變態的母親逼害,現在讓我們聽聽他的故事。

「扭曲的母子關係」

在2015年4月15日,在Scream Bitch論壇的「無極限討論版」就出現一則頗有趣的帖子,叫「我的媽媽想把我的腳趾切下來…(My Mother Wants Me to Cut My Toe Off…)」,帖子有趣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內容過於血腥,而是發帖人的性質問題。在一個一向充斥住各式各樣變態漢的論壇,突然有一名受害人走上來哭訴,那豈不是頗引人注目嗎?而且這名心理變態的受害人帶上來的故事還真的頗病態呢…

以下為帖子的內容,由於原帖子內容散亂,所以筆者修改了部份排序︰

好吧,在開始前容許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一名16歲的男孩子,現在就讀一間社區中學,成績優異,沒有沾上惡習,也沒有交壞朋友,基本上是個好孩子。我的父母在我還小時已經離異,現在和母親居住。但我今天在這裡要和大家說,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恐怖的人,她很喜歡凌虐我的身體,不是在這個論壇經常說很色情那一種,而是用一種混雜了肉體和精神虐待的奇異方式來每天折磨我。

幾乎由我懂事開始,我的母親便開始虐待我。我還很記得小時候每當我哭喊時,母親便會捏住我的頸子,呼喝我立即停下來。如果在家裡,她便會用衣服在我的頸子上打死結。但如果在街上,她會抓我到偏僻的地方,確定四周沒人後,才捏住我的頸子。因為喉嚨被緊緊扣住,連呼吸也成問題,所以我每次真的很快便停止哭泣。

當我十多歲時候,因為捏住頸子的傷痕太明顯,所以改用熱水燙我的身體。每當我做了一些她認為不應該的事情,便會命令我立即脫掉衣服去到浴室,赤裸裸站在浴缸內,然後用一大盆燒水倒在我的身上。有時候她會覺得不滿意,便用通了電的燙髮棒在我身上打滾,留下深深的燒傷傷痕。

但我的母親絕對不是你們腦海中想像那些骯髒不堪,生活一團糟那種放蕩的女人。她是一名大學教授,專攻行為心理學,而且極端地聰明,想法永遠在我之上。她每天上班也穿得衣冠楚楚,事業也如日中天,無論在學校或者親戚面前也建立出一個被受尊敬的單親媽媽的形象,但這些討好的特徵正突顯了她內在的病態。

正因為她熟悉心理學,所以她對我的虐待不單止在肉體上,還混雜了不少精神虐待的元素。她永遠不會做得太過火,一定留有討論空間,讓我產生對事情還有控制力的幻覺,例如如果我有數項投訴,在虐打我之後,一定會答應當中最無關痛癢的一項。

除此之外,只要在虐打我以外的時間,她都是一名很盡責和慈愛的母親,對我態度千依百順。她總是完全掌管我生活上大小事情,給很多甜頭我,形成我即使16歲了也要事事依賴她,而她也很著緊我的依賴程度。我後來猜想這也是操控技巧的一種招式來的。

對於我身邊的朋友,她總之用一種很巧妙的方法去操巧他們。例如有一次在初中時,我為了避開家裡的母親,而經常躲在一名朋友的家裡。為了斷絕我和朋友的來往,母親很聰明地沒有直接找上我的朋友,而是找上他的母親。其實她和我朋友的母親根本沒有可能相識,她是故意在公園找她搭訕,之後裝作苦惱的樣子,向她說出各種捏造出來的「煩惱」,例如我的學業問題,品性惡劣,甚至我的性取向問題。之後朋友的母親再向我的朋友轉述,讓我們的關係在沉默中慢慢毀掉。

縱使聽起來她是如此不可理喻,但可能因為我和她相處得太久了,而且其實她的虐待並不怎樣影響我的社交生活,所以某程度上,我已經習慣了和她待在一起,甚至暗地裡有點享受。但在一星期前,我和母親的生活卻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

大約在一星期前,因為我的學校察覺到我的情緒有點異常,而打電話詢問我的母親,問我在家中有沒有發生什麼事。縱使母親成功把學校的人打發生,但她仍然氣得火冒三丈,誤以為我企圖逃走,並視為最嚴重的背叛。

當放下電話後,她立即衝前扯住我的衣領,拖我入她的房間,用麻繩把大字型綁在床角上。她二話不說地把我的衣服脫掉,並拍下裸照,包括一些勃起的照片,並威脅說如果我想逃走,她便會把照片上傳到互聯網,讓世人永遠嘲笑我。之後數天,她仍然把我綁在房間裡。每當她下班回到家時,都會走過來警告我離家出走的下場,她一定會在警察找到我前把我殺掉,而且她還像說故事般滔滔不絕地講述我一旦失去了她,我的下場將會如何悽慘。她把所有的社福機構都描述成戀童癖的組織,說他們會把沒有父母的小孩送給有錢人雞姦。雖然我心底裡知道她是大話連篇,但當你看到她描寫得繪聲繪影,手舞足蹈的舉止,腦海裡真的留下不快的陰影。

就這樣子的禁錮足足維持了一星期,每晚在說教後都以虐打作為一天的結束,直到她覺得我已經被馴服了,不敢再離開她時,她才讓我回恢正常生活。縱使如此,她這幾天行為仍然神經質得很,每一天都提心吊膽我會偷偷報警。就在昨天,在她如常虐打我的時候,就要求我做一樣事情,來補償我之前犯下的錯︰

她要求我把自己的腳趾切下來。

她要求把我在一星期內親手把自己其中一隻腳趾切下來,那一隻腳趾可以由我選擇(我在考慮我的左邊尾趾)。她警告如果我一星期內不交出一隻腳趾給她,她就會把我所有的腳趾斬下來,再逼我自己吃掉它們。她還洋洋得意說她已經作出讓步了,這是個很公平的交易。

她寫了一張清單給我,上頭寫了數十種止痛藥的名稱,命令我到藥房買。

我買了兩包外服利多卡因和三包苯佐卡,另外還有一些橡皮筋、繃帶和打感染藥。我打算用橡皮筋在我的小腳趾上打個死結,直到那些血管和神經發黑壞死,最後才用斷線鉗或鑿子實在地移除腳趾。我母親答應過我會幫忙包紮傷口。

我很愛我的母親,所以我不會離開她。我來這裡的原因是由同學的口中得知這裡是給虐待狂和殺人犯看的論壇,所以想上來問問富有經驗的你們有沒有什麼什麼方法可以把截肢的痛楚降至最低?

我會很多謝大家的意見。

雖然帖子在大約數則簡短的回應後便沒有下文,大多數都是針對男孩對母親的感覺發問,有的更私下提出很樂意為他幹掉母親,或鼓勵男孩反抗,但就沒有人願意助紂為虐,教男孩如何自殘身體,可能是某種補償心態作祟罷了?

縱使我們不能確定帖子的真偽,但帖子裡的內容卻絕對可以做心理變態的教材,如果不是由受害人寫出來,就一定是名專業的心理醫生。因為它反映出一個典型的心理變態是如何操控他們的受害人。而且更加心寒的是,文中的母親真的用心理法則把自己的兒子調教成一名奴隸,而被受虐的兒子不但沒有生厭,反而處處維護母親,如此病態的母子關係連筆者也忍不住感嘆出來。

文中除了反映出心理變態的殘酷和異常聰明外,還清晰地呈現了心理變態的行為模式「評估-操控-拋棄(AMA過程)」。他們會先評估受害人的利用價值和承受能力,然後用再操控他們,直到受害人沒有利用價值為止。心理學家分析出心理變態沒有所謂交知心朋友和維持伴侶關係的能力,對於他們來說,一切的人際關係只不是利益問題罷了(我們可以後天也會有類似的想法,但心理變態卻是由小孩開始已經明白)。

歷史上或電視媒體上知名的心理變態例子有︰希特勒、恐怖的伊凡四世、開膛手傑克(Jack The Ripper)、黃道十二宮殺手、丁蟹(大時代)、 Simon Cowell(英國達人的評審)、Donald John Trump(美國商業大亨)、甚至是漫畫版(不是電影版)的Ironman也有承認過自己有點邪惡傾向。

可能你會驚訝以上的名單,因為裡頭有你們已知的暴君和殺手,但也有不少名人和商人,甚至有你們一直尊敬的人。或者我們應該問一條問題難道心理變態一定要是壞人嗎?

「結語:壞胚子長大後一定要變壞人嗎?」

在2006年,美國一名專攻心理變態的腦神經科學家James Fallon在研究心理變態的遺傳性時,用了數名已確定是心理變態的遠親的腦部電子掃描圖和家族樹上五十多的親戚的腦圖進行比較,以加強對心理變態遺傳性的證據。但就在檢查過程中,他發現家族樹上出現了一名「走漏」的心理變態者,當他好奇查詢是哪名家庭成員時…卻發現那張腦圖是屬於自己,原來他自己就是心理變態。

究竟壞胚子長大後是否一家要當壞人?James Fallon的結果讓心理學家重新思索對心理變態的看法。James Fallon的名聲一直很好,年約66歲的他兒孫滿堂,在事業上得到崇高的尊敬,這些特質在一般心理變態是很少有,他們當中有成功者但甚少有美好的家庭。雖然James Fallon也坦承自己對很多人們常感悲傷的慘劇缺乏感覺,而且好勝心很強,但這也阻不了他在社會過住道德和值得尊重的生活。

現在我們回到最初,大家記得心理變態的原型嗎?不盡追求刺激、異於常人的大膽、欠缺與生俱來的同情心和愛人的能力、冷酷的計算、迷惑人心的能力,但這些先天的設定真的阻止了一個人成為好人嗎?有誰人說過道德一定要由感性來建立,而由理性分析出來的原則就不可叫道德?而且精於計算、行事大膽、掌握人心不就是一個好的領導應有的能力?

筆者想表達的是,其實心理變態者不一定要當壞人。上天最初發牌時,永遠只會發放「工具」,但絕對不會規限我們的善惡定向。無錯,有些工具牌真的令我們比常人更加難成為一個「好人」,但這並不是表示我們有藉口去自暴自棄,任意妄為。一把槍可以用來殺人,也可用來除害。我們永遠有權利去選擇自己成為怎樣的人。

這是筆者對所有以人格障礙作殺人借口的人的看法。

筆者按:筆者猜想到有部份讀者在看這篇文章時會想到什麼,拜託,事情絕對不是像你們想像般。筆者絕對不是心理變態,真正的心理變態不會那樣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