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研究神秘學的朋友,一開始都是出自對世界上多種神秘事物的興趣。在資訊發達的年代,我們可以迅速知道世界各地的UFO事年、神秘組織從前鮮為人知的部份歷史,古代文明的考古研究等等⋯⋯神秘學早就在英美等西方國家,變得是一種多人關注的學門。即使近幾年略有改善,但為何神秘學依然不受到香港大眾關注,甚至繼續認為其是荒誕怪事呢?

這就是因為,即使現時有接觸神秘學的朋友,其實很多都只是將「神秘學」視作一門單純的「興趣」。就如上段所說,很多主動接觸神秘學的朋友,一開始的接觸動機也只是自身的興趣。在初次接觸後仍然有這種動機,也是重要的,否則哪會有動機繼續驅動自己去關注?而本文想說的,是一種不問真偽,單純滿足的「興趣」。

筆者曾經在facebook無意地看到一位疑似主張new age的神秘學研究者(遺憾是沒有cap圖的),他在一個有關中港矛盾的帖子中,本身想為雙方稍作調停,說出:「我們應該關注地球的揚升,免傷和氣吧!大家都是地球人吧,我代表各位去結束這個紛爭。」之類的說話,有夠瘋狂吧?但這些都不是單一例子,更有人會因為自己研究星際政治而自豪,反而嘲笑其它人繼續為「地球政治」而爭吵。其實在神秘學當中,new age這種研究往往是最難去考究證實,很多時候都只得通靈訊息。不單止是new age,其實很多神秘學資訊都是難確真偽的,可怕的是部分神秘學研究者因為這些事物難以考究,最後竟然放棄繼續去追尋真相,選擇盲目去相信。而這只是一種只我滿足,自我感覺比其它人知道得更多,自己才是真正的為地球做事。不過在外人眼中,似是一個瘋子說著無人明白的說話,這也難怪在《紅van》中有一個自稱來自天狼星的「神婆」。

另外陰媒神怪總是吸引人眼球的。神秘組織總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滲透,這是真確的。愈是神秘,好奇心就更驅使我們去接觸,但當中的真確性呢?很多又是無法去考究的,但人又對真偽度不加理會,只是當「故事」去聽了便算。所謂「百貨應百客」,概然在觀眾眼中,真偽度往往變得不重要,將陰媒加鹽加醋才是皇道。反正觀眾不但欣喜接受,還會為其加分,這些不求真實的節目可以給觀眾在生活中增添趣味,何樂而不為呢?

神秘學牽涉的種類繁多,當中的陰媒論更與我們昔昔相關。食物陰媒、電錶陰媒、科技監聽,政治陰媒都一直圍繞著我們的生活,我們並不能夠「聽了算」。資訊是有價值的,有了資訊才會有明確的行動,但在這之前,首先要知道這資訊的價值。在香港,如果神秘學只能淪落為朋友茶餘飯後的談笑風生,不問對錯的個人興趣,這不但侮辱了自己熱愛的興趣,更侮辱了這些窮一生精力,甚至不惜喪失性命也要揭露真相的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