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2015-06-14_10-12-45

當我還是個大學生的時候,有一天因通宵熬夜溫習以應付大考,隔天坐地鐵回校時就急急找了個旁邊的位子坐下,據非正常統計這是人們最愛爭奪的位置之一,因為可以倚著玻璃熟睡,而隔壁若有美女站著更可幻想與對方有親密接觸,故急需休息的我就連忙搶奪這個有利位置小睡一會。

矇矓中我見到一個阿伯上車向我怒目而視,但我實在太累,所以選擇繼續閉目。不一會後就有人讓座給阿伯,而且是坐我旁邊,但他並沒有放過我,口中唸唸有詞,無非是埋怨我後生纍纍不敬老,很自私之類。

這自私的指控我是承認的,但阿伯以奉旨的姿態人們就得讓坐給他,這樣就不自私嗎?誰也不比誰高尚。而且老一輩不是強調年輕人不應該埋怨政府,應該反問自己為什麼不努力買樓嗎?老一輩霸不到位,也應該反問自己為什麼不搬家到總站地點,為什麼不早一點出門,或者至少,自己開口請我讓座而不是徒用眼神攻勢啊!

地鐵上自從設有關愛座以後,對年輕人不讓座的精神批鬥就沒有停止過,後生們一次又一次的被偷拍然後放上網絡辱罵,但拍攝者從來不會當面對那些他口中的「萬惡廢青」直斥其非。久而久之,年青人對空座位就有如見鬼一樣退避三舍,又或者望著空位內心先經一番天人交戰後方敢就座。坐,變成了一種罪惡,但明明他們付的是全資車費,比那些老人要付的錢還多。

到底年輕人是否就不會累、不會病,必須無條件將公有的座位拱手讓給老人?這,算不算「逆向年齡歧視」?

我不是說「讓座是美德不好」,但社會營造「年輕人不應該坐關愛座」、「不讓座是罪惡」的思維,造就了上圖那種反智的現象:明明有座位,但沒人敢坐,而這種愚蠢還要被頌揚為「漂亮的畫面」。

若然老年人必須坐,倒不如地鐵設立「耆英專用車廂」,讓65歲以上的盡情坐個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