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龍去脈可看以下三篇…
安德烈:真假本土之分
廢青維尼:回應安德烈《真假本土之分》一文
安德烈:答維尼「回應安德烈《真假本土之分》」書

難得本土派有安德烈願意花時間陪廢青我深入討論,真理越辯越明,為本土之大業,拙筆不自量力,再次獻醜,期更有系統、更詳細地陳說己見。

原文:認同香港之土地僅屬於香港人,

關於第一點,我要論證的其實是公共資源屬於香港人的正當性以及合理性。套戴卓爾夫人一言:這個世上沒有公帑,只有納稅人的稅金。再套陶傑早年在光明頂一言,加本廢青延伸其說法,香港較低層的普羅市民就算沒有正式納稅,生活在香港其實早就在交間接的地產稅以及利得稅(高地價政策、企業壓榨工資盈利的關係)。香港的公帑同樣來自本土香港人營營役役的付出,因此香港的公共資源,尤其是社會保障等福利,是現時香港人以及其祖輩長期付出累積的財富,社會的財富分配以及社會保障是香港人盡義務下得來的權利,而不是一種特權。

殖民者的殖民政策下,香港失去審查中國移民的權力,被逼接收部份無經濟能力的「新香港人」。「新香港人」從第一天到香港,就可以申請(酌情權)綜援、公屋等福利、社會保障,未盡義務就先瓜分香港人過去世代經營的財富,而這就是殖民者享有的特權。更不用說,殖民者在香港享有各種的政治、經濟、教育、法律等等特權(例子不用我說吧)。中國人和「新香港人」的身份以及特權,既不正當,也不合理。

我對本土論粗淺的理解,他不是一種特權論,而是當地人立足本土的一種義務與相應的權利。所以我一直反對大多數本土派抽取優先一詞來解釋本土論,我不想本土派支持者認為這是一種特權,因為本土論正是反對特權而生,怎能自身淪為特權?

亦正因如此,我回應安德烈的第一篇文章中主張,將來香港獨立或真正自主自治時,用公平公正、機會均等的方法,重新訂立社會契約,禁止任何人享有特權,或利用資本壟斷市場。以及釐定香港公民權利與義務;還有合理前題下的移民入境政策,如審查價值觀,以及長期居留(付出)等等條件。任何人都理應有機會,透過合法合理公平的標準成為香港人(無必要黃皮膚、黑眼睛才是香港人,香港人以地緣關係、價值觀認同為公民民族)。本土論無非是追求立足本土的相對公平、程序正義的良序社會。

原文:認同香港與中國區隔,及

而於第二點,我說「中國人」的身份是偽命題一說,容我再補充一下。以我粗淺的歷史認識,清朝時華人的身份應該是漢人,其後孫中山革命成功建立民國,提出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一說,五族才變成中國人,對吧?我其實從一開始就反對這個五族共和定義的「中國人」身份的說法,所以我才說是偽命題。文中,我也一直說香港的華人繼承的其實只是中華文化的身份,「中國人」身份本來就是騙的,自然法理上的「中國」台灣民國政府也不重要,「中國人」身份本來就由孫中山套在五族身上,到後來「中國人」身份又被共產黨搶過來套在全球華人身上。真正的身份,從一開始就只有信仰中華文化身份。關於這一點,我本來就跟安德烈一樣看法。

原文: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至於第三點,這部份,安特烈是對的。我承認主奴辯證的過程,一開始對自身身份困惑的人,或許要靠否定「中國人」來確立自身。不過我認為重點是最終也要克服、揚棄主奴思想,那些已經有清晰香港人身份認同的人,無須繼續停留在否定「中國人」來確立自身,而是應該視「共產中國」為無物。這部份我跟安德烈大體應該只是意見之別。

結語
期望本土派別滿足當下,繼續鑽研本土論述。向左鑽,容易跟左膠同化;向右鑽,又會變保護主義的法西斯。我明白任何民主運動也有必要之惡,但一定要小心判斷;法西斯有其功能,以惡制惡,但最終也要有人來撫平克拉莉塔的裙擺。
奉承的說話,本廢青就不說了,謝謝安德烈高論,期待你的新書。

廢青維尼
2015年6月14日
雙失的第36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