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嘗讀維尼之文章【回應安德烈《真假本土之分》】。彼答我文《真假本土之分》,文從字順,擘肌分理,觀察入微,不似某些組織的黃毛小子,胸無點墨,詞不逮理,陳詞濫調,不文不武,只是一個報導他人論述之社運電視機。經過再三思慮,我決定撰文回之,以抒己見。

我於《真假本土之分》一文中,指出真本土必有三點,且三點之間存在必然之邏輯關係:

  1. 認同香港之土地僅屬於香港人,
  2. 認同香港與中國區隔,及
  3. 我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維尼先回「認同香港之土地僅屬於香港人」,表示基本認同,惟欲將土地之概念發揮,引入經濟學之考慮–––資源。此乃很好的觀察和發揮。「本土」一詞之意強調「屬於」,而香港之土地當然「屬於」香港人,而土地的內容事實上很廣,可引伸出整個香港社會資源問題,此正是真本土派關注之重點。甚至偽本土派亦會接受這一點,強調香港之資源屬於香港人,故香港人在資源分配上有優先性。然而,這一點引伸「香港人」之定義問題,於是引入了第二點和第三點。

維尼接著討論「認同香港與中國區隔」,引用其舊文 ,對「中國」一概念作出討論。然而,維尼之立論有一缺失。維尼指出「目前的「中國」是建基於外來政權共產黨的軍事統治,而不是中華文化傳承,但共產黨卻盜取了華人對中華文化的認同,並扣連到中原山河。」「當前的「中國」根本不是中華,它是外來政權「蘇維埃共和國」。」然而,支那會等大中華膠亦可大放厥詞,聲稱彼等要建立一個「民主中國」取代「共產中國」。而最大問題是,名義上一個非共產中國之「政治中國」依然存在,那就是殘存於台澎金馬的「中華民國」。這區分亦未完全否定「政治中國」,只否定了「共產中國」是有效的「政治中國」和「文化中國」。這不得不提陳雲《城邦論》和《城邦論II》。儘管我不認同香港文化等於以華夏文化為主體,陳雲作出一個非常重要之概念區分,即文化上之「華夏」與政治上之「中國/中華」,引入「文化天下」之觀點。簡而言之,有效之政治中國存不存在不重要,但香港華人所承繼的僅為華夏文化,而華夏文化在中國大陸早已淪亡,流散於港澳台以及東南亞等海外華人社會(當中陳雲認為香港可以成為華夏文化帝國之中心,這是另一點事)。

然而,維尼對於「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之回應,我卻難以認同。彼云,「我是香港人即可,毋須特別針對中國,香港人身份不用透過否定中國來確立。這是一個原因跟結果的先後分別。因為我是香港人,所以我不是中國人;與因為我不是中國人,所以我是香港人;其實是有分別的。」

其實我在《香港文化論》將會指出為何談香港人必須強調「我不是中國人」,不過既然書本還未出版,這裡我先以過往的文章以及其他本土派論述釋之。文化哲學上,一個文化之主體或自我,必須以其他文化定義的。台獨理論之父,應用主義哲學家廖文奎就曾提出,如果沒有外來民族作為他者之存在,民族主體性根本無法確立。台灣之民族主體,即源於殖民侵略而引起之自我意識醒覺(後來史明的論述就更明確)。黑格爾認為知識來自於觀察,而人卻無法直接觀察到自我,因此要觀察他者,透過否定他者,提出「我不是x」,再能知道「我是y」。在文化上也是如此。

在香港之存在處境下,「我不是中國人」就是發現「我是香港人」之原因,而非結果(見《哲學通識:港獨自我意識之沿起》。陳雲城邦論和香港民族論也認同這一點,認為香港之身份認同是在殖民地時代慢慢對「中國人」之身份認同作出否定而生的。當前中國依然在強推香港人身上中國人身份認同,並且搶奪「香港人」這概念之話語權,提出甚麼「中國香港人」之妖言,我等必須直斥之。要直斥之,則當考察香港人之概念史。

根據我的文章《哲學通識:港獨自我意識之沿起》,香港人主體性未建立前,是不存在中國人vs香港人之矛盾。矛盾之遠因,陳雲城邦論和香港民族論已有提出,例如英國殖民地的管治方式,香港華人士紳對中國大陸政權的疏離,1911年辛亥革命以及1949年中共奪權後造成港中之文化隔閡等,我不在此多提。但近因則來自97年淪陷。我等首先面對政治矛盾:我等之「理想香港政府」與現實上的「香港政府」存在根本矛盾。「香港政府是尊重民主、自由、人權和法治的。但中國政府卻「不是」尊重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而牠所控制的香港特區政府也漸漸與我們理想中的香港政府有出入。」接下來是經濟矛盾。我等認為「香港的商店「是」服務香港人優先的,但事實卻漸成為「不是」」。 最後去到2013年,發展出文化矛盾。「香港人對一個人「應當是」怎樣有相當要求,而中國人一次又一次做出「不是」的行為,然後再提出一輪漫罵否定整個香港人對「人應當xx」的文化判斷,局部的文化衝突就跳躍成為文化矛盾。」

當矛盾發展成文化矛盾之時,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之屬性就形成了。「「香港人」即為「香港文化」之成員,「中國人」則為「中國文化」之成員, 因為中國文化與香港文化矛盾,所以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中國人不是香港人,「我是香港人又是中國人」就變成了「我是香港人又不是香港人」。 」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不是中國人」與「是中國人」不能同真同假,所以「香港人」與「中國人」之身份矛盾。

維尼雖有洞見,在第三點上仍有不清之處。然而,彼未有否定或不敢公開肯定,只是未能理解強調「不是中國人」之必要性。今日很多自稱本土的人,一方面又抱怨本土派「欠缺理性」,「論述不足」,另一方面又不學無術,不肯加入真偽本土之討論,只是在面書圍爐取暖。此等庸才,胸無點墨,詞不逮理,陳詞濫調,不文不武,難成大器,當效法維尼認真之態度,獨立思考問題,作出回應。彼等模仿三十年或者還可以達到讀書「不通」之境界(至於讀書讀「通」之境界呢,我還沒到,或許彼等可以多讀書三十年),但若不肯下苦功,永遠活在面書世界裡,就唯有發夢做一下勞山道士吧。

安德烈

2015年6月14日

聖靈降臨後第三主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