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和M先生去了看舞台劇《仙樂飄飄處處聞》,我最為驚訝的是,原來M先生從小到大未看過這套舞台劇,原因是因為德國對這套劇的意見很大。因為這套劇的背景是納粹德國,這段歷史,對德國人來說是極度極度極度(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嚴肅的話題,他們到現在為止也不能太接受這種用唱歌跳舞的方法去演譯一個納粹背景的故事。

在歐洲人的眼中,德國人是出了名的古板、嚴肅和變態(kinky)的。沒辦法,一個背負著這麼沉重包袱的民族,你叫他笑也不是、哭也不是,一些的情緒都內化了。所以,爆發起來的能量,總是由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也是特別的扭曲。這點對歷史的正視意識,是世界上很多很多很多國家和人民都做不到的,更遑論某個專門將喪事當喜事辦、聲稱多難興邦、沉船都要俾D掌聲自己的地獄大國。(抱歉,我真的接受不到這世界上竟然可以有恥度這麼低的國家。)

當然,我並不是歷史和人類學家,我看到的只是我觀察到的世界,如果有錯誤,還請各位多多包涵。

咳… 說遠了,說回舞台劇吧!老實說,這套舞台劇是很四平八穩,沒什麼太多地方可以出錯,也不會出現太難的高音,所以,基本上處理好小演員的表演,基本上這套劇是成功了一半。

當然,沒有令人意外,那些小演員的表演的確很出色,唱得動聽也演得可愛,值得鼓掌。

與大家分享一首變版,是由ladygaga演唱的版本,令人想像不到她原來的唱功很不錯,大概大家平時的眼光都是落了在她的奇裝異服吧?

完場後,我們從灣仔慢慢走回中環的停車場,我倒是圍著他愉快地繞圈子跳著唱著my favorite things…

我很喜歡這首歌,因為它總是在告訴你:其實幸福和快樂都是些很簡單的東西,它不是港女的半島大餐、也不是高帥富的跑車,它可能只是一些廉價卻又珍貴的時刻,學會這首歌,你總能在烏雲旁看到太陽為其鍍上燦爛的金邊。

在最後,送給大家另一首名字很接近,而我又很喜歡的歌:

袁鳳英的《仙樂處處飄》,羅大佑作曲,林夕填詞,絕對是一個犯規的組合。而我很喜歡其中的兩句歌詞:

最老的東西是什麼?
是大家出生已學會唱的歌。

那有歌是出生就會唱的呢?這是一個人生的課題,有人的歌是笑著唱的,有人的歌是哭著唱的,但是,總有一些節是屬於自己的旋律。如果你能找到自己出生已學會唱的「歌」,你會發現你的人生會少了很多的迷茫。

啊… 我又說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