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絲與黃絲之爭、道德塔利班與維和部隊之戰在近年很常見,而且越鬧越大。何解?只在那背後象徵着社會價值觀的分裂及道德的軸心顯現。

群體之組成,主要因素並非民族或血統,而是語言及文化。就以歐洲等國為例,即使日耳曼民族遍佈歐洲,但其依然會分裂成英國、德國、奧地利,瑞士等國,由此可見群體乃建基於語言及文化、一種共同的道德價值以維繫基本的同伴信任。而社教則在群體範圍內使那共同價值普及,可以經家庭、朋輩、學校、社會,但香港的社教是否真的宣揚同一套「香港價值」呢?我認為不。

香港人是移民後代、走難落來、新界牛屎佬、漁夫……這其中四個香港人的來源──至於其他就不在此論,研究族群遷徙等的非我專業──證明香港由幾班不同文化、語言背景的人聚合一齊。那些人本身的道德價值觀都與別人有異,而且之後有的為父母、有的當教師、有的做老闆,幾乎所有人都擔任社教的源頭,將自己的思想灌輸予後輩。

上幾代人的價值差天共地,跟着又來大批難民移民,然後這一大堆人又在教育下一代,下一代再教育下一代……到最後,各人之間的道德價值之分歧更大,超越原本的分歧。這歷史發展因素確定了香港人根本沒有一套所謂共同的道德價值觀。

當然一種米養百樣人,社會的構成部份多姿多彩。但若然香港不只「一種米」呢?所以現在的香港亂雜無章。香港人根本沒有共同價值、道德、文化,簡單而言是聯合國,比所有聯合國都要更聯合國的聯合國,無人想擁抱「香港價值」,而「香港價值」這本身也不存在,毫無要聯合起來的意思,然後這就是香港。

然後呢?缺乏共同道德價值觀的社會焉能長久維繫?

所以人們就有意無意、主動被動地建立了所謂的道德,是為社會最基本的界線,不成文地規範了人的行為。然而這卻未能統合所有人,歸根究底這所謂的道德非為宗教性質,因此沒有理由所有人都要嚴格遵守。

其中一些人想融入社會,故趨向擁抱別人的道德,奈何香港沒有道德基礎,於是就受其他東西影響,譬如甚麼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等,在香港根本非為共同道德的東西,這些人卻偏要去擁抱。又因為烙印現象,及錯誤理解世界,認為「有國先有家」,甚或者心底裏對於母親形象的渴求,繼而奴從社會權力的尖端──政府。於是香港社會出現一大群崇尚國家主義的法西斯子民,偏執地認為所有事應以國家為先、以國家為重。假若有日政府理虧,他們仍然會判斷政府是對,又說「一國是不可違反」云云,總之批評政府的人也在不知甚麼地方出錯。奇怪在這些人都不是站於國家立場說國家的話,而動輒就會被大齒輪絞死的人,竟然為齒輪說項。

早排有單新聞,緣自房署以奇招捉公屋戶養狗。房署職員調查期間婁婁遺規,例如沒有向戶主清楚展示職員證件,又沒有向戶主詢問之下意圖闖入房間,更離譜是一箭步衝入廁所,而事主正在裏頭沖涼。最離譜的不在這事情本身,而在觀眾。竟然有為數不少的人認為是戶主「裝彈弓」,故意設局謀害房署職員!這可是正宗「公係你贏,字係我輸」。更是有人批評事主養狗,但事發的影片根本沒有絲毫證據顯示事主有養狗,可想而知政府的坦克車要輾過,無論是老弱婦孺、「可鄰的區區小小小記者弱勢傳媒人屈穎妍」、抑或買餸路過,在他們看來,總之通通要死,錯不在政府。

他們以自己的道德──僅僅是自己的道德規範──,以之規範社會上面所有人,期望所有人都會如他幻想般,不講粗口、不屌cy、見老就讓坐。不過這標準卻是懸浮的,會隨時變動,譬如他們經常以粗口屌年輕人「佔中」,講粗口的底線其實並不存在。這可不是「身教」那麼低層次的事,而是他們表面的道德自相矛盾,原因在他們的道德基石可只有一個,就是政府,總之政府就是對。要記住,他們並非立足於「不能夠講粗口」、「不能夠屌人」這些規則,這些都不是他們的原教旨。

當政府永遠是對的情況,反政府一方當然甚麼都錯。他們有的是「鏡像道德」,只要反政府的年輕人做甚麼,那件事的相反就等如他們的立場,當然要同時符合「政府是對」這個大原則。所以一旦事態逐漸發展,畫出軌跡,就會顯現一個個同心圓,很自然常會發生搬龍門、自打嘴巴的情況。就例如近期新沙士在韓國流行,他們強烈批評年輕人要求政府對韓國發出旅遊警示,但當政府發了,又光速轉呔支持。當有人質疑政府發得慢,令市民缺乏防疫意識之時,他們又道:「唔發你又嘈,發左你又嘈」。縱然他們的立場可變,變得幾匪夷所思都好,唯一不變是死命忠於政府,說穿了就是依附政府的裙腳仔,從無主見,只會附和,說到這裏我開始懷疑他們是否受薪打手,說真的,焉有人能夠容忍自己不斷地前言不對後語。

當他們不能搬出一套道理去撐政府,就只會剩下單純的情感、個人感受,以此攻擊別人。「支持CY!」「支持警渣!」「黃屍球迷」等等出自他們口中的語句完全沒有討論價值,滿口溢着營營欠佳的廢言。重有唔夠人講就鬧人「廢青!」,不過老如陳克勤、周浩鼎也是自稱為青年,廢青一詞大概可涵蓋社會上一半的人口,兜了一大個圈,原來是鬧自己,藍絲師奶也是廢青呀!

香港社會除了這群根基穩固但立場飄移的政府擁躉,還有很多不同的人,而種種的人匯聚一齊,被迫成為同一屋簷下的人,就要以「道德」約束彼此的行為。但香港沒有共同道德基礎喎!所以而家社會上必定會就道德議題爭拗激烈。又因當初各人的背景之異、分歧之大,爭拗越大。講到底香港確實沒有不分裂的本錢,要怪就怪不斷大量增加外來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