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沙士」在韓國爆發,有患病韓國人不理醫生勸告,乘機離國,經香港前往大陸公幹。事件經傳媒揭露後,適逢流感季節,加上有港人無畏疫情到韓國遊玩,回港後發現不適,懷疑自己已中招而求診,加上新聞公布新沙士在韓國確診的數字每日增加,始令港人也開始恐慌起來。

有一女子不適到青衣一家診所求醫,被列為懷疑染病個案,青衣城立即首當其衝,變為「死城」。網絡上有各種不同看法,有人希望所有人都平安、有人讉責明知韓國為高危地區依然堅持旅遊、有人大為緊張。最後一種,因有「非典型肺炎」導致樓價大跌的前車之鑑,聲言希望中東沙士在香港爆發,到時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樓,甚至仿傚一位曾發了港難財而致富的前港姐。這番言論,若在以前恐怕已被群起批評冷血刻毒涼薄,可是現在不單無甚麼斥責之聲,反而有人認真探討這種現象。

對於這種現象,有人認為,說出這種言論的人,想買樓想得失常;亦有人認為,上述的人大多數連首期都沒有,只是基於對社會絕望的晦氣說話。而我認為,不管當年的沙士能否令樓價急挫的成因,即使現在樓價在新沙士爆發後狂瀉,二三十歲開來的年輕人,即使不去日本旅遊,不看電影,沒有父蔭借出近乎全數款項,恐怕大部份連首期也付不起。他們的心態並不是單純地出於賭氣,而是對當前腐敗的社會,產生了一種無力感,用幽默和嘲諷的含蓄方式來發洩。當然這些希望發死人財的言論一定是不正常,但在香港這種因政治環境惡劣,導致價值觀嚴重扭曲的地方,你又怎能苛求人的心理正常。

而衷心想香港爆發疫情的人,我想當中有部份的心底裡抑壓著希望社會改變的欲望。可惜政府高壓,民眾弱勢,無力圖謀變革。於是,當新沙士這種嚴重衝擊超穩定結構的因素爆發機會提高時,自然會像久旱逢甘霖。試回想,即使樓價下瀉沒能力付首期買樓,但在經濟差的時候,租金和物價至少會回落至較低水平。對於「無產階級」來說,無論經濟好壞,也似與自己根本無甚關係,反而經濟差,生活壓力至少可稍微舒緩一下。有沒有想過自己也可能染病?可能有,也可能無,不過生活艱苦,每月付出勞力也一貧如洗,連一片安身之瓦也難覓時,做人的尊嚴都被剝奪得七八九十,於是抱著該死不用病的自暴自棄態度,心底懷著“In MERS we trust”的信念,祈求災殃臨降,不單是為了一棟樓,其實真正的意思,是想上帝按下Reset鍵,為香港這個生病的社會重新洗牌。沒錯是變態,但也很悲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