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管弦樂團行政總裁麥高德先生(左)親自回應,令筆者受寵若驚。

香港管弦樂團行政總裁麥高德先生(左)親自回應,令筆者受寵若驚。

港樂這幾天就請願書和筆者的愚文都作出了公開回應。也許這成為港樂管理層的一個公關問題。對於請願書的回應相信不小樂迷已在港樂的臉書專頁上看到,筆者亦不方便評論港樂就請願書的回應。然而,筆者卻對港樂就《香港管弦樂團真的是香港人嗎?》一文的回應實乃受寵若驚,其原因是港樂行政總裁麥高德親自回應。

 

全文如下

 

To the writer of the article about the HK Phil on 3 June 2015:

The management of the orchestra does not consist mostly of foreigners. Out of a staff of 37, 35 are from Hong Kong.
There have been only two appointments made by the Music Director, Jaap van Zweden, to the woodwind section of the orchestra. Both are Hong Kong born players, contrary to the players they replaced.

Michael MacLeod
Chief Executive
Hong Kong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麥先生指出港樂有37人是香港土生的音樂家,筆者就在港樂的網站上求証,但好像看不到有37人之多。除非港樂把一些專才計劃申請入來香港的大陸樂師都加起來。又或是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身分證的非香港出生及成長的樂師都當是土本樂師。所以37 人的數字不知何來?

就算真的如麥先生所說有37人是香港本土培訓的樂師,對於有90人的港樂來說,本土香港樂師也只不過是估樂團的40%,這不是聯合國樂團還可以是什麼呢?

 

就以管樂部為例,所有樂師加起來共有25人,但是卻有21人都是外籍樂師(加上澳籍華人法國號首席江藺和美籍華人助理首席巴松管李浩山),餘下的四人才是香港土生土長的樂師(包括英國管的關尚峰、低音單簧管劉蔚,首席助理圓號周智仲和圓號李少霖),所以84%的管樂樂師位置都是給予非香港樂師,而且沒有一個香港樂師能夠成為各聲部的首席。

 

我們就以首爾愛樂來做比較,首爾愛樂和港樂是差不多大規模的樂團,她們總數為95 名樂師,她們同樣是由世界知名的指揮家(鄭明勳)領導,她們的路線也是走向國際化,再者她們的面試也是世界公開。但是我們可以參考首爾愛樂的樂師分佈,只有12 名樂師是外籍人士,其他全部都是韓裔人士,外國籍樂師只估樂團的12%,再看管樂部24 位樂師中,只有7位是外國籍,佔管樂部24%,而且所有木管樂和大號首席都是韓國人。

 

再比較NHK交響樂團,所用樂師都是日本人,就算連樂團團長都是日本人,她們也是走國際化的路線,她們的面試也是世界公開,然而,她們比首爾愛樂在本土化下更成功,更遑論港樂。也許日本和韓國的音樂發展比香港前進,NHK交響樂團早在上世紀20年代已經成立,首爾愛樂在戰後46 年成立,其實和港樂前身中英樂團的成立時間差不多。但香港已經相比鄰國音樂發展較慢,香港應該更要加快腳步,為什麼日本和韓國可以起用本土樂師香港卻不可以,此實乃不為,不是不能。

 

有人會話,香港樂師水平未到,所以進不到港樂,如果真的是水平不到,港樂又為什麼會找他們為特約樂手?難道有表演時的土本特約樂手水平又會突然上升,完了音樂會就立即水平下降,這好像不合常理,除非是港樂在有特約樂手的音樂會水平會比較低,但筆者又不見得有什麼分別。而且港樂每次玩大型作品時,都大量聘請香港本土的特約樂手,說到本土樂師的水平比不上非本土樂師,這是合理嗎?

 

請港樂不要忘記,你們是拿香港政府每年7000萬的資助,這是香港人的錢,香港管弦樂團其中一個成立目的就是要培育土本樂師,香港人不會希望7000萬是用來養非本土的樂師,講真,如果要聽世界一流樂團,每年藝術節都有來自不同地方的樂團來港表演,她們的水平更是在港樂之上,要是香港只需要國際一流樂團,不就是在外國請知名樂團來港表演就可以,那就沒有需要港樂的餘地了。

 

其實國際化不等於是聯合國化,日韓的例子告訴我們,本土人不代表不可以在當地的樂團拿下一個席位,港樂覺得自己現在的樂師是世界一流,所以就是很國際化(聯合國化),輕視香港土生土長樂師,其用心是不能理解。筆者對港樂是恨鐵不成鋼,希望看到真正歸於香港人的樂團,請港樂不要掩耳盜鈴,正視這個問題,麥先生及董事會的人可以繼續覺得港樂已經有足夠的本土樂師,但香港人的眼睛是雪亮,這是騙不到香港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