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旅客係青衣站睇完醫生,懷疑感染新沙士依件事,經網上瘋傳之後已經冇咩人唔知。正當大家都話韓國旅客累街坊嘅時候,有人講咗一句「我未搵夠錢買青衣城喎」。或者你覺得佢冇人性,依個時候仲諗住樓價會跌可以入平貨,但無奈係一個所謂「正常」嘅香港你要買樓係天荒夜談。

早前中大研究先話唔食唔住乜都唔用,儲錢買樓都要十四年,仲要未知十四年後個樓市升成點,係咪真係夠比首期。成日話等經濟樓市泡沫爆破啲樓自然會跌返價,但我真係唔知要等到幾時,反而望新沙士係香港再爆發好似仲實際。你話咁樣好冇人性好賤格都好,但要係而家物價樓價高到痴線嘅香港買到一個「瓦遮頭」仲可以有咩方法?

回望返零三年香港沙士爆發,帶比我地嘅除咗係一個個英勇捨己救人嘅醫生護士之外,就係樓市大地震。當年淘大花園依個重災區甚至出現五十五萬嘅成交,對比近期幾個單位大約要四百萬簡直係差天共地。當年我地係沙士時期都只係記得洗手洗手洗手,同埋關心中招嘅醫生護士可唔可以脫離鬼門關,反而唔係太多人仲有閒情去關注個樓市。但到咗而家咁嘅時勢,當新沙士再次出現係香港之際,有人先關心樓價係咪會再大跌並唔係代表佢地冇人性,一嚟而家香港仲未到上次淪陷代地步,按照香港人針唔拮到肉唔知痛嘅習性,除非有香港人因為新沙士而死,唔係代話都唔會識驚;二黎就係證明香港嘅樓市實在太高,高到只要有上車嘅機會香港人都唔會放過,上車比一切都重要。

就算你再比心機做野,得到老闆賞識升職加薪都好,你一個月份糧可能都只係啱啱好係香港買一尺甚至半尺地磚。拍拖同居?結婚?你突然覺得同女朋友之後嘅路冇可能行到落去,唔通結咗婚都仲要分開住?排公屋都唔係我地依班五星香港人可以做嘅事,反正到最後都會比班新移民甚至係懷仔依類唔合法嘅人搶哂啲單位。以前啲人會話大個出黎打工養起頭家,但而家嘅後生出黎打工連自己都就嚟養唔掂,仲點養得起最少都要四五百萬嘅家?當一個人幾努力都唔能夠買到一間屋嘅時候,佢就只能望自己中六合彩頭獎,或者買中今晚德國對美國嘅半場二比五依個九千倍波膽。如果連橫財運都冇,到咗依個時候真係望新沙士係香港爆發先有買樓嘅希望。你話我黑心?最起碼我都仲覺得自己比起黑警好囉。

編按:截止6月11日,香港仍未有新沙士確診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