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期紅極一時既除左宏利上太空為左番地球跑數、劉ching對手、四萬五高價放出匯豐紀念鈔888、呀懷生係食店食麵之外;仲有marketing異稟既中國足協,成功震驚全世界六十億人!睇來今次大球場開埋休息室打通地核都唔得掂喇。

誠如網上圖片所見,中國足協除左對香港場賽事有推廣,其實都有製圖去宣揚佢地既「國族足球」,描述都係世界盃外圍賽既對手不丹、馬爾代夫、卡塔爾。雖然張張都係抽水既,但係香港人自然對香港個張會有更大興趣啦。關於香港既海報上面就寫住:「不輕視任何對手,這支球隊的人,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的球隊,得防著點!」簡簡單單幾隻字,完美咁示範咩野叫做「大中國主義」。「輕視」一詞既用法,可以參考番《三國演義》第二十五回:「關公舉目一望,謂操曰:『吾觀顏良,如插標賣首耳!』操曰:『未可輕視。』」 人地一代梟雄曹操望到關羽咁英偉都唔敢輕視啦;更何況你區區中國隊?連飲水俾人入波既滑稽場面都能夠完美呈現鏡頭眼前揚威Youtube,我真係唔能夠「輕視」你地想挑戰黃子華表演飲水既決心喇。

雖然句子中第一句就係「不輕視任何對手」,但係咁講,即係戴定頭盔啦。就似你條女同你講:「我唔係唔想食美國野,不過我唔係幾鐘意肥膩野囉。唔緊要啦,你話事啦,無所謂。」呢一句同張海報有異曲同工之妙,大家第一句都係利申左先;其實重點亦都係第一句:「我係輕視你呀,吹波奶醬多呀?」。唔知係咪某類人都係比較自信心低下同自卑缺乏安全感,需要搵啲心靈慰藉或者精神依靠啦,總係處於奴隸階級以統治者姿態說話,係型既。

與此同時,我地亦都可以睇睇香港足總既回應,佢地就咁講既:「唔好比人睇死,我諗呢支足球隊,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目標都係要為香港出一口氣,你係香港人點都要撐!」面對住小學雞既宣傳,一於同佢玩膠!「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從來都係上佳之略,仲要用上廣東話去闡釋,有份肥仔般既親切感,今次實爆場。呢幾句簡而精得來,我地都可以見到《香港民族論》既身影。

查實《香港民族論》入面,二零一三年既《學苑》副總編輯王俊杰係序二就講到:「在民族主義光譜裏,其中一個維度是以人種劃分。人種民族主義強調共同血緣﹑信仰或祖先,與之相對的是公民民族主義。公民民族主義強調維繫整個群體的公民價值,如自由和民主,以及互相契合的意願。」又,二零一三年《學苑》總編輯梁繼平亦都有講:「然而公民意識﹑公民社會或公民提名等概念卻深植在我們意識和生活實踐當中,香港人具公民身份無可爭辯,而香港永久居民即屬香港公民,筆者相信早已成社會共識。香港人作為一愈來趨成熟的政治共同體,正發展出一套「公民民族主義」(civic nationalism)。」佢都引左練乙錚為香港人下既定義:「任何香港居民,無論什麼時候開始在香港生活,只要認同香港價值,支持香港優先,願意守護香港,就是香港人。」

就從呢兩間足協既海報花生,我地可以睇到兩達地方佢地唔同既意識形態﹑取向﹑觀點,更加可以睇到香港正正就係走向成為一個以「公民民族主義」存在既「民族」既道路。我深信香港足協本身唔係啲咩野港獨派呀﹑城邦派呀﹑歸英派等等,但係點解佢地要出呢張咁有本土意識既海報還擊呢?講咩鬼「公民民族主義」懶深奧咁呀;一言以敝之,其實呢啲都只係生物既本能反應啫。狗急,識得跳牆;人急,識得去廁所咁解姐(呢句冇影射啲咩野架)。我地俾人踩到上心口喇,你連和理非非既途徑都唔發下虎威,唔通真係睇住自己既一手基業﹑一手建立既先進社區﹑一手帶領經濟起飛既香港歷史,斷送係自己既沉默之中,在沉默之中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