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楊光逝世。一個恐怖分子頭目,居然能壽終正寢,已經令人感到不忿,但特區政府居然指楊光「多年來積極參與香港工運,對勞工福利有突出建樹。他長期為廣大基層服務,貢獻良多」,而工聯會將在本月13日在紅磡世界殯儀館為他舉行喪禮,在14日進行公祭。一個殺人犯在生前沒有受到懲罰,死後還得到讚賞,這不是上天不公,而是我們一次又一次放縱的結果。

2001年,那時才主權移交4年,老董就頒大紫荊給予楊光,想要“平反六七”,簡直豈有此理!好一句「殺人放火金腰帶,修橋築路無屍骸」,真的諷刺之極,但52人死亡,802人受傷的歷史真相豈容抹去!支聯會叫了26年的“平反六四”都毫無建樹呢,老董以為頒個獎就能平反,那也太便宜了吧!而到了2010年,689居然稱鄧小平應獲得和平獎,可見他們的面皮絕對厚過坦克車的裝甲,用愛與和平是絕對不能穿透的。特區政府正在用不同的手段進行洗腦教育,希望洗走六七暴動的血跡,而我們要做的,就是行動起來,決不能讓“平反六七”的鬧劇在香港上演。

工聯會為他們的前領導人風光大葬,正正表示他們對六七年犯下的錯誤毫無悔悟,而且之後只會變本加厲。最近,陳婉嫻高調幫助一位“12歲”的人蛇肥仔懷,試圖為他申請取得居港權,雖然在一片反對聲中,最後肥仔自願遣返,暫時沒有讓工聯會得逞,但在可見的將來,他們只會繼續來挑戰香港人的底線,感覺就和六七年時候他們在暴動前做的事情一樣,不斷加劇中港之間的仇恨,然後試圖在香港製造暴動,如果讓他們得逞,香港本地人將永無翻身之日,永遠壓在中國新移民的腳底下。而更直接的例子,就是689上台之後,『愛字頭』組織不斷湧現,他們現在都已經會打記者,妨礙言論自由,如何保證他們不會有一天,好似當年防火燒死林彬的暴徒一樣,開始用炸彈威脅我們的生命?

當然,特區政府如果繼續不斷讚賞各種殺人放火放炸彈的行為,都不能排除有些“廢青”,為了“出人頭地”,為了年紀大的時候可以拿一塊大紫荊勳章,模仿當年楊大隊長,領導現在受苦受難的香港人,在工聯會策劃暴動之前再來一次“反(梁振)英抗暴”,那可就不好了啊。希望689及特區政府,及早懸崖勒馬,回頭是岸,否則結局只有車毀人亡。

最後,六四屠城,發生在相距我們差不多兩千公里外的地方,有那麼多人每年都去維園點起蠟燭,一個就發生在香港的慘劇,我們怎麼能不去悼念?希望大家能去多了解1967年的香港,去悼念六七暴動的死難者,重新思考那場悲劇,到底是什麼造成的,而我們現在能做些什麼,工聯會及他們的同路人,一班土共已經在我們身邊蠢蠢欲動了,如果我們再不行動,歷史隨時會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