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近日談論的捨不得,是一道考試題目。捨不得,其實是可以捨棄的,但是你不捨得。

捨不得這三個字,讓我想起那些年有個人物叫說不得,是《倚天屠龍記》的布袋和尚,為人乖張,他的名字是禪是道?說不得說不得。老子有云道可道,非常道,所以說知的,其實根本不知。話歸捨不得,其實也是說不得的,試想捨不得,你會牽引出什麼情緒?不捨、執著、傷感、哀痛……盡是哀思,憂能傷身。

什麼時候會捨不得呢?曾經擁有、曾經屬於……有過依從關係的;譬如陌生人從你身邊走開,你不會捨不得;但如果你跟一位朋友盡興而他要歸家了,你就會不捨,希望一起快活到天明;甚或當你很愛一個人,你總捨不得與他說別離,繼而許下了一輩子的承諾,甚至是海枯石爛、冬雷震震、夏雨雪都不敢與君絕的誓言。

捨不得的緣起應該都是在於有情,猶記得一句名言:「聖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鍾,正在我輩。」這句話猶如烙印在我腦海裡,永遠揮之不去;人沒有感情,要麼超脫凡塵生死,要麼泯滅人性,但是超脫凡塵生死,那大概也需要累積經歷和情感的經驗吧,否則原本無情,又何來忘情呢?原本沒有執著,又何來放棄執著呢?

我想,每個人生於世上,大概都是在學習捨得吧,每段人生經歷、每段關係、每段感情都是要讓我們學會捨得,沒有割捨放棄,也就沒有得著,人總不可能全得全失。生與死就是一個大課題,無力挽回補救,那縷陰魂時刻到了,就徑自離去,留下冰冷的肉身,縱捨不得也得接受。

當我們面對得多了死別,也許就麻木,也許就看化了。同樣地,常面對生離的話,也會漸漸習慣適應,也就學會了放開,不再執著。但願,我沒那麼快、那麼早就看化一切;但願,我永遠執著,永遠都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