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烈《真假本土之分》一文之中,認為本土派必有三點,且三者是存在必然之邏輯關係,在下有些回應跟補充,希望可以更準確將本土論述說清楚。

原文:認同香港之土地僅屬於香港人。

回應:土地是指土地資源,還是意指香港的公共資源?而文中香港人的定義是什麼?香港的土地屬於香港人的具體內容,是否指港人港地?

如果是指土地資源,乃至公共資源,如公帑、財政儲備等等的話,其實香港是奉行資本主義的國際都會,目前因為共匪的殖民統治下,導致政策傾斜其利益集團,甚至半買半送錢的形式進貢(如東江水)。其實只要香港將來獨立或有真正自主自治時,重新訂立公平公正公開、機會均等的遊戲規則,禁止任何人享有特權,或利用資本壟斷市場即可。

至於香港人身份,我相信安特烈和我也清楚,何謂以地緣關係共同信仰價值觀為界線的公民民族,但為了不省略這個推論過程,我必須提問,不過就不浪費篇幅贅述了。我比較重視的是,如果得到香港人身份的部份。我認為只要香港有清晰的法律釐定香港公民權利與義務,正常的公民教育,如追溯香港歷史(包括中國對香港的殖民關係)等,以建立身份認同;及嚴謹的移民政策,跟據香港承受力定移民數量,審查移民者的價值觀,還有長期居留等條件以建立身份認同的前題下,任何人都理應有機會,透過合法合理公平的標準成為香港人。

原文:認同香港與中國區隔

回應:對於安特烈解釋中國區隔,我大致認同,但還是想補充一點。我針對的是中國人如何定義。拙文《真正的本土派絕不虛與委蛇!》提到大中華主義者的理論於一開始就建基於曖昧不清的「中國人」身份認同,強加於香港人身上。

容我詳加解釋,目前的「中國」是建基於外來政權共產黨的軍事統治,而不是中華文化傳承,但共產黨卻盜取了華人對中華文化的認同,並扣連到中原山河。因此令人產生一個錯覺,當「共產中國」統治中原山河,你就以為「共產中國」就是那個已經被他消滅了的「中華」。

上一代香港的華人所繼承的身份認同是已亡國的中華文化,而當前的「中國」根本不是中華,它是外來政權「蘇維埃共和國」。所以從一開始,香港人是中國人之說,當中的「中國人」本身是偽命題,更準確的說是「共產中國」,而「中國」應該指目前退守台灣的中華民國政權。

所以當下在大陸認同由共產黨改造的「中國人」身份認同的「中國人」,當然跟繼承「中華文化」同時又生活在「普世價值」的香港華人不相同。

原文:宣告「我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

回應:我是香港人即可,毋須特別針對中國,香港人身份不用透過否定中國來確立。這是一個原因跟結果的先後分別。因為我是香港人,所以我不是中國人;與因為我不是中國人,所以我是香港人;其實是有分別的。

某些本土派更嚴重的是倒果為因,把本土論之下的結果理解成本土論的原因。舉個例子,有部份本土派理解社會資源應該是港人優先,是香港人的特權。但其實香港的公帑、資產來自世代以來香港人納稅的義務,所以社會資源以及保障其實是香港人盡義務得來的權利,而不是一種特權。

正如你所說,本土派的論述要建基於理性。我期望本土派的論述,是建立一個公平公開公正,機會均等的香港社會。別將本土論論證的結果視為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