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一個人每日營營役役過後,腦袋和身體自然想要放鬆休息,那些什麼嚴肅正經的東西都想要撥埋一邊。所以,我今日睇《甜詞》;我首本入手的「流行讀物」是《墳場新聞》,第二本是《墳場新聞II》,而《甜詞》,就是第三本。
 
我覺得,流行讀物也要選擇適合自己口味,同時,也要選擇些有質素的,就像男生愛讀金庸古龍衛斯理,女生會看亦舒張小嫻……閱讀是很個人的事,犯不著跟自己對著幹去讀些自己不喜愛的書籍吧?
 
由於此書是限制級讀物,所以包了膠,甫打開,原來是用粵語書寫的,行文沒有多少夾雜飛沙走石,梁栢堅與番簡強的中文根底都是無可挑剔,偶挾古雅風味,我想,這大概係全粵語書寫之極致吧,讀來沒有窒礙,哪像現在某些人我手寫我口極為繁冗累贅,又或學人家台灣語言寫法,畫虎不成反類犬般?故此,這書值得讀,也值得珍藏!
 
不過,繼續讚這本《甜詞》之前,也要先彈這本書的製作:錯別字多。例如「自己」變「自已」、「互」變「亙」等等,委實不該錯的,但是當你知道一位編輯每個月起碼要應付十本或以上的書,你就不能不體諒為什麼這些毛病錯誤會發生了。關於出版界的牢騷我也不想多說了,還是談《甜詞》吧。
 
霑叔的《不文集》這年代不知道還有多少後生讀過了,至少我是沒有讀過的,只在讀書時在圖書館找過來一窺其貌,著實好睇,也許為人粗心大意,每次入書局時都沒有留意架上有冇。《甜詞》可以說是《不文集》的延續吧。
 
裡面提到的不少是我所未想過的,對於一個陷身於規範於學校、社會都要規行矩步的人,很少可這樣「玩」得起,兼之個性使然,總是比較傳統、正氣點,好聽叫忠厚耿直,難聽就係冇幽默感──縱然我體內總是有革命的種子,時刻想要推翻規矩,打破陳舊,但我總是循著陳舊的方式去做,這書帶給我的震撼也許是玩得起的創意吧。
 
其二,係該書的「不雅成分」,簡單講就係黃色、粗口等等,不過粗口根本沒什麼大不了,重點其實就是整本書的主題:「甜」,甜就係性,但在華人社會彷彿提及性就係羞家、是一種罪過,我們不能公開討論這回事,否則就是低俗、是下流、是冇品。但不教授正確性知識,青年又豈有什麼概念呢?到最後就出現了一堆未婚媽媽、未婚爸爸,又或所謂的「價值觀扭曲」,而造成這些現象的正是扮著鴕鳥的成人,卻倒過頭來怪責後生仔,這不是荒謬嗎?
 
第三,就係裡面提及的文化或刊物等,現在似乎都消失了──風月版、電視節目例如《今夜不設防》之類,又或《精裝追女仔》之類的電影,都充滿著不文,但大家都看得甚為開心,是以往的人接受程度較高,還是現在的人總是道貌岸然,搶佔道德高地造成的結果?自以為那樣東西骯髒不堪,於是就著力粉飾、褪去這些文化、避而不談,結果?一堆臥虎藏龍之輩沒人看得到,所以政府就多舊魚整個「創新及科技局」,最不前衛,最不願更新的是這班腐朽的傢伙,但竟然要由他們牽頭搞創新,講笑咩!
 
能冶雅俗共一爐,又如斯抵死之作,我誠意向大家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