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年,每逢小學派位,新聞報導上都會有港媽喊得不似人形嘅鏡頭,因孩子被派位派到十幾志願,派到老遠嘅誇區學校。

我第一個感覺,係覺得心涼,仲要係涼到不得了果種,深思一會,又肯定呢個係因果孽報。

我涼薄嗎?可能啦。孩子總是無辜的,我所針對嘅只係上代嘅港豬家長。

港豬家長們過往懶理政治,眼看香港赤化,卻作壁上觀,自以為可以置身事外。誰知係香港根本沒有人是孤島,大家都屬同一命運共同體,昨天其他人受到壓迫,佢地唔出聲,今天到壓迫者奔向他們而來,就自然沒有人為他們發聲囉,咁唔係好公平咩?

道理唔係無人講過,反而係有人天天大聲吶喊,甚至身冒法律風險,佔領着馬路長達七十九日來吶喊,但港豬們就是要裝着睡,扮睇唔到聽唔見。

情況就好似係一個豬場入面,有豬豬先警覺自己身處險境,知道自己早晚會被宰殺,就算不怕死,也不甘於再以待宰嘅姿態活着,於是決定為自己的尊嚴而戰,希望有一天為自己,甚至為同類爭回應有嘅自由;可是另一班豬豬村民就唔係咁諗,佢地心裡打着計盤,反正豬同伴有夠多,幾時宰到我頭上來呢?於是佢地心存僥倖,以乖乖豬嘅姿態,甚至出賣抗爭豬來取悦農場莊主,以換取自己活久一點,活得安逸一點嘅機會,淪落為奴隸豬,都唔介意,仲好開心,自得其樂,總之活着就好。

我曾經有好幾年不停追問着奴隸豬們,問佢地點解可以對社會眾多不公義毫無感覺,點解可以覺得個政府會係佢地無份投票選出嘅情況下會為佢地服務,為佢地嘅利益着想?問佢地點解甘心做三等公民?點解要服膺順從不合人道的森林法則?

我真係好傻好天真啦,要是奴隸豬們真的懂得咩叫尊嚴,要是佢地真係珍惜自己嘅自由,佢地一開始會係咁樣選擇咩?係呀,本來每一隻豬豬都有選擇,所以,本來每一隻豬豬都係自由之身,但係村民豬選擇將自己賣給農場主,自願當奴隸豬。

如斯懦弱的人,除了用懲罰既方法去教育佢地,恐怕都無其他辦法。

幾乎每一個抗爭故事,都有豬豬自願變身奴隸豬嘅案例,近年上映了幾套電影-出埃及記,被偷走的十二年,移動迷宮,都有發生類似情節。香港,古埃及,黑奴時期的美國,虛構的迷宮,其實係何其相似?

呢啲地方,都總係存在一堆奴隸豬,佢地深心裡都想擺脫奴隸身份,期許着摩西來帶他出埃及,但佢地好怕付出代價,於是總係企係安全嘅位置看着抗爭豬做事,等着坐享抗爭豬嘅果實,佢地永遠唔會走到前線,總為自己保留退路,係必要時更會農場主獻上抗爭豬嘅豬頭。

可惜係農場主嘅眼中,根本無抗爭豬,同奴隸豬嘅分別,都一樣係豬肉,當然係眾豬平等,都在掌控之中,自然係中意宰邊隻就宰邊隻。咁既現實仲有人可以話唔信?其實係自欺欺人姐,奴隸豬們誤人誤己,香港特首係由假選擇選出,由中共直接欽點去代表少數的既得移益姐,盲既都見到啦下化?

孩子被誇區派位好慘咩?喊?你地有資格喊嗎?你地班港豬依家連累下一代要承受你地種下嘅孽果!你地連喊嘅資格都唔配有!

下一代唔向你地興師問罪,就應該好好感恩了,既然你選擇左做奴隸,就唔該你好好扮演奴隸嘅角色,做返似奴隸嘅樣,即係畀奴隸主sm, 都仲要say thankyou 果種。

喊?仲想等人地來同情你?仲等人施捨恩惠畀你?慳啲啦!身為奴隸,從來只有加入抗爭一途,呢個係人們從歷史中歸納出來既結論,無數不幸換來既寶訓。

起來吧!奴隸豬們!成為弱者或強者在你一念之間!起來吧!奴隸豬們!you have nothing to lose but your ch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