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是一個聯邦國家,於1963年9月16日正式成立。香港人今天講起的馬來西亞,通常都只會知道吉隆坡,檳城,新山,馬六甲等地方,而遠在婆羅洲的東馬沙巴也只知道亞庇。但沙巴除了遊山玩水外,有更多歷史事件是值得香港人去留意。今次講的題目是沙巴1976年的空難,此空難是對沙巴日後的政局發展有重要影響。

當年的空難報導

當年的空難報導

這一場改變沙巴政局命運的空難發生在1976年6月6日,空難的重要性在於當時半數沙巴重要的政府官員都因此離世,如首席部長 敦法史提芬(Tun Mohammad Fuad Stephens,下稱敦法)等人,他們飛到納閩(Labuan)的原因,是為了歡迎聯邦財政部長東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參觀當地的煉油廠,而東姑拉沙里的東來,最主要是為6月7日簽署沙巴石油開採合約。但卻在簽署前一日空難就發生了。

 

早在1974 年時,國家石油公司(Petronas )成立,東姑拉沙里成為主席,就石油開採權問題上,東姑拉沙里建議沙巴交出石油開採權,沙巴將會得到5%的石油稅收得益,當年的沙巴首長是敦莫斯達化(Tun Mustapha)一口就反對, 他開始認為如果沙巴交出石油開採權,沙巴應該要拿到盈利收益的80%,20 %留給國油,到後期讓步,70%留給國油,30%留給沙巴。有指當年如果談判失敗,敦莫斯達化會提倡沙巴獨立。

 

政治就是黑暗的,因為石油開採權談判失敗,聯盟政府就用不同的政治方便把敦莫斯達化和盟友沙巴統一黨(United Sabah National Organisation USNO)拉下馬,更分化當時沙巴統一黨的副主席哈里斯(Harris Salleh)跳槽到由敦法新成立的政黨沙巴人民黨(Sabah People’s United Front BERJAYA)。敦法其實同樣都不認同沙巴只拿到5%的石油收益,他認為最小要有20%的石油收益才會交出開採權。其實當時敦法去見東姑拉沙里就是為了提出他們對合約的不滿,他的態度是非常強硬,他計劃一旦談判不成功,他會提出離開馬來西亞聯邦,更有指會游說砂勞越一同離開,聯同新加坡組成另一個新國家。

空難現場

空難現場

因此沙巴人民到現在都一直相信雙六空難是聯邦政府和副首長哈里斯的陰謀,原因是聯邦政府想把石油的大部份收益據為己有,再者把政敵敦法等人消滅。當敦法等人在飛機的時候,其實東姑拉沙里也是在同一架飛機上,但哈里斯打了一個電話通知東姑拉沙里,要求他下機,因為安排了他去參觀牧場。接著敦法等人的飛機就由納閩飛回亞庇,之後飛機爆炸,發生空難。這是大馬歷史上的一個迷,沒有人真的知道是政治謀殺的陰謀,還是真正的意外。但哈里斯接任首長後的一星期就立即和聯盟政府簽下不平等的石油開採合約,很難令人不想像是次空難和政治陰謀沒有關係。對於沙巴人民來說6月6日是不能忘記的日子。

 

當年的敦法史提芬是反對加入馬來西亞聯邦,所以他和汶萊人民黨(Brunei People’s Party PRB),新加坡社會主義陣線(Socialist Front),砂勞越的人聯黨( Sarawak United Peoples’ Party SUPP)都是在同一陣線。後來的立場改變支持馬來西亞聯邦,其原因是李光耀(Lee Kuan Yew )的關係。李光耀對砂勞越,沙巴兩國在加入馬來西亞聯邦立場上是非常積極,他的角色是做游說工作,以華人身份在沙巴,砂勞越游說華人支持聯邦計劃,儘管筆者不覺得這是沙砂加入馬來西亞聯邦的最主要原因,但筆者相信此舉為兩地華人打下強心針。但是李光耀游說最成功的人卻是敦法史提芬,其原因是李光耀答應了敦法,當東姑阿都拉曼(Tunku Abdul Rahman )下台後,他會給予敦法成為副首相,敦法當然希望更上一層樓,所以就接受了李光耀的游說,支持加入馬來西亞聯邦。

 

李光耀想成為馬來西亞的首相在大馬已經是公開秘密,但歷史告訴我們,李光耀成為不了首相,敦法更成為不了副首相,原因李光耀和敦法都被巫統和東姑阿都拉曼騙了,最後還是東姑阿都拉曼聰明。敦法先出賣了沙巴,之後因為成不了副首相和選舉失利,他的立場又轉向重題沙巴入馬來西亞聯邦的細節,當然東姑不加理會,反正敦法已經成為失意的政治人物,誰知敦法與其政黨在1976年的沙巴選舉獲勝,就石油權益簽署的立場上與聯邦政府對著幹,也許這成為了殺機。

 

在敦法罹難後,新首席部長哈里斯就已經和聯邦政府寫下石油合約,沙巴州只拿到石油收益的5%, 另外,95%是歸聯邦政府,這遠比敦法當時要求沙巴應該拿到20%的收益為低。這就是沙巴走向全馬最窮的州第一位的開始。沙巴和砂勞越有的資源是全馬來西亞最多,她們除了有石油,天然氣,更有木材,胡椒等,其實她們是可以自己以一個國家生存,但當年卻加入了馬來西亞聯邦,基本上所有資源都被西馬政府濫用,今天的沙巴,砂勞越的基建,經濟發展都遠比西馬各地落後,這與兩國加入馬來西亞聯邦的錯誤決定有關。

紀念碑

紀念碑

古人有指,天災發生時,就是代表天下大亂,人民苦不堪言之時,昨天六月五日,沙巴局然發生了一場地六級的地震,沙巴本就不在地震區,時間又在雙六空難前夕,好像連天地都要為是次空難找出一個答案,這也為今次地震增加神秘色彩。

 

沙砂在1963年加入馬來西亞聯邦其實是有很多未解決的問題在內。她們都正在失去本身有的主權,有沙砂的人士更覺得兩地已成為馬來亞的殖民地,因此在當地已經有公民社會的醒覺者為自己的權益發聲,更有當地團體發起要公投運動,希望用公投來解決砂沙現在的困局。

 

反觀今日的香港,我們除了不用給資源和税給大陸政府外,但其實大陸政府卻用不同的方法來吸附香港的資源(儲備金), 其他砂沙的情況和香港是很相似。香港近年的本土意識高漲,更多公民社會的參與者覺察到香港正在失去應有的權利,他們也努力捍衛香港應該有的權利。其實香港,沙巴和砂勞越不就是由同一個宗主國 -英國轉成新宗主國馬來亞和中共。砂沙兩地的有心人都推動公投,希望能用公投來決定自己的未來,在1963年失去了這個機會,今天她們努力爭取中,她們的前路如何,筆者還在觀察中,天曉得,什麼時候香港的有心人會支持公投決定香港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