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和筆者一篇DeepWeb舊文「摧毀迪詩(DaisyDestruction)」有關。對於新來的讀者,為了方便閱讀,請先看一看。

除此之外,筆者不厭其煩提醒一次大家,如果大家要轉載筆者的文章,請務必清晰加上筆者的著名,如果想表達支持的話,請加上link。拜託不要瘋狂到扮作是自己的作品,那些人沒有文人的自尊嗎?

11391198_397770053750306_7590868925249462662_n

「…..在2月20日,一名51歲的澳洲籍男子,PeterGerald Scully,在逃跑過程中被警方緝捕。根據男子的前拍檔CarmeAnn ‘Angel’ Alvarez供稱,Scully涉嫌在2013年殺害他其中一名狎童受害人Barbie。其後警方在Scully家的廚房中找到一具女孩的骸骨,警方相信骸骨的主人只有10歲,而且是屬於一名在菲律賓馬來巴來的雛妓…」

「我不斷痛哭流涕和大聲尖叫,」這是12歲的Daisy,其一名性侵受害者,在逃出Scully的魔掌後對現場記者說︰「之後Alvarez便用枕頭摀住我的臉,我不斷咳嗽,但Scully沒有理會,繼續侵犯我的身體。」

「Alvarez用力地摑了我一耳光並對我大聲吼叫,說如果我不停止哭喊,Peter會逼我不斷幹那些事情。」

「那一晚,我想過自殺,也想過死,因為我真的不能再承受下去。」Daisy硬咽地對記者說。但得到上天的保佑,第二天早上,女孩趁著Scully和Alvarez外出時成功逃走,並跑回家裡。當Daisy的家人得悉事件後,立即向當地警方求助,終於結束慘不忍睹的地獄生活。

根據警方事後的調查,PeterGeraldScully原本居住在澳洲墨爾本,是一名金融詐騙犯。在2011年生意破產後,為了逃避債主,便捲蓆潛逃到菲律賓,並在同一年開展他的「第二事業」—兒童色情業。

Scully搬到菲律賓比較貧困的地方。Scully看準那裡的人經濟拮据,三餐不溫飽的生活,於是以食物作為利誘,誘拐當地的小孩到他的大宅,之後再凌辱、禁錮、甚至強姦她們,並把過程拍下來,再放上暗網(DeepWeb),販賣給其他戀童癖人士。據估計每套影片/照片為Scully帶來100美金至10000美金收入不等,巨額的收入誘使Scully狎玩更多的兒童來賺快錢。

經過2年的經營,Scully已經成為當地的一名小富翁,為了再進一步發展,他於2013年搭上了剛由少年監獄出來的Alvarez。Alvarez當時只有17歲,在貧民窟作妓女為生。他們兩人一拍即合,很快便成為情侶和工作伙伴,令Scully的虐兒事業朝更恐怖的方向發展。

Alvarez利用自身在貧民窟的影響力,誘拐更多的小孩給Scully淫慾,並進行一些膚淺的善事,在區內塑造一個嘔心的大慈善家形象。他們更曾經殺死一名「頑劣」的十歲受害人Barbie,事後再給金錢小孩的家屬,扯謊「好人的Scully送了她們到城鎮讀書」。

11390359_397770077083637_298025696411991281_n

但萬事終有曝光的一天,在2014年9月,年僅11歲的Daisy和她的堂妹Queenie在一次偶爾的機會下,遇上在街上派食物的Alvarez。Alvarez看到她們倆,便以更多的食物作為利誘,邀請她們到Scully家作客。根據Daisy的證供,去到Scully家時,Alvarez首先幫她們兩個女孩洗澡並把過程拍下。在途中,Alvarez多次要求女孩擺出一些猥褻的動作,如撫摸身體或濕吻,Daisy表示當時雖然對Alvarez的古怪要求茫然不解,但由於食物問題,所以也沒有多加追問。

第二天早上,Scully要求Daisy和Queenie兩人在屋內挖出一個大洞,並要求大小和其兩個女孩的身形相若。由於挖洞的過程極度艱辛,兩名女孩很快便開始抱怨和啜泣起來,但Scully沒有理會,更開始辱罵和性騷擾她們。

到了中午,Scully命令兩人停下手上的工作,去到他的房間。在房間內,Alvarez幫女孩搽上礦物油,之後Scully便開始獸性大發,隨心所欲地姦淫她們,Alvarez則在旁邊把狎童的過程鉅細無遺地拍下來。在姦淫完畢後,他們命令女孩繼續返回她們的「工作」。到了傍晚時份,Scully再繼續徹底蹂躪那對可憐的女孩。

這樣像無間地獄般的生活重覆了整整4天。

到了第5天,兩名女孩趁著Scully和Alvarez外出「做善事」時,鬆開了綁在頸上的狗圈,偷偷溜走,並跑到當地的警察求救。

警方到達Scully家時,Scully已經逃走,只留下Alvarez。警方在電腦找出大約5~6盒兒童色情影帶,當中其中一盒更是一直被譽為本世紀最殘忍的狎童影片「摧毀迪詩(DaisyDestruction)」。在Scully的電腦找到DaisyDestruction後,再根據影片的內容,推斷Scully就是影片的拍攝人,並立即通知國際組織。

根據影帶的數量,Scully總共強姦了8至9名的菲律賓女孩,年齡由1至11歲不等。Alvarez也供出在廚房發生的小女孩骸骨是屬於一名叫Barbie的10歲小女孩,死於2013年7月,她和Scully是在Surigao一户人家租那名女孩回來(在落後地區很常有),「例行公事」完畢後便把她殺掉。至於其他影片中的女孩,還未知道下落,但警方相信會在短期內找到更多的屍體。

11377365_397770097083635_7206481530935715587_n

或許上天有眼,兇手Scully也在潛逃後的不久被菲律賓警方緝捕,事件現在也朝向真相發展。Scully的事件曝光後,菲律賓政府、國際人道組織、歐美媒體均踴躍報導,說「DaisyDestruction事件終於告一段落」,縱使受害人的傷害可能永遠也不能癒合,但事件主腦已經被捕,帶到法律之下,正義最後還是能夠伸張…

但事情真的那麼完美嗎?

當然沒有。

「歡迎回來ScreamBitch!」

11312736_397770373750274_2276734401888783169_o

「這個男人沒可能是DaisyDestruction的拍攝人。」這句話幾乎每一個ScreamBitch會員聽到都會點頭同意。

「如果Daisy真的是11歲,那麼我便是聖誕老人。」論壇的主席Mod更毫不留情地吐糟道。

這一天,在DeepWeb的某處角落,就翻起了一場小風波。ScreamBitch的論壇主席興沖沖地把PeterGerald Scully被捕的新聞貼在論壇上,題目為「致所有NLFDaisyDestruction的粉絲」,頓時吸引了論壇內數以千計的會員,無論是虐待癖、戀童癖、吃人癖或是三者均是,前來圍堆觀看,看著他們最喜歡的兒童色情影片的拍攝人突然殞落。

大約在上年2月,在DeepWeb的變態漢圈子便流傳住一套叫DaisyDestruction的虐兒影片。由於影片的內容過於血腥和殘忍,片中的兒童(不到5歲的女孩)受到毫無人性的性虐待,所以得到了不少變態漢的青睞,成為公認的「好片」之一。據說,這套影片由一個叫NLF的神秘組織拍攝,但他們的真正身份一直成謎。

11050696_397770437083601_6878437733921879495_n

縱使沒有一名戀童癖的人站出來認真分析,但其實論壇內所有人心裡都很清楚那個男人是NLF的人可能性很低。因為在東南亞地區,特別是泰國菲律賓,根本是戀童癖人士的天堂,兒童色情刊物的盛產地,那裡的雛妓隨處可見,兒童人口販賣如熱帶水果般平常。只要花十多美元,嫖客就可以有一個幼嫩的兒童,供他們淫慾一整晚,滿足他們那些完全違反倫常的慾望。

正因為雛妓泛濫,所以不少製作兒童色情的人都選擇東南亞作基地,去拍攝他們的「藝術品」,甚至用來販賣賺錢。那些變態的數目根本不像外界想的那麼少眾,甚至是超乎想像地多,他們有錢得可以發展出一個頗具規模的虐兒組織。畢竟,你不想像到那些戀童癖人士願意用多少錢來換一套兒童色情影片。

隨此之外,DaisyDestruction在戀童癖界的名氣很高,幾乎是所有戀童癖人士也留了一套在電腦,就好像所有基督徒的書櫃一定有本聖經。所以如果你說在東南亞地區,在一個戀童癖人士的電腦找到DaisyDestruction的影片,即使那人真的有份拍攝兒童色情影片,也不能代表那人就是DaisyDestruction的主人。

你碰巧抓到一個殺人兇手,那人也不一定是你要找的殺人兇手。

再者,媒體報導「DaisyDestruction的主人被抓」也不是頭一次的事。

就像在去年聖誕節那一天,DeepWeb另一個大型變態論壇H2TC(已倒閉)的著名戀童癖網友Lux被抓時,警方也斬釘截鐵地說他就是DaisyDestruction的主腦,更仔細描述那個男人是如何和一個菲律賓的女人私交,叫她用自己的女兒拍下這套電影。

但是在把Lux送進監獄後,警方才發現指控的證據不足,發現他只是普通的戀童癖買家,判斷錯誤在一遍尷尬的沉默中被掩蓋。畢竟,那些警察都是想升職加人工,難度會關心案件的真相,他們可以向傳媒立威就好了。況且他們這些人本身身上就有原罪,即使是被人冤屈又有誰人會可憐?

所以在種種因素下,ScreamBitch的人夾雜住無奈、婉惜、猜疑的感情去看待對這宗新聞,他們的討論方向也避開他們在社會受到的目光問題,朝另一方面誇誇其談起來。

「那個女孩是那個男人的財產,他有權在她身上幹任何事情,他們應該立即釋放他。」網民LittleGirlTortrue說,他的大頭貼是一張小男嬰的赤裸屍體。

「其實我不喜歡DaisyDestruction,因為那個小孩太小了。」名叫cricri的會員說:「她根本不知道那個男人在對她幹什麼,長大後也不會記得。在她身上根本不能造成永久性的傷害,對於他來說,只不過是一些不舒服的感覺。那個小孩子哭只不過沒有其他方法去表達這種不舒服的感覺。」

「我很同意樓上的說法。11歲會知道痛苦是什麼。望著那個男人準備對她幹什麼,所有絕望和驚恐都會反映在她的臉上。噢,我很想做愛。(英文不好,用翻譯機寫)」另一名網友補充道。

「我也很同意!操大歲數的小孩會比較好。因為他們會知道在他們身上即將發生什麼可怕的事,會嚇得表情扭曲,這也佔了我一半的樂趣來源。」

類似讓人側目的變態對話不斷在ScreamBitch的「無限制版(NoLimited)」上映,映照出一個又一個被邪惡占據的心靈,一個又一個淫穢病態的慾望,仿佛道德和倫理在那裡是不存在。但大家不要驚訝…

畢竟,筆者帶你們去的是只有變態漢的世界。

「一個由婦孺尖叫聲堆起來的網站」

ScreamBitch,一個埋藏在網絡深處的網上論壇,一個專門讓內心埋藏了黑暗慾望的人上的論壇。它的創辦人就曾經說過,ScreamBitch的意思是「尖叫啊!婊子!(同我叫啊!八婆!)」,意指這個論壇是由婦孺和小孩痛苦的尖叫聲堆砌而成。

在ScreamBitch,你可以是戀童癖、戀屍癖、虐待狂、食人狂、殺人狂,反正大家都不是好人,沒有人有資格會歧視你。那裡的變態漢可以盡情發洩出內心最陰暗、最不可告人的慾望。他們交換彼此的「戰利品」,交流行兇拐帶的經驗,甚至是舉辦集體活動。屍體、強姦、毆打、禁錮的影片通通也有,無論是男是女,是老是嫩,是生是死,一應俱全。

比起同期的ViolentDesire 和H2TC,同樣以變態血腥作主題的DeepWeb論壇,ScreamBitch其實是比較弱小的一個。但隨著FBI近月在DeepWeb大規模掃蕩,不少變態論壇也被當掉了,反而只有ScreamBitch仍然能在風雨中屹立不倒,更吸引了那些被關掉的論壇的會員而壯大起來。

11059961_397770413750270_2504000683815891761_o

究竟裡頭的東西是真是假?有多少是吹水友?又有多少是貨真價實的變態漢?相信這些都是大家關心的問題。但筆者可以和大家說,在DeepWeb可能會有詐騙犯,但絕大部份人都是說真話。情況就好像你爬山涉水來到好朋友的家,你當然會表現出最真誠的態度,否則又何苦大老遠走來?

在上年9月,ScreamBitch就有一名叫Boylover59(他的頭像是一名男孩被虐打至死的照片)曾經作過一個統計,問論壇究竟有多少人有強姦小孩的經驗。在115名投票者中,有81名坦白承認自己沒有強姦小孩,41名說自己曾經強姦小孩,占了總數36%,當中更有5位強姦的數目是多於10個小孩,可見其論壇的恐怖程度絕非浪得虛名。

筆者知道有些死心眼的朋友一定不會相信這些粗略的網上統計,所以決定用真實案件為例。

在「那些來自DeepWeb的變態話題」的相簿中,就有一張是講述一名獸父把自己的親生子調較成性奴,再在論壇徵求性伴一起來淫慾自己的兒子。對話的最尾是一名買家要求賣家拿出那名小孩的裸照作為證據。大家看原圖可能會以為交易不了了之,事實上,在那句對話的下方,那名父親真的張了他和一名11歲的小男孩的淫亂生活,數量之多佔了整整三頁,每張都是男孩被性侵的照片。當中最嘔心的地方是,那男孩已經被調教得即使被人姦淫,也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不知道自己在變態父親的魔爪中。

所以有些變態是假不了。

今次的DeepWeb系列有別於上一緝,除了鮮血淋漓的情節外,這一次我們會環繞住DeepWeb內各式各樣的變態人士的慾望或事跡進行深入探討,當中包括變態心理學、道德兩難、甚至是詳細的滅屍科學。

但由於今篇篇幅所限,較長篇的案件將會留在下一節詳談,所以筆者先揀選了兩則小短篇,它們分別是「我是一名喜歡凌虐兒子的媽媽」、「我想看自己的妹妹被人圍姦」。由於題材敏感的關係,所以某些太過露骨的對話和圖片,恕不能節錄,而且事情的最終發展也唯有靠大家自行腦補。

準備好嗎?扣好安全帶嗎?那麼我們開始了。

「對話1:我是一名喜歡凌虐兒子的媽媽」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Alissa,我有一個可愛的8歲兒子。他大部份的地方和正常的小孩無兩樣,唯一不同的地方是︰

他是我專屬的性虐玩具。

對,我是一個虐待狂母親,以虐打自己的小孩為樂。我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是病態,講到底,他是我的財產來的,我有權命令他用任何方式來服侍我。

所有事情都源於在一次偶爾的機會下,我遇上了一個和我同樣有虐待狂癖好的男人,我們很快便墜入愛河。我們決定搬離市區,所以我可以懷孕,生下一個只供我們玩樂的兒子。我還記載當我大肚時,每當我想起身體內有一個可以我虐打和淫樂的性玩具正在不斷長大,就會立即情慾高漲,內褲濕透,陰蒂也立即硬起來。

當我把他生下來那一刻,腦海立即略過無數強姦、虐打、燒灼的美好畫面。現在,每一個畫面也終於化為現實了。

他從不上學,我們在家中教導所有基本的知識。我今年31歲,斗膽說自己是個美麗的中年婦人,最主要的性幻常是用尖銳的物品剪下兒子的屁股。對不起我的英文很爛,因為我是外國人,但這裡有沒有和我一樣以折磨親生骨肉為樂的母親?

筆者注: 之後有很多網友要求這位自稱虐待狂的母親交出照片,以驗證真偽…

結果也沒有令人失望。

「對話2:我想看自己的妹妹被人圍姦」

我的妹妹27歲,高5尺3,有一對圓潤的股肉,看起來她的屁股緊得很。

我經常偷竊她的胴體和內褲,幻想有日有一個男人,或者很多個男人,把它們撕下來,拉扯到雙膝以下,準備大幹一場的畫面。

我也有想過在她的車上安裝一個偷拍鏡頭,之後我可以聘請數個小混混來圍操她,把她綁上自己的車裡,再駛往一些偏遠地方,之後在後座強姦她。我已經幻想到當粗大的巨棒準備插進她的處女穴時,她發出那些無助的尖叫聲。

我想可否叫那些黑幫留她的內褲給我,所以我可以把它當作記念品好好保存下來,或者任何東西也可以。

筆者注: 這個帖子純粹是性幻想分享,沒有人知道樓主最後有沒有找人強姦自己的妹妹。但筆者覺得有趣的地方是樓主的性幻想,因為通常喜歡看自己心愛的人和別人做愛,內心一定有很強烈的自卑感。

最後,送上一張疑似烤人肉的照片,有人能否幫筆者判定真偽?另外一提,我們下一篇將會講述在DeepWeb的「狡猾的精神病人:心理變態者(psychopath)」

筆者按:

藉DaisyDestruction一案,筆者在這裡和大家分享一些知識和感受。

對於東南亞未成年性工作者問題,筆者在課堂學習人口販賣時,就曾經聽過一個頗驚人的消息。大家有沒有看過那些呼籲大家捐錢到落後地區的廣告?其實那些廣告背後隱藏的故事可以是非常恐怖。在某些先進國家,小部份富商會以助養兒童為名,在落後地區合資興建「幼女村」,整條村也是小女孩,供他們出差時淫慾或舉行性派對。當然,筆者不可以在這裡說太多,更不用說那些機構的名字,大家當都市傳說聽聽好了。

另一樣筆者想和大家說的,是筆者自己對戀童癖的看法。每當筆者寫DeepWeb時,隨之而來的煩惱是,很多人質疑究竟筆者是否有什麼特殊癖好,否則為什麼可以在那些恐怖的地方來去自如。首先,筆者對小孩子沒有興趣,也從不明白為什麼蹂躪弱者可以勾起慾望。

其次,就很像很多法醫、犯罪學家等職業,可以冷靜看待這些東西,不代表要變成他們一分子,不代表失去善惡價值觀。喜歡玩GTA的人也不一定是暴力狂。但筆者得和大家承認一點,如果一個人太了解人性的黑暗,看得太多人類的惡行,他很難再有什麼激烈的情緒表現,思想也會偏向灰暗,筆者通常歸納這些為「職業病」。(例如:昨晚筆者認識了一名新朋友,當他帶筆者去看他的跑車時,筆者第一個念頭是這個人殺人後運屍一定很方便。(笑))

筆者知道近日台灣發生了一宗很恐怖的案件,一名8歲的小女孩被一名青年殘殺。筆者想在這裡和大家說濫殺無辜是弱者的行為,如果你要透過欺凌弱小來證明自己的強大,那只不過恰好說明你像垃圾般無用。

啊..deepweb市場和電郵會在下一篇補充的了,因為今篇寫得很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