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革命的真空與補足──本土新希望

由天方夜譚的未來預計,回歸現實,我們應反思港人如何在本土派茁壯成長的環境下自處。「雨傘革命」以後,只要曾對這次抗爭抱過希望,不論哪個陣營也都會悲哀失落。但是,失望總不能絕望,因為我們每天始終仍舊活在這個港共政權以下,總要痛定思痛,重新出發。同時,接踵而來就是依然尚未死心的「本土派」發動連串抗爭行動,聲勢浩大,似乎就是港人重新出發的同伴。

香港民主路的分裂──「自我」歸邊及歸罪「他者」

長期「安內」,既讓我們對「雨傘革命」期間「黃屍」們(即左膠與和理非)假裝堅持、快樂消費抗爭、騎劫和出賣前線的行為,深感怨憤、委屈、哀痛,但同時又因標籤並抨擊「左膠」和非本土陣營,以致我們雖不斷恥笑「左膠」,卻害怕自己被人標籤、孤立。不知不覺間,我們為了保住同伴,繼續抗爭,而急著將自己歸邊,自認本土派;加上樂此不疲地恥笑「左膠」和厭惡跟不上潮流的「非本土」無知者,而不假思索將他們歸邊,歸入「左膠」、「港豬」云云,導致本土派不自覺迷失於派系之間的黨同伐異,盲目偏護本土派組織及成員,主觀情感時常蓋過客觀理智。

群眾抽離於陣營── 「右膠」的難堪、分裂的反省、修補的嘗試

最近,本土派某些行動被指有如「左膠」,被標籤為偽右翼的「右膠」。這些批評,使我們難堪不已,重複我們所痛狠左膠的錯誤,犯上五十步笑百步的雙重標準。「左膠、右膠」的督責,提醒我們必須三省吾身,不要盲目追捧組織和領袖,以免被任何陣營的,不受主流組織及領袖的權威意見所影響,應以獨立思維分辨意見,理性自主思索有效的本土抗爭行動,達到「從我們建構整個本土,整個本土不從屬領袖」。

支持本土意識,亦毋須把自己完全歸邊為一派,迷失於黨鬥,成為打擊政治競爭對手的力量資本,以免消耗心神和助長黨爭影響大局。另外,批評「真心膠」,亦毋須過分責難、咄咄逼人,把他們完全歸邊為左膠,以使人灰心以及免壯大左膠朋黨聲勢。反之,本土派可嘗試以軟硬兼施的手法勸勉這班群眾,引導他們不再留戀和紀念失敗,並一同承擔錯誤,一同繼續嘗試可行的本土抗爭行動。

結語:覺醒── 本土是港人民主的最終出路

面對本土意識崛起乃大勢所趨,是我們港人抗爭的自處,甚至關乎香港民主的前途。筆者的答案就是,香港的本土派應全然內化本土意識為自身抗爭的精神,除了意識上完全接受「香港族群」的身分認同,不再視本土為「政治工具」,並且強調民眾獨立自發、成功為本,不再由權威領袖或組織所統領,不再被動地響應行動,取而代之是皆因「香港族群,人人有責」而群策群力,主動思索改革路向。

故此,港人全盤提倡「本土意識」,並非狹義歸附本土「派」,而是廣義地本著土生土長的港人責任,以及對香港原生地懷有歸屬感,以建立真正屬於「香港本土族群」的民主社會。「雨傘革命」雖然失敗,卻使「香港本土族群」意識甦醒,本土抗爭為香港延續並開闢了一條可能成功的嶄新民主路。

本土派的崛起、反省、出路,與港人的歸屬、抗爭、民主路系列:
(一):引言— 本土派的誕生
(二): 本土派的大方向
(三):本土派轉變的需要
(四):本土派抗爭手法的確立
(五):本土派對不同陣容態度的建議
(六): 本土意涵的探討、深化與沈澱
(七): 本土派未來的政治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