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四日,有指某國沒有這一天的。世界每年都有這一天,香港更是每年這一天都要悼念逝者亡魂,搞個什麼燭光晚會,其口號信念是「建設民主中國」,搞了廿幾年,喊了廿幾年,連民主香港都搞不了,這班人有什麼存在價值呢?
 
人家中國說,要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又說,我這個主席是由人民選出來的,這班集會召集人說人家荒謬,是笑話;那喊建設民主中國又何嘗不是笑話?中國及中國人根本不需要「民主」,在中國境外要求建設民主的中國,除了欺詐,我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搞這些看似愚昧之極的事。
 
有云,中國要先民主,那麼香港才會有民主,也許香港人被殖民慣了,常認為一個地方須有宗主國、主權國,又習慣了中國人那種臣民思維,認為什麼都須得天子首肯、給予,未有想過、也不敢嘗試主動爭取,往往未打就先抱定輸數,總要求和折中,還自以為這叫中庸之道,「得些好意須回首」,不要三分顏色上大紅,於是香 港自九七「回歸」後一直陷於困局,這潭死水還要越來越發臭。為什麼中國沒有民主,香港就不能有民主呢?中國與香港的發展向來就是分途而行的。
 
沒經歷過那一年,沒有對國家的民族情義結,我想這一代對於六四事件是沒有什麼糾結的心情的,最多會覺得北面是個極權、殘酷的國度,那麼生活於自由之中的年青一代,對北面就的厭惡之情只會油然而生,是以這種每年紀念的憑弔儀式,就顯得表面,缺乏內涵。

香港的天王巨星或多或少都死去超過十載,每年懷念乃因後繼無人,但有些單位則總藉以「發死人財」,這些懷念的演唱會邀得好嘉賓、搞得好,擁躉倒不介意花 錢,但其實懷念偶像,現在科技發達,倒不如播唱片或上Youtube,哪用去聽人翻唱呢?正如悼念六四亡魂,建設民主中國,
用去點亮燭光,搞些什麼煽情 的薪火相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