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處當下香港,當你和某群香港人對話,你會發現活於平行時空。

他們創造了一個只有個人的世界,一個完全自我封閉的世界。他們那一群人,返工只為錢,事業就是搵食,放工就煲劇打機,放假去追韓星台星,或者飛去日本,自拍、拍食物行街相,放係臉書。他們有些是用黃絲頭像,去過佔領區叫過兩下,另一些就覺得有一群人反政府,破壞社會,阻人搵食。但他們都覺得買樓個夢想無可能實現,覺得香港無前途,想移民,因為覺得外國買到樓,又無人煩,但無錢,於是連tic tac糖都不放過,希望加上炒Iphone賺桶金,再炒股票之後夠首期就買樓炒樓,或者直接移民。那一群人,自我感覺良好,千錯萬錯,也是別人的錯,社會的錯,我安安份份在我的世界,為何要搞我?

又有一群人,只是要保護自己的土地,自己的權益,他們並不是貪婪什麼,只是想在土生土長的地方,安居樂業,一如以往,有尊嚴生活。其實,他們也希望,自己能像另一群人,只為自己而活,活在自我的世界,不理世事,不涉政治,畢竟,自私是人之常情。但這群人看到香港真正的情況,他們看到自己的地方一天一天的墮落,而這一切,不是別人,是自己人做成的。這群人活在真實的世界,盡力去捍衛所能捍衛的一切,甚至去捍衛另一群人的利益,換來的,卻是那一群人的鄙視,這是兩個世界唯一的交會。

家母常叮囑我,現實是無奈的,面對現實吧,人人也是如此,你終有一天也會如此。我明白她所說的現實,就是個人力量有限,形勢比人強,你終究還是會跪下。其實我一切都明白,只是不能接受,因為我永遠記得當我讀南宋史,蒙古大軍攻入長沙,嶽麓書院數百書生赤手空拳相抗,全部壯烈戰死。王家衛的東邪西毒有句對白﹕「一個人有煩惱,是因為記性太好。」活在真實世界,注定一世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