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隊稱為應付日益「激烈」的示威,向立法會申請撥款,購買三輛水炮車,合共2700萬,多得一些「少數派泛民」轉軚支持,撥款獲得通過,我感到很高興。

一直以來,政府內外,從上至下,不管是現任的梁特,抑或已成過去式的董建華、乃至警隊頭目曾偉雄、各級官員、保皇派議員;下至黨報及藍絲,無一不盛讚警察應付示威場面「專業、克制」。特別是平定「黃傘之亂」,更是威風八面,立了大功一件。我極之認同警察對付示威者已經非常克制,最大陣仗不過是出動了防暴隊,發射過八十七發煙霧彈而已;那些胡椒噴霧、盾牌警棍等,經已是吃到膩的菜;充其量只是將示威者打到頭破血流,還未開真槍,沒有示威者身亡,就這一點點暴力,算甚麼?

然而,警察就這樣輕易地擺平反對派口中的所謂「革命」,實在兒戲得叫人咋舌。那種感覺,就像到戲院看電影。電影的名字起得很厲害,架勢十足。網上的影評讚得天上有地下無,很多名家極力推薦。但閣下為了慎防中伏,還是特意搜尋這電影的宣傳片來過目。不看由自可,一看,乖乖不得了。電影場面不單氣勢磅礡、兩軍交戰場面宏大,情節充滿波瀾起伏,是不惜工本的大製作,堪稱史詩式作品。於是你被打動了,購票進場欣賞,可是完場後,方知道中伏了。原來電影片長3小時,大部份時間都是拖泥帶水,不上不下的冷場。你自問眼光不錯,所以不停安慰自己,這些悶場只是鋪陳伏筆,最後一定會很精彩,值回票價和忍耐。以致熬到中場時雖然有點尿急,但為了不錯過了劇情的轉捩點,一直強忍著不去解手。然而一直等待的高潮,從沒有出現過,就這樣一直悶至完場。這時才駭然發現,原來最精采的場景,早被剪輯為幾分鐘的宣傳片段——對,正是令你乖乖掏腰包的那一段。

那短短的幾分鐘濃縮精華,才是電影的真身。你入場看的,不過是務求把人的肚子權脹而不斷摻水溝淡的茶餐廳例湯。精華免費奉上,是放出餌誘,釣獃子付鈔。你一廂情願地以為將會看到《魔戒》這種級數的作品,殊不知原來是大陸拍攝的《英雄》、《黃金甲》和《無極》的大雜燴。縱然看似陣容龐大、粒粒巨星、兼且開銷大得驚人。但拍出來的卻是爛到發臭的廢渣。偽君子與小人當道,陣上的士兵像跑龍套一樣便宜地送死;當敵軍殺聲震天衝過來的時候,還不忘要加插一段歌舞,來顯得自己更加矚目和轟烈。你罵咒不斷,何止失望,直頭羞怒交加意圖割凳離場。

所謂「雨傘革命」到底就是這一路貨色。若果警察是反派的爪牙,梁特是最終奸角。這些「正派」的主角們不單連第一關也未破。警察仍未動真格,就已經將反對派殺得片甲不留潰不成軍。這並非對手強大,而是自己廢柴。79日的片長,起初還算有點苗頭,今人誤以為熱帶氣旋能增強成十號颶風,怎料最後亦不敵李氏力場而爛尾,草草收場。後來那些依賴行動失敗為生的蒼蠅、禿鷹和鬣狗,又將零零碎碎的精采鏡頭東併西湊,不要臉地四處哄騙,令別人以為自已得了獎。

正當你忿然離開之際,片尾勸留觀眾別走,告訴大家原來這部電影未完,還有續集,名叫《政改戰爭》。預告片段中主角陣營雖然被打得一蹶不振,但當中一些人不甘心,亟欲重整旗鼓,密謀翻盤。只是他們早就亂成一團,面對路線分歧,派系鬥爭,互相猜疑和傾軋,不單做不到最起碼的統合,更令不少人馬流失。禍不單行,此時敵軍進化升級,得到水炮車。大夥兒看到這裡,立即精神為之一振。因為兩方實力如此懸殊,主角陣營還在忙於搶奪盟主正宗,依然爭論提不提升武力、出不出火攻。在這樣惡劣情境,如何能在下半場作出絕地反擊,反敗為勝?你很好奇,然而剛剛才失望透了,這一回信還是不信,成了難以定奪的人生交叉點。

按照正常劇情推演,因為決戰時刻逐漸迫近,時間無多,情況岌岌可危。主角陣營在危急關頭,為求最終勝利,各派人馬終能放下無謂的爭拗和路線分歧暫時結盟。不再拘泥手段,不盲目尋求團結,只求分進合擊,消滅共同的敵人。最後當然是主角的一方險勝。可是結局會否這樣理想?可能到最後連屁也沒放一個,甚至最終是警察大發神威,上演一幕大屠殺戲碼,把城巿裡的異議聲音一網打盡,連根拔起殺得乾乾淨淨。從此之後,永遠和諧。

無論是那個結局,都可能是這一生的最後一次參演。因為命運這一場大戲,恭逢其盛,你既是觀眾又是演員,你的決定和行動,是拿花生汽水隔岸觀火抑或披甲上陣,均會直接影響劇情走向不同的結局。所謂生命無take two,可一不可再,成為英雄或奴隸,就看大家旳造化,每走一步都要想清想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