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政治上」要悼念:
第一,要憤怒;
第二,是血腥恐懼;
第三,才是人道公式的悼念。

唯有販賣那仇恨及恐懼,港豬才會意識和中共捆綁的終極壞處,就是死!

香港脫共才有希望,把六四的消極哀傷轉化成積極的復仇,才令大中華膠自動進入我方脫共的陣型!

不記得說說我個人的觀點:傷心悲痛是無謂的情緒,阿寶經常慨嘆「人類總是犯同樣的錯誤」,歷史就教我不要讓屠殺再來一次及發生在香港!

一邊要追討屠夫政權又一邊尊稱牠作「中央」?
一邊喊「毋忘六四的血腥」但又要強迫港人和中共國綑綁?

那邊廂的維園燭光晚會,左膠共通點是永遠治標不治本,表面腳痛醫腳,卻連醫治這病徵的能力也欠奉!

打個比喻,有一個病人因患糖尿及痛風,經常腳痛,大家都知糖尿才是腳痛根源,但有一班黃綠醫生卻永遠不想辦法醫治糖尿,只是用跌打酒日捽夜捽,更開了26年的醫學會議討論用哪隻牌子,哪種推拿手法來捽跌打酒,還用腳痛根治不了為由,只在每年「春夏交替」轉天氣的時候喊很痛—— 痛了26年,痛足26年……民主路上因腳痛而寸步難行,是否該轉轉策略?

而當有人好心提醒他們,痛風、糖尿、腳痛應儘快看醫生,吃藥才能根治,他們卻喝罵:「為甚麼阻礙我們幫病人捽跌打酒呢?」起初我還以為他們只是「硬頸」,後來卻發現他們不單只是固執而已,更不懂得擇善而固執,原來這群人中大部分人都在做跌打酒生意,你阻止也即斷他們財路……

討論了26年,跌打酒的種類變得繁多:有溫和的田七藥酒,有高貴的虎骨藥酒,還有……但講到底都只是捽跌打酒,永遠不能斷尾,是以這跌打酒生意才能在他們圍內「薪火相傳」!

為了不再腳痛及能根治糖尿,我們推另一療法出來根治問題及插爆這班黃綠醫生,免得再拖延病症,籍以歛財而令病人病入膏肓,絕對合情合理!明年或以後,你們仍會找這班黃綠醫生醫病嗎?

建設民主中國?現今2015年,今支那有8000個共產黨員,靠家人朋友拉關係的當他有共4人,已有3億2000萬人,這龐大的數字的中國人都是擁護共匪黨的!這是利益集團,環環相扣,証明共匪、支那人和支那人氓共和國是共業!富人移民,窮人偷渡,這算哪門子的國家?

2012年李旺陽的死,証明中共至六後民主毫無寸進!你們忘記了嗎?反倒是香港被赤化:廉署放生689和陳茂波,警察暗角打人等事,數之不盡,一宗比一宗令港人哇然!到底是中國民主化了,還是香港被赤化了?

再者,中國新一代對六四已沒感覺了,香港人熱臉貼著冷屁股,我們見識過了。中共奪權66年來三代人已被底污染,年青人反倒是為成為共產黨黨員而感光榮,一代代的血加入暴政團隊,這國家還能得救嗎?

真普選?別傻吧!2047年過期的假東西你要來幹嗎?而這篇文章只是單講六四的,其他的事,留待下回再詳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