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過方知酒濃,醉過才知情重。
-胡適《夢與詩》

眾所_知,我是一個很自負和自信的人,大概是那種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的角色。

但是,這星期自從M先生離開了香港到了德國打點婚禮的日子,我是真真正正地慌了,家裡只有自己一人空空蕩蕩的,一張床原來少了一個人多了的不止是空間,還有一種難以名狀的不安,朋友邀約不想出街,基本上什麼都提不起勁,心好像放在那裡都不對,每隔一會又會擔心他在外國是否安全,然後又胡思亂想他會否超速駕駛,做了些什麼蠢事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An empty street, an empty house
A hole inside my heart
I’m all alone, the rooms are getting smaller.

有時候,我也不禁恥笑自己,都快廿八歲了,竟然還這麼的幼稚,我實在作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會回復到十七歲初戀的心態,神啊,我快要自己都接受不到自己了,明明是個情場老手,但是到了今日,竟然才發現自己原來根本割捨不下這個男人,來到這一刻,我才真真正正地願意承認,原來我比我想像中更愛這個人。

你是如此的難以忘記 浮浮沉沉的在我心裡
你的笑容你的一動一舉 都是我所有的記憶

我一直在數算著日子,期待著他的歸來,然後,在他終於歸來的那天,我推卻了公司加班趕回家,剛好,在家門前的轉角碰上了他,我們先是對望一愣,一種恍如隔世的心感覺湧上心頭,我跑了過去,把他緊緊地抱著,靜止的時間再次運行,一切都不再重要了,真的,一切的等待都不再重要了。

流傳在月夜那故事 將星光深處亦照亮
如神話活在這世上 為你將不朽的愛輕輕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