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按:幾年前,筆者在網上看過一個有關「傳統」的實驗(參:《五隻猴子的實驗》),雖然不知其真偽,但一直覺得它當中的道理發人心省。臨近六四,筆者忽發奇想,把這個實驗的故事改頭換面一下,希望引起香港人的共鳴。不過在此之前,筆者先向六四天安門屠殺的死難者默哀。

===

很久以前,在一個森林裡,猴子和猩猩爭奪地盤,猴子不敵擁有像坦克般身材的猩猩,打敗而回,不少猴子壯烈犧牲,除了部分成了猩猩的俘虜外,幸運活下來的全都被逐出家園,他們帶著死去同伴的屍體,在森林的邊緣安葬下來,在他們的墳墓面前承諾,終有一天會大舉反擊,在森林裡建立一個屬於只有猴子,沒有猩猩的國度。

年復一年,當年元氣大傷的猴群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生兒育女,漸漸壯大起來,甚至比當年與猩猩大戰更為強盛。為了不忘其志向,每年的夏天,猴子們都會來到森林的邊緣,並且帶同他們的子女出席,說要「薪火相傳」,教導子女當年被猩猩打敗那段慘痛的經歷。猴子們在森林的邊緣,一邊唱著《反攻森林去》、《海闊森林》、《自由猴》等歌,一邊高舉著香蕉,紀念為他們壯烈犧牲的猴子,然後承諾下年會再來,直到他們有能力重奪整個森林,這個活動也就成了猴子們的傳統。

猴子們的子女漸漸長大,開始不明白為甚麼那些年老的猴子二十多年來只高喊「建設猴子國度」、「平反森林」等口號,卻一直不大舉反擊,又或者拯救在森林裡成了俘虜的猴子,他們甚至開始發現,每年用來紀念死去的猴子的那些香蕉,到最後都會成為那些老猴子腹中之物。但每當提出這些疑問的時候,那些老猴子卻說他們對死去的猴子不敬,說他們有這些想法是不團結的猴子,甚至揍他們一頓。而有見及此,老猴子們特意寫了一本《猴子森林大戰答問》,說要正確地教育下一代有關這段歷史,但從不少猴子看來,這本小冊子都像老猴們高舉多年來他們整個紀念活動的「成果」。

有一天,從森林來傳來消息,說成了俘虜的猴子被猩猩折磨而死,那些在森林外的猴子們個個義憤填胸,特別是那些年輕的猴子,他們武裝起自己,準備殺入森林,打倒猩猩。來到森林的邊緣,老猴們卻阻止他們再前往,說當猩猩看到這些猴子被憤怒沖昏頭腦的時候,必定暗暗自喜,跪求他們不要重猩猩的詭計,因為經過多年前慘痛的經歷後,他們不想再有猴兒作無謂的犧牲。最後,老猴們再次帶領大家在森林的邊緣高唱《海闊森林》,舉起香蕉,紀念死去的猴子。

如是者,森林裡不時傳出有俘虜的猴子被猩猩折磨而死,又或者在猩猩的統治下森林變成「人」間煉獄的消息,但每次當有猴子想重奪森林的時候,都被老猴們阻止。漸漸的,大家都對在森林裡建設猴子國度一事感到灰心,想在其他地方另起爐灶,開始不參加一年一度的紀念活動。這個時候,老猴又說,大家忘恩負義,違反傳統,對死去的猴子沒有憐憫之心,即使有死去猴子的母親說不去紀念活動並不什麼大不了的事,老猴們還是堅持己見,每年去森林邊緣紀念亡猴。

那麼,年輕的猴子們,當你們看到老猴們的堅持,你們有什麼感覺呢?共勉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