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來也不會認為1989年6月4日是沒事發生,也從來不會忘記被解放軍屠殺的中國學生。這麼多年,某些支持民主的香港人(特別是經歷過雨傘革命的黃絲們)仍然認為每年的6月4日要到維園參加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晚會,繼續以白色的蠟燭和唱歌的方式悼念六四英靈、要求中共平反六四以及「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

但是今天的形勢,筆者認為六四已經與香港的現況嚴重脫節。共產黨要進一步在政治、經濟、文化以至人口結構上控制香港,要進行完完全全的殖民統治。反之,支聯會卻繼續不顧這個事實:每年不停空喊「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停留在九七前的「民主回歸論」以及一種「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有民主」的歪論;期望中共有一天不再一黨專政,改革派上台平反六四並且在中國實行民主選舉;同時也是覺得香港是中國的一部份,香港人要求中國有民主是理所當然的事,不肯面對今天香港人心傾向本土意識的改變之上。支聯會永遠不會明白一個道理—— 一個地方若然需要自主自決、爭取民主,是要靠那個地方的人民自己去爭取,中國人民不爭取根本是他們的事而已,為何要把香港人的命運和中國人的命運捆綁在一起?這難怪支聯會和香港人(特別是年青一輩)完全脫節。

須知道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中共當局不曾再提及過政治改革(頂多是行政改革而已),當習近平成為中共總書記及國家主席的一刻,整個中央集權的體制更為鞏固。根本期望中國會變、中國有民主已經是近乎不可能的事,向極權者要求給予民主和屠殺者「平反六四」更是荒謬。況且,今天香港人已經逐漸明白中共在香港可以隨意指點江山,特首普選被它扭曲《基本法》的規定的同時,我們連看電視的自由都被剝奪:當你只能看CCTVB的時候,支聯會仍要將利用「中國民主」作為一個「戰鬥到底」的宣傳,利用「愛國」的心態去毒害香港人,好聽一點只是徒勞無功地把希望放在虛無縹緲的「中國民主」上,難聽一點是間接為中共維穩,利用「中國會變、中國會有民主」的思想去塗毒香港人,不再去理會香港有沒有民主。因此,六四晚會根本只是一場沒完沒了的政治騷,是香港本土自主的一大絆腳石,一來你不敢完全推翻中共統治,二來你不是以香港本土的利益優先,而是要去救那些毫無道德、眼中只有錢的「中國同胞」,是徹底站在香港人的對立面。那本由支聯會出版的小冊子,證明了支聯會不但與世界脫節,而且不承認香港本土主義的浪潮,更不承認香港人爭取自身自由的意志。

另一方面,若然沒有了六四燭光晚會,一個資金滾存至過千萬元的支聯會,以及那些常委們,不但失去了頭上的「民主代理人」的光環,也失去了每年從六四晚會中可觀的「籌款」收入以及悼念六四的「話語權」,更失去每年消費六四死難者以及普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的信任。他們舉辦了這麼多年的六四晚會,有很正面和中共就六四事件針鋒相對一番嗎?只需要搞一場六四爆光晚會就當是為所謂的愛國民主運動有所堅持、戰鬥到底,利用六四英靈去令香港人有一種虧欠中國大陸的道德內疚,然後每年捐款給支聯會或購買支聯會的產品去支持「愛國民主運動」,然後又可以贏得政治資本和一筆可觀的收入,只需間中出鏡而不用做其他與六四相關的事,有甚麼工作可以與支聯會每年既六四燭光晚會媲美?更重要的是這群人愛國不足,但賣港明顯!只是香港人普遍的政治冷感,才能令支聯會可以年復一年舉辦如此維穩的六四晚會,否則李卓人、何俊仁等支聯會常委早已一敗塗地。支聯會消費六四英靈,只為了累積泛民主派(所謂的「支教民」,即支聯會、教協、民主黨)的政治資本和金錢資本(捐款),然後繼續籌備來屆的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讓普遍政治冷感的香港人繼續投票給泛民主派,這是很無恥的行為!

總的來說,筆者希望讀者們明白,我們不是認為在香港不可以悼念六四,只是不應再去支持支聯會這種「搵老襯」的六四燭光晚會以及所謂的「愛國民主運動」,要做的就是徹底杯葛支聯會和六四晚會,不要再給政客消費!六四事件對香港的意義,應該有一個從本土主義出發的根本轉變!